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关键在回归大国担当精神–五常峰会应对世界三大挑战

作者:叶志雄(华语智库高级研究员。原新华社高级记者。常驻联合国首任记者)

本文转载自:华语智库(ID:huayujunshi) 

当前,世界正面临相互关联又三重叠加的世界性三大挑战:一是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大流行,迄今确诊数350万、死亡数24.7万,疫情仍在迅猛蔓延。二是疫情已引发世界经济衰退,世界面临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的惨境。三是遭受上述双重打击最重的美国已成为威胁世界和平稳定的策源地,世界面临重蹈历史覆辙的危险。

内外交困的特朗普总统为维护美国世界霸权地位不择手段强推“美国优先”,如今进而为本人“连任优先”变本加厉、铤而走险。结果,国内疫情失控、迄今确诊115万、死亡约6.7万,经济险象环生,重创总统连任资本。

为了掩饰抗疫无能、治理失职,美国当局对中国施展污名化、甩锅和煽动索赔等无赖手段。被特朗普打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网络战、舆论战、疆藏牌、台湾牌、香港牌恶化了的中美关系,更加雪上加霜。

原美国中情局头子、国务卿蓬佩奥更使美国外交“中情局化”,在国际关系尤其是对华关系上,大搞造谣、抹黑、撒谎、欺骗、威胁、利诱直至颜色革命,使世界陷入无硝烟和有硝烟战争的紧张不安局面。

今年1月23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倡议举行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峰会(简称“五常峰会”)。面对当前三大世界性挑战,举行“二战”结束75年来,也是联合国成立75年来首次五常峰会,无疑是颇有胆识又相当适时的好倡议。

普京倡议是在“纪念二战法西斯大屠杀”耶路撒冷国际论坛上提出的。他强调:“我们应该担负起不让战争这一可怕悲剧重演的责任。”为了表达诚意和紧迫性,普京表示愿意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举行这一峰会。出席论坛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当即表示支持。他说:“联合国五个创始国担负着特殊的历史责任。”中国未与会。次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立即明确表示中国支持这一倡议。

出席上述论坛的美国副总统彭斯却保持沉默。直到一个多月后(2月28日),特朗普才姗姗来迟表示同意。至于“脱欧”后麻烦成堆、又未决心摆脱“美英特殊关系”的英国,人们估计:美国点头后也会随大流。当时有外媒认为,举行五常峰会“几乎已成定局”。4月26日,美国白宫发言人贾德•迪尔通报称,特朗普与马克龙通话,双方谈及“尽快”召开五常峰会的问题。

那么,五常峰会是否将会一帆风顺举行呢?恐怕未必。

上世纪60年代初,笔者在联合国欧洲总部日内瓦万国宫,见证了中国副总理兼外长陈毅元帅率团出席日内瓦会议并签署协议。1971年,笔者又在纽约联合国总部,见证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合法席位的日子。至今不觉已有60载。最深刻的体会是,联合国75年的历史,就是维护联合国宪章平等合作、和平发展的宗旨同大国主宰、大国霸权作斗争的历史。如今,要实现并开好五常峰会,在会前、会中及会后势必充满艰苦而复杂的斗争。关键在于与会各方能否以史为鉴、对历史与现实作出客观研判和正确抉择,尤其是看美国及特朗普总统对五常峰会究竟打什么算盘。

这里,不妨探讨一下有关的方方面面。

(一) 美国一贯挑战联合国宪章宗旨。

联合国宪章庄严宣告:国无论大小一律平等。这突出体现在一国一票。(鉴于当时东西方对比的特殊情势,规定苏联属下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各另计一票。)同时,宪章又确认大小国家国力及影响力不同,大国应肩负特殊义务与责任。因此各国会费分担比例不同。更重要的是设立安理会,由五大创始国为常任理事国并有否决权,另有10个轮选非常任理事国。安理会尤其是五常对维护世界和平稳定、合作发展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然而,美国凭借战后绝对优势,将大国担当蜕变成大国主宰。1950年美国操纵联合国拼凑“联合国军”,发动朝鲜战争企图扼杀新中国。(1992年中韩建交后笔者应邀访韩,目睹驻韩美军依旧沿用联合国蓝色头盔。)60年代起,联合国又成为美苏争霸的角斗场。亚非拉国家代表抱怨说:“两只大象打架,草地遭殃!”1971年中国恢复联合国席位后,包括“77国集团”和不结盟运动等第三世界的正义之声高涨。笔者又目睹美国极端势力用直升机悬挂要求美国退出联合国(U.S. out of U.N.)的条幅,在联合国总部上空盘旋示威。后来,美国对联合国又采取“利则用之、不利则弃”的态度。2003年,美国不顾安理会反对悍然发动伊拉克战争。

特朗普上任3年多来,美国对联合国更采取霸凌态度。身为最发达国与“世界人权卫士”的美国,却长期大量拖欠联合国会费作为施压手段,还退出人权理事会和教科文组织。美国还不顾人类环境安全与核安全,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和伊核协议。在今年全球抗疫关键时刻,特朗普为掩饰自身治理失误甩锅中国之外,4月14日又甩锅世界卫生组织,以莫须有罪名暂停缴付会费,并声称对其“独立调查”。

(二) 特朗普想让峰会为其竞选“救场”

2月28日特朗普回心转意同意举行峰会时说:峰会可在今年9月下旬纽约联合国大会年会期间举行,重点讨论“军控”问题。很明显,前者是要峰会变成他争取今年11月3日美国大选连任的助选戏台;后者则是在美国退出1987年美苏“中导条约”、2010年美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明年到期前,设法套住中俄核武自卫能力的发展。

随后在美国疫情急剧恶化下,特朗普进退失据,在疫情失控下仍急于“重启”经济,为竞选连任护航,遭到朝野一致斥责。众议长佩洛西、前总统奥巴马、前国务卿希拉里、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等大人物,纷纷表态支持民主党前副总统拜登竞选。4月24日,共和党参议员全国委员会竞选指南曝光,直白称:“不要为特朗普辩护”,应转而“攻击中国”,使身穿“皇帝新衣”的特朗普无地自容。眼看连任胜券可能泡汤,特朗普深感“救场”如救火。

次日(4月25日)果然出人意料地宣布:特朗普与普京就“纪念二战美苏军队易北河会师75周年”发表联合声明。声明表示:“易北河精神”是美俄摒弃分歧、建立信任、为实现共同目标开展合作、应对21世纪严峻挑战的典范。又次日(4月26日),白宫发言人宣布特朗普与马克龙通话,双方认为应“尽快”举行五常峰会。美方通报中还强调要“改革世卫组织”,“商讨联合国应对疫情问题”。也就是说,特朗普要继续甩锅世卫组织。

(三) 对特朗普团队“狂想症”要猛击八掌

特朗普霸气张狂又固执无知,更受蓬佩奥等极少数冷战狂人、战争狂人蛊惑,使美国外交深患“狂想症”。如不予以痛击使之清醒,便很难期盼五常峰会能够实现并取得实质性成果。

(1)越反华越得选票?

对于目前流传的所谓美国反华“共识”需要精准分析。所谓“共识”是决策层,而且在于“中国威胁论”,涉及如何应对则不尽一致。2017年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定位中俄为“大国竞争”中“主要战略竞争对手”,至于中俄谁是美国最大威胁看法也不尽一致。对于特朗普有关涉外尤其涉华的种种不靠谱言行举措,在决策层乃至专家学者和主流媒体也颇有微词甚至公开批评。

去年7月3日,美国百名前高官政要及专家学者在《华盛顿邮报》刊登致总统公开信,就明确指出“中国不是敌人”。今年3月21日,又有93名前外交事务高官学者,在《外交学者》杂志上刊登联合声明,呼吁美中“下定决心携手合作”抵抗疫情。同日,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发表哈佛大学教授艾利森的专文,强烈批评美国当局抗疫失误而甩锅中国。这位所谓“修昔底德陷阱论”创始人,早已将其“中美必战”观点修正为中美应当“力求免战”。在这篇专文里,他批评特朗普说:“这是在逃避现实—试图给自己的失败找借口”,“(美中)伙伴关系,即使是有限的伙伴关系,在战略上也是必要的。”

至于被特朗普民粹主义煽动下的基层民众,迟早也会从盲从中觉醒过来,明白真相及自身根本利益之所在。

(2)玩弄意识形态能纠集盟友?

美国历来拿意识形态作令旗,纠集西方盟国为其争霸卖命。如今,特朗普干将蓬佩奥更为突出。他在国内外到处挑拨离间造谣欺骗抹黑中国,而且言必称中国共产党,连吓带哄倾销“中国威胁论”。但是只要看看他访问非洲、拉美等无果而返就知道令旗失灵了。中国“一带一路”的实施,包括中欧班列的拓展,平等互利的实绩是抹煞不了的。再说,领教了特朗普损人利己、粗暴霸凌的手段,看透美国霸主的处境与意图之后,连主要盟国也与其逐步拉开距离。这是不可阻挡的时代觉醒。

(3)俄罗斯仍会上当受骗?

上述特朗普—普京联合声明只是个花架子,充其量只表明双方都需要适当缓和极为紧张的双边关系。要实现“联俄制华”的所谓“新三角关系”只是形式逻辑的学究式幻想。美国并非当年中国,对俄毫无和解、平等合作的诚意。中国并非当年苏联,既无能力也无意愿对美国(以及俄国)构成威胁。在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也不会在经受苏联被支解、“融入西方”受辱、如今又被美国、北约逼到家门口的惨痛教训后,依然幼稚到好了伤疤忘了痛。

(4)狂想搞中国颜色革命。

美国没能盼到中国改革开放“必然西化”大为恼火,决心对中国全面对抗。蓬佩奥执掌国务卿大权以来,从其中情局出身的职业本能出发,依然痴心对中国搞颜色革命。他误判形势认为美国培植的中国亲美、崇美、恐美、通美份子已成气候。在以各色身份、各种论调从外到内大搞舆论战的基础上,终于按耐不住在中国特区香港一试牛刀。以民主和人权为旗帜的暴动发展到打砸抢烧的地步,却以失败告终。

(5)崇拜“唯武器论”。

美国最为自我崇拜的当然是自身世界第一军力。近年来美国军机、战舰乃至航母战斗群,日益频繁在南海、东海和台湾海峡耀武扬威,搞所谓“自由航行(飞行)”,挑战中国主权,干涉中国内政。奉劝唯武器论者冷静想一想,远涉重洋来到中国家门口,如果双方动真格的,那么后果会是怎么样。也不妨参考一下当年中国人民志愿军是怎样把强大的美军打回三八线的。

(6)“极端施压”是可控的?

特朗普团队三年多来对中俄朝伊叙委等国家乃至盟国邻国不断采取所谓“极限施压”,其无理、粗暴、霸凌、冒险程度无以复加,以为万无一失。其实,这不仅有损其国格、人格,而且后果是不可控的。世界上有多少战争起因都在于一方或双方的战略误判,在于摩擦冲突的失控以及“先发制人”的诱惑。当年日本侵华战争以及偷袭珍珠港便是例证。

(7)低当量核武是可用武器?

特朗普政府核武现代化的重要内容之一是发展低当量核武,并已开始实战部署。这是基于极少数冷战狂人,战争狂人自欺欺人的危险核军事理论。一旦打开“潘多拉魔盒”,战争怎么打法就由不得你了,这将会是战争双方乃至全人类的大灾难。

(8)甩锅世卫组织是绝招?

在五常峰会前后进一步甩锅世卫组织、逼其为甩锅中国加码,是特朗普团队当前的紧迫需要。但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笔者在上世纪80年代常驻内罗毕,采访过联合国世界能源、环境、电信、住房、人口、妇女、宗教以及图书馆等一系列全球性专业会议,深刻体会到联合国除了维护世界和平稳定历史使命之外,对合作发展的人类福祉也发挥了不可或缺与不可替代的作用。世界卫生组织的功能与贡献必须肯定,联合国(包括世卫组织)的权威必须坚决维护。

(四) 中国战略清晰坦荡前行。

当前世界三大挑战对中国都构成空前压力。但中国战略清晰,正在排除万难,以清醒的战略定力,满怀信心地坦荡前行。

(1)“中国威胁论”只是美国乃至其他某些西方国家处于冷战思维的误判。中国永不称霸也不可能争霸、称霸,只求中华民族复兴,而民族复兴需要而且有利于世界和平稳定、合作发展。

(2)美国“世界霸权地位开始相对衰落”是铁的实事,也是不可阻挡的历史趋势。但中国绝不像某亚洲中国问题学者不久前撰文所说,认为“西方(美国)已经衰落”,中国“开始当西方老师了”。应该看本质和主流,14亿中国人民在美国全面霸凌欺压下展现高度团结爱国是必然的,无可厚非的,绝不是什么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

(3)中国坚信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历史趋势、时代觉醒。中国拥抱世界,但绝不会“不清醒”地认为“中国即世界”。但愿那位学者是善意的、出于对中国不够了解造成的错觉。

(4)为了应对至少是缓解当前世界三大挑战,中国支持举行史无前例的五常峰会,并力争以求同存异的态度达成最大共识。

(5)中国热爱和平、反对战争,但不怕被迫的战争并为最坏可能作充分准备。不久前外媒出现一种不详猜测与担忧:一旦特朗普判断自己大选必败,是否会诉诸战争!例如策划或煽动某热点地区局部军事冲突,美军介入然后总统宣布国家进入战争状态,停止大选进程自己当战时总统。虽然美国国会立法限制总统宣战权,但鉴于守成霸权的疯狂性与冒险性,以及丧失理性、人性的极少数战争狂人的蛊惑,前景如何就看特朗普这个政治赌徒何去何从了。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8242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