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中国故事

垃圾分类背后的真相!

作者:汪中求

本文转载自:企业管理杂志(ID:qyglzz)

垃圾分类背后的真相!

关于垃圾分类,有一句名言“世上本无所谓垃圾,只有堆放不正确的物资。”做到这个程度,人类文明就上了一个新台阶。

笔者十几年前就考察过日本的垃圾分类,充分关注了上海率先强推垃圾分类,也曾撰文《垃圾分类管理,企业来“接招”》(发表于《企业管理》杂志2019年第7期)。近期,笔者前往上海和广东等地实地考察,特别观察了几家垃圾发电厂和填埋场,并采访了多位正在垃圾处理企业一线工作的管理人员,对垃圾分类工程有了更多思考。

在此,以垃圾焚烧发电企业的视角,结合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思,谈谈笔者对垃圾分类工程的理解。

一、垃圾分类的第一阶段目标是努力减少垃圾填埋量

人类随着文明的进步,也给地球和自己制造了无尽的麻烦,其中包括垃圾。

我国城市已有660多个,大多数城市皆被垃圾问题所困扰。有关资料指出,我国各城市堆存的垃圾总量已达70亿吨,我国被垃圾侵蚀掉的土地高达80万亩。把垃圾认定为“社会公害”,亦不为过。

上海这座超大的城市,给它12天时间,产生的生活垃圾就能堆满一座东方明珠;给它23天时间,生活垃圾可以堆成一座环球金融中心。2018年底旅游部门出过一条禁令,珠峰核心区域不得进入,原因之一就是垃圾成灾。相关方曾组织过一支30人的队伍走进珠峰,耗时两个月,清理出了8.5吨的垃圾。

大海也被人类的废弃物严重污染,太多海洋生物被垃圾“杀害”。曾有报道:40名挪威高中生用一周时间清理了当地的一片沙滩,共收集12400千克垃圾。

全球都在关注垃圾处理,设定的目标就是“三化”:无害化、资源化、减量化处理。但就人类社会现有的能力和科技水平而言,将垃圾处理到完全无害还做不到,只能是尽可能将伤害降到最低;充分资源化也是一个理想,垃圾全面转化为物资,要么科技还未达到,要么成本不合理。

今年3月30日,国务院发布的垃圾分类计划设定的短期目标是,到2020年家庭垃圾分类回收率达到35%。因此,减量化是理性的、切实可行的目标,先做到减少填埋,尽可能高比例地选出尚有价值的“垃圾”变废为宝。

除了有用物资回收外,我国现今能掌握的垃圾处理手段主要有:填埋、焚烧、厌氧发酵、有机物堆肥。厌氧发酵需要加水,场地要求高,预防二次污染的难度大;有机物堆肥,因为生物链较短,垃圾改造后再使用存在“疯牛病”类的风险;焚烧发电是最后的择优方案,至少在我国近十几年是相对的优选。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包括小型家电和破损垃圾在内的“不可燃垃圾”中,一定有相当一部分是“填埋垃圾”,即这些垃圾只能填埋处理,即使存在未来的危害也是无法避免的。比如:花盆、铝箔、镜子、陶瓷类、化妆品玻璃瓶、马桶圈、鞋子、滑雪板、墨盒、手电筒、眼镜、安全帽、高尔夫球、蜡笔、圆珠笔、粘土、CD、钓鱼竿、喷雾杀虫剂、染发剂容器、除轮胎外的橡胶制品和无法拆解的包含金属的玩具等。

二、垃圾焚烧是现阶段相对科学、合理和可行的办法

以我国现实情况来看,“减少填埋量,增加焚烧量”是垃圾处理的短期目标,相对合理、科学和可达成。

如果,现在就试图让所有居民把可回收固废与厨余垃圾彻底分类,实在勉为其难。能够把必须填埋的有害固废分出来,剩下的进入焚烧炉,进行垃圾发电就很不错,已经“很合算”了。

捷克环境信息局的资料显示:城市垃圾大多数是混合垃圾,占比69.2%,基本进入焚烧厂;其他固废占比,纸张和纸板5.7%、玻璃1.7%、金属1.7%、塑胶1.7%。

美国固体废物处理,焚烧占13%,2015年进入发电厂为2.624亿吨;填埋53%,美国西部地区拥有垃圾填埋场186346个;回收利用也只占26%。

我国一般城镇居民以户均4人计算,垃圾日值为4公斤/户;农村常住人口略低,垃圾日值约0.8公斤/人。笔者调查的广东某地级市,城市中心区垃圾产量日值2000吨,春节假期垃圾产量日值3000吨,最高峰垃圾产量日值3500吨。整个城市(含乡镇)垃圾产量日值5000~5500吨。该市现有登记垃圾车200多辆,每天向电厂输送可燃垃圾160车次,向填埋场运送垃圾300余车次。2018年8月投资6亿元的环保电厂,日处理垃圾1200吨。

中国新建的垃圾发电厂,无论设计原理、应用技术还是设备设施都很成熟。现在各城市的生活垃圾大部分属于混合垃圾,其可燃成分不低于30%,低位发热值在3350kJ/kg以上,含水率在50%以下,不用添加燃料即可焚烧。

二噁英在700度以上炉膛燃烧并且不少于2秒即可分解,故燃烧温度的行业标准定在大于850度。笔者所调查的焚烧厂的垃圾在炉膛燃烧温度是1050度上下,最高1100度,一斗垃圾进入炉膛燃烧时间一般为150分钟。

电厂处理垃圾的成本大约33元/吨,每吨垃圾发电量大约280度。有些地区垃圾有机物多,发电量更高。

垃圾发电面临最大的压力是成本高,准确地说是建厂资金的利息和资产折旧,综合计算垃圾处理成本达130~160元/吨。黄河以北地区拾荒者多一些,可燃物剔除较多,而且掺杂大量蜂窝煤灰(块),垃圾焚烧需要添加其他可燃物,垃圾发电厂成本更高。如果考虑垃圾发电是特殊行业,有一定的公益性,则可以换一种方式计算环保电厂的成本。

垃圾焚烧物质分解为烟气、灰、渣、水。经过脱硫、脱碳、脱硝,垃圾焚烧后的烟气基本不构成污染;我国垃圾焚烧灰渣的未燃尽率约2%,最佳可达到0.7%,灰渣中的结晶体有特别价值,会被回收;炉灰被认为是有害物,有重金属残留,目前只能分区单独填埋。

我国在“垃圾围城”的背景下,对垃圾焚烧厂进行烟、灰同时控量,过于理想化,不科学,因为物质不灭。

至于垃圾发电厂建设选址困难,群众普遍抵制,与垃圾处理厂是否严格遵守流程和排放标准的运营有关。更多源于在垃圾发电的技术成熟之前,居民对垃圾焚烧的不良印象,还有对政府的不够信任。日本很少发生居民抵制新建垃圾焚烧厂的事情。

垃圾填埋也越来越严谨,防范二次污染也有很多措施。填埋场一般经过三层防渗漏:沙土、覆膜、覆盖,另设计排水、排(沼)气系统,使填埋场的二次污染降到最低。但是,目前为止,垃圾填埋仍然被视为垃圾处理最后的不得已而为之的方式,一个城市的垃圾处理,如果能做到历史上的存量垃圾再挖掘出来焚烧,那么该市垃圾处理就进入先进水平了。

当然,通过垃圾分类最终做到垃圾处理既极少填埋又很少焚烧,那就进入到极高水平了,说明垃圾再利用的比例相当高了。有人指出,北京的生活垃圾中至少有40%的成分是可回收的,甚至有专家认为我国每年产生的生活垃圾,80%以上可作为再生资源回收、利用,但那是一个远大的目标。

垃圾分类背后的真相!

三、垃圾分类重“理”而非“管”

继上海轰轰烈烈展开垃圾分类工程之后,目前全国生活垃圾的分类工作由点到面逐步展开,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生活垃圾处理系统正逐步建立。

关于垃圾分类意义的宣传铺天盖地,分类增加可回收利用物,分类减少最终的污染排放,都是令人欢欣鼓舞的。以废纸为例,一吨废纸可再造出800公斤好纸,可以挽救17棵大树;少用240公斤纯碱,造纸的污染排放降低75%,节省造纸能源消耗40%~50%。

但是,垃圾分类绝非只需要“政府重视,组织健全,资金到位,加强宣传,提升执行,总结提高”就能快速达成目标的。

目前,上海的做法体现了强推的“强”字,网上贴出了数人盯着几个垃圾桶的图片,个人违规罚款最高一次200元,企业最高5万元。

笔者想,这样可能形成大面积的“猫捉老鼠”的局面,居民委员会和各有关部门天天抓违规,居民发动“智慧”设法规避处罚。不久,可能“家庭小型粉碎机”将畅销,垃圾粉碎后冲进下水道,抓不到那就罚不了款了。上海各区政府撤走小区中公共垃圾箱的做法实在欠妥,有些不切实际,太急于求成。

“管理”可以将二字分开来理解:“管”是在“官(人)”的头上罩一顶帽子,代表卡住,是控制的意思;“理”则是治玉要分清纹理,代表理顺,是帮助的意思。

垃圾分类也是一样,重点在“理”,而不在“管”。

这个方面,日本政府做得很好,值得我们学习。就笔者所见长泉町2009版《垃圾分类手册》就让人赞叹不已,从“目录”中就可看出日本对垃圾分类的精细化管理水平:大的分类包括直接丢弃垃圾、自行运送垃圾(资源)、厨余垃圾、家庭医疗废弃物等。专章介绍电脑、手机的回收和其他家电的回收利用。

《手册》明确提示,所有迁出、迁入本町的人士应向地区管理员或管理该建筑物的公司、房屋销售公司咨询垃圾分类标准和操作方法。搬家产生的大件垃圾,分类后个人直接送到焚烧厂。向焚烧厂交送垃圾必须出示本町居住证件,而且亲自送交的垃圾仍然按照五大类十二小类区分后丢弃。

厨余垃圾一章有关于“煎炸油的回收利用”一节,《手册》有以下具体说明:将家庭等使用过的植物油(煎炸油)精制成BDF(生物柴油),用作垃圾收集车的燃料。可再利用的油——红花、玉米、橄榄、芝麻油等植物油;不能再利用的油——矿物油(机油、齿轮油等),含有猪油等的植物油;回收方法——请装入塑料瓶(一升玻璃瓶、18升铁桶等有盖的容器)中;回收时间——周一至周五(节假日除外)的8:30~16:30。

关于“拆解后丢弃的物品”,《手册》明确指出:拆解后切断,长度不超过50厘米;捆扎后丢弃;枝干的粗细不超过18厘米,长度不超过50厘米;无法拆解时,请自行运送,请协助拆解工作;软管类需要剪成30厘米的长度;附上一张写有姓名的纸;每次最多丢弃5捆。

废纸似乎是垃圾分类中处理起来最简单的,但事实上也还是有一定的复杂性。

首先,废纸分为报纸、杂志、纸箱、纸板箱、牛奶纸盒等。报纸中的折页、传单和广告纸与报纸一起捆扎;包装纸、目录册、信封等与杂志一起捆扎;礼品、点心等的纸箱与纸板箱一起捆扎;捆扎一律用纸绳。

还有一些禁止丢弃的纸类,如盲文纸、热敏纸、复写纸、防水纸、金纸、银纸、贴纸、照片、包含塑料管芯的纸管,这些归入可燃垃圾。胶带、胶布、胶纸等用于捆扎的带子,作为可燃垃圾处理。所有的纸品如有不能溶解的污垢,一律作为可燃垃圾。饮品类纸盒,需用水清洗内部,剪开晾干后捆扎。

这么详细、具体,只要居民主观上愿意就不可能做不到。这才是最为负责的做法,才是政府应持有的服务的态度。

四、真正的“大头”还在建筑工程垃圾和企业产生的工业垃圾

我们再拆解一下“垃圾”二字。“垃”,从土,从立,“土”即土块、土粒,“立”指“独立”,“垃”是指散落在平地上的独立土块或土粒;“圾”,从土,从及,“土”即土块,“及”指“手头”,“伸手可及”,“圾”是指身边的土块。

“垃圾”合成一个词则指“身边的散落土块或土粒”。这是典型的建筑垃圾概念。

目前,全社会谈论垃圾还只是谈生活垃圾,只关乎居民。但垃圾还包括建筑垃圾、工业垃圾和商业垃圾,整体上可称之为“企业垃圾”。

中国一直是全球最大的“工地”,建筑工程垃圾占比非常高。建筑垃圾除了泥土、石块、碎砖外,还有混凝土块、废木材、水泥、废管道及电器废料等,还有包括油漆桶在内的各种包装材料。

不同行业的工厂产生的垃圾就不是我们能通过一篇文章能分类的,要注意的是很多生活垃圾中的大型垃圾也属于工业垃圾范围。

比如家电回收法规定范围内的电器——空调、电视、冰箱、洗衣机、冰柜;家具企业也应回收废弃的柜子、门窗、被褥等;还有废弃自行车、行李箱等也该责成相关企业回收,以减少社会压力和居民负担。

对应的企业产品代理商负有接收义务,生产商或经销商必须设置废旧物的接收场所。当然,制度设计上,处理大型垃圾需要向对应的企业进行电话预约,并支付一定的“处理费”。

日本明确规定,电视机、空调、冰箱、冰柜、洗衣机、干衣机,这6类家电不能丢弃至垃圾收集场所。这些家电回收时,消费者需负担“回收利用费”,为每件2400日元到4600日元不等。

日本的《垃圾分类手册》中有特别注明“本町内不收集的物品(即禁止丢弃物)”,一共三类:

 一类还算是生活垃圾,但由专业机构或人员来接收和处理,包括轮胎、蓄电池、液化气罐、特殊药品的容器、油漆、涂料、农用大棚膜、工业性废油、农机具、灭火器等,家庭浴缸、洗手台等住宅设备也一律委托施工者进行处理;

 一类是商业垃圾,不包括餐饮店的厨余、办公室废纸和烟头。商业类垃圾月平均垃圾排放量超过100公斤的企业需要自行处理,或自行运至焚烧厂,也可委托给废弃物处理专业机构进行处理。

 还有一类就是典型的工业垃圾,由专业人员接收。为了方便居民,日本专门制作《家庭垃圾收集日历》,几乎每户都有,不仅有日语版,还有中文、西班牙语等5种外文版本。

企业垃圾需要区别不同细分行业的专业设备设施配套,甚至要为此成立新的垃圾处理机构。比如,塑料回收需要配套设生产塑料颗粒的工厂;各类金属需要有专门的组织为它拆解、分离,有的甚至需要提炼。

企业垃圾由企业负责,但居民的配合也很重要。

比如,包装食品、产品等容器和材料,居民在处理时必须拆下瓶盖,包装物内的东西务必清理干净,残余食品进入可燃垃圾;家里废弃的玩具,要拆解成三部分:塑料垃圾、金属、小型家电;一张被废弃的CD唱片也要分成三种垃圾:包装纸为资源物资,塑料袋、塑料盒为塑料垃圾,唱片本身为填埋物。

居民在垃圾分类前,先对将要弃掷的固废清理干净非常重要,温州一带过去有塑料垃圾处理的企业,由于需要清洗回收的塑料,对河流造成了二次污染。固废尽可能滤干水,或晾干后弃掷,对后端垃圾处理也非常有意义,垃圾焚烧厂把垃圾中的水通过处理降到可自燃的含水率,每吨成本50~60元。

垃圾分类是一个全民工程,一个系统工程,一个精细化管理工程。

(本文得到广东汕头雷打石环保发电厂总经理朱叡的技术支持)

声明:星火智库网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3011006679,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