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时局韬略

人类科技停滞让美国对华为举起了大棒

作者:缘故Hafniensis

本文转载自:海论天观(ID:HHafniensis)

中国人过去的四十年翻天覆地,便以为这是一种理所应当的情形。在这个问题上,中国人民实在是被娇生惯养成了社会主义巨婴。我去年看过一部80年代港片好像叫《最佳损友》,里面镜头扫过商场里的兰蔻专柜,那个logo和现在的兰蔻一模一样,四十年一成不变。看90年代的美剧比如《老友记》,里面美国人的生活内容与物质条件和才完结的《生活大爆炸》差不多,无非是多了几部iPhone。实际上,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美国人就已经达到和今天差不多的生活水准了。过去的四十年和四十年前相比较,变化当真不大。

所以,中国人九十年代以来感受到的生活快速变化的体验是比较孤独的。这种孤独感在五十年代由欧洲人享有,六十年代则转移到了日本人身上,然后八十年代归属于韩国人。正如我一直反复强调的那样,中国的时运变迁乃是1971年后加入美元体系所致。欧洲的复兴、日本的崛起,无一例外,也都是仰赖美国世界体系的巨大助力。当然,加入美国世界体系的地区多了,能像欧洲那样有文明基础,又能像日本这样勤劳肯干的毕竟还是少数。中国以一个文明世界的体量,又兼具举世无双的勤劳,能取得今天的成就毫无悬念。

但经济发展有经济发展的规律,比如有些人习惯用柯布道格拉斯函数来概括如何搞经济,我更习惯引用简单通俗一点的讲解。美联储前主席沃尔克写过一本《时运变迁》,专门讲广场协议的前因后果,这本书的翻译在前言里做了一个总结,大致意思是说搞经济要么横着搞,要么竖着搞。技术问题能解决货币投放的效率问题,如果技术无法突破,扩张经济只能靠印钱,那最后总要掉入通胀漩涡。反之,技术可以解决货币产能的问题,不但扩充了货币总量的上限,还能回收流动性。

举个例子,iPhone的发明,史无前例扩展了消费者终端通讯设备的复杂程度,产业链吸纳了货币,让前iPhone时代的过剩货币有了好的归宿。同时,消费品刺激了人的消费欲望,让人们愿意花大价钱购入手机。从供给和需求两侧,同时激发了货币总量,相应地人类生活的高度得到进一步提升,GDP也就更好看了。

顺着这个思路,我深入琢磨了一下美国打华为的理由。网上说如果世界各国上5G都用了华为的设备,那美国就无法监听,所以要搞死华为。这个解释眼皮子实在太浅,一个超级大国是不会为了某个具体的点自己上台撸袖子的,如果只是这么一个具象的理由,人家摁死你的办法千千万。还有人说美国之所以打华为,是因为华为技术更好,而美帝5G技术路线有天生缺陷,点错了科技树,于是狗急跳墙。这个说法其实没错,但太技术化了。解释太技术化,相当于傻白甜。或者干脆大而化之说美国死咬华为,是为了遏制中国。事实上,苏联、日本鼎盛之时,美国人是很众志成城的,人家根本不怕,不内部撕逼,人家搞麦卡锡主义。所以,这个理由显得有点蠢,不是说错,而是蠢,因为中国这种国家,从朝鲜战争开始美帝就琢磨着如何绞杀了,根本不用等到今天。

那么,它为什么追着华为不放呢?有必要回顾一下美国的发家史。作为经济体的美国,现在盘踞在全球产业链的顶端,在它的全球治理体系里,它是当然的混然天成的食利者。而其他经济体只配做打杂、流水线的活儿,为它生产廉价的商品、为它供给廉价的能源,或者配合它完成领先科技产业的占领。但一百五十年前,美帝还是美国的时候,它一样要卖咖啡豆剪羊毛。然后,20世纪初期洛克菲勒、卡内基、福特、迪斯尼、范德比尔特这批大企业家起来,特斯拉、爱迪生这群发明家跟着活跃,然后,基建狂魔修了无数铁路公路水坝,这才在GDP和贸易量上超过英国,成为这个星球第一。我们现在沾沾自诩基建狂魔,其实美国人在一百年前就很过分了,一口气修了十万公里铁路。这个纪录直到前几年才由我国打破,当然,后来美国自己拆了不少,这是后话。

所以它一开始也很苦逼,也是一点一点搞发明创造,搞社会化大生产,攒家底。这才搞到GDP世界第一,但GDP世界第一也只是第一步。GDP头号选手的美国,一直当孙子,当到二战。然后抓住发战争横财的机会才一举翻了盘。再然后就是顺风顺水到了今天,搞垮了苏联、搞残了日本、捆住了欧洲,现在人家躺着吃。

身处产业链顶端的特征就是美国人可以把自己的货币当商品全球兜售,因为一切商品和服务最后无非抽象成资本,直接把资本当生意做,当然高人一等,所以也才有后来的特里芬难题,才有尼克松的财政部长康纳利说的“美元是我们的货币,但却是你们的问题”,才有我们央行的川行长说的“储备货币发行国既可能因抑制本国通胀的需要而无法充分满足全球经济不断增长的需求,也可能因过分刺激国内需求而导致全球流动性泛滥。”

我们讲美元特权,某种意义上就是说美国把美元当生意做了,而其他货币却没有这样的地位。所以,美国之所以变成美帝,其终极象征就是美元的特殊地位。这构成了美国国家利润和营收的支柱,可以说美国这个国家,核心商品是美元,高科技商品只是顺带卖的。有了美元,才有了华尔街的繁荣。但美元也不是天生就有特权的,桑德拉·希普说这是结构性金融权力,其实不用搞那么复杂的学术研究。美元之所以有今天的地位,乃是二战遗产。

  1. 一是美军提供了美元全球运行的安定环境;

  2. 二是美国技术提供了美元的交换价值;

  3. 三是美国跨国企业提供了美元使用的介质。

然后,美元自己很争气地通过降息来实现倾销。从沃尔克时代开始,美联储除了降息就是降息,坚持不懈前仆后继地降了30来年,最后在耶伦手里降到0。这就是鞭打快牛方法论,美国人最擅长的绝活之一。

我插一句话,治国不能谦虚。鞭打快牛就是中国政府经常讲的用足用尽政策,就像美国的农业一样,美国搞全大型机械化大农场,然后后面用世界级的育种企业撑着,本来效率就高到天际。3%的美国人口,就可以把全世界养起来。在土地、技术、机械化全面占优的前提下,美国政府还大规模的进行财政补贴,1995年到2017年23年总共补贴了3697亿美元,把自己家的粮价搞到全球最低。所以当年我国开放大豆产业给美国,东三省的大豆三下五除二就被它挤垮了,谁扛得住它这么搞?简直不要B脸。但这也是一个重要的方法论,就是有优势就要强化优势,无所不用其极,往死里搞,一定要确保自己完全地压倒性的领先。

言归正传,美军+美国技术+美企三位一体构成了美元运行的空间,然后,再把美元成本搞到零,这样全世界不管基于主观还是客观就都得用它了。这个地球上,毒品生意都没有货币生意赚钱。既然美国发展到了金融制霸的阶段,那当然是不断巩固美元的地位来维持产业链的顶端优势地位。这是白痴都知道的策略,人家就那么做了,借着二战的东风就这么干了,然后,你们其他国谁也奈何不了它。

讲到这里,其实问题就清楚了。为什么死追着华为不放?因为承平日久而科技停滞。回到开头,中国人这四十年过得波澜壮阔,但其他地方其实没那么多戏。美欧日一贯的富裕,然后亚非拉一贯的穷。除了中国,一百年前的西方列强,一百年后还是它们几个。

我虽然没本事精通科学,但显而易见到目前为止,人类啃得还是二战以来的老本。主要集中在四个方面,

  1. 能源没有跳出核裂变的上限;

  2. 计算效率没有超越摩尔定律;

  3. 通讯能力逼近香农极限;

  4. 智能化始终无法通过图灵测试。

而这几项是对人类生活生产最能起到核心关键作用的技术,二战后的七十年里,始终未能有突破。

美国人失算就失算在,没有想到,以二十世纪上半叶那种科技突破的效率,在后七十年里居然啥都没搞出来。而承平日久,让全球都繁荣起来。二战结束后,哈佛大学研究生课程中,曾有一个观点认为拥有丰富资源和活力,并且未受战争摧残的美国将近乎永久保持技术和生产效率方面的领先地位。这种观点跟两千年前阿基里斯追不上的那只乌龟(古希腊哲学家芝诺提出的“阿基里斯悖论”)如出一辙,认为美国因为起点高,所以它的劳动生产率提升速度一定并总会高于其他地区。现在连小学生都知道芝诺错在了哪里。

对于现在的美帝而言,货币的优势通过军队、技术、企业来支撑,那货币优势的丧失也将通过军队、技术、企业的衰退来导致。互相保证毁灭直接把军事消灭中国这条路堵死了,然后,没有然后了,有个屁的然后。

华为的出现冲击到了美元的基础,损害到了美国的盈利能力,这是它最害怕的。如果只是因为有个对手,美国从来不缺对手,人家根本不怕。全球供养着这个创新体,按川大爷的推特,过去两年它的军费1.5万亿美金,全球打击能力能把伊朗轰成渣。所以,核心还是在于美元这个支柱产业的基础被损害到了,这事儿大大地不妙。美国这一轮加息目的就是因为技术突破迟迟没有进展,美元倾销的效率越来越差,所以琢磨在没有挑战者的前提下,搞制造业再复兴。以通过牺牲非美资源来重启美国自己的基建、商品、农业产能。

不如此,还继续在金融衍生品里螺蛳壳里做道场,结果就是再来一次2008年金融危机。它还耗得起几次?终于,拖到2013年奥巴马开始喊“制造业回归”了,因为之前911、打利比亚一轮一轮分散了精力和川大爷说的3万亿美金。然后,2013年才有空腾出手来搞制造业,开始琢磨加息。而此刻中国供给侧改革已然轰轰烈烈开始了。

这就是美国错失的时间窗口,不知道是我们国运好,还是美帝倒霉。老中供给侧改革的后果就是商品产出效率更高、质量更好,搞得满微博的大V都在卖电动牙刷,而美国及全世界人民都甘之如饴,美国通胀怎么拉都拉不起来,直接导致美元加息失败。美元加息失败,意味着制造业回归已经不可能,固定资产复兴进入一条死胡同,继续依赖美元已经是定数,而这个定数下,它的基础正在不断被侵蚀。最妙的是,我们的商品顶着WTO的锅披着美元皮出海,整整横行世界19年。这相当于美元信用支撑了中国商品产能,暗渡陈仓自然鸠占鹊巢。

所以,华为的问题看上去是个科技问题,其实是个美元的问题。川普通过断绝给华为供货来挽救美元,结果就是美国的高科技企业的产品断了向全世界供应的中枢节点,反而阻碍了美元的继续倾销。所以,这种打华为会损害美元,不打华为也会损害美元的波粒二象性量子纠缠矛盾态还将继续伴随着川大爷的任期左右须臾不离,直到他彻底认命为了连任必须被迫依赖美元产能降息倾销一条道走到黑,直到把美元信用彻底败光,至死方休。

声明:星火智库网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3011006679,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