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周德武

本文转载自:瞭望智库(ID:zhczyj)

据彭博社报道,英国驻美大使金·达罗克于7月10日宣布辞职。达罗克称,密电泄露事件导致他无法再履行大使这一职务。英国媒体7日刊登多份达罗克发给英国政府的备忘录和电报,达罗克在其中称特朗普政府“运行不畅”“难以预测”“能力不足”。

金·达罗克 资料图

人们的印象中,英国是美国最亲密的“盟友”,如今为何闹出这样的矛盾?英美之间的关系究竟如何,“友谊的小船”真的会翻吗?

文 | 周德武

本文摘编自微信公众号“公评世界”,原文首发于2019年7月9日,标题为《【时评】美英两国的友谊之船会不会被打翻》,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特朗普总算在美国国庆日过了一把瘾,圆了“阅兵梦”,有美国战机从头顶掠过,有代理国防部长埃斯珀、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福德的陪同,这就够了,至于空军、海军、 陆军部长拒绝出席也无伤大雅。

但天公实在不作美,最糟糕的是,大雨把总统演讲的提示器淋坏了,以至他在尴尬的30秒中作了即兴发挥,把1775年的美国独立战争说成是一场有飞机参与的“空战”,美国各大电视台把这段讲话重复播放,以此取笑总统的无知。

提示器短路,让特朗普的历史常识露了馅。

不是说好“上帝会保佑我们”的吗?7月1日特朗普在肯尼迪艺术中心为独立日预热演讲的时候,一直坚信有上帝保佑自己,连美国的钞票上都印着“我们信仰上帝”(In God We Trust)。 

“二战时期的巴顿将军,在他最艰难的时刻,祈祷的是上帝的救助。”

巴顿将祈祷词印制了数万份,发给每一位士兵。一天之后,当地风雪果然停止,被困多日的巴顿部队得以继续前进。

但这一次,特朗普祈祷不来好天气,不知对特朗普的宗教情结有没有产生动摇。

美国著名政治学者赫茨克早就指出,“不了解宗教向度不可能理解美国的政治”。

据美有关民意测验显示,92%的美国人声称自己信仰上帝,85%以上的人为正式受洗的基督徒;57%至65%的美国人承认宗教信仰在他们的生活中非常重要;超过40%的美国人每周上教堂,近60%的美国人定期上教堂。

特朗普入驻白宫不久,曾率领主要内阁成员在白宫进行过一次祈祷活动。

后来,白宫干脆给高级内阁成员设立一个《圣经》研读小组,每周由指定牧师领读一次。

据称,这是美国政府百年以来第一次举行如此高规格的学习小组。虽然,特朗普不参加这个小组,但每周都会收到课程笔记。

美国在建国之初就确立了政教分离的原则,但宗教观念对美国行为的实际影响其实很大。美国总统在重大场合演讲词的最后一句话都是清一色的“上帝保佑美国”。 

如果说华盛顿的天气不给力的话,加州的天相更是露出不祥之兆。

在美国庆活动开始前,加州发生了6.4级地震,好在震中不在人口稠密的城市,大山里没住那么多人,尤其是两天后又发生了7.1级地震,换成任何一个国家,恐怕会有不少伤亡的报道。

但美国毕竟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基础设施等硬件标准较高。除了几宗火灾,这次地震也算给美国挣了点面子。

令特朗普郁闷的是,国内演讲的历史常识问题还在发酵,现在英国盟友又在添乱。

7月7日英国《每日邮报》报料,英国驻美大使达罗克在发给唐宁街的秘密电报和简报中称,“特朗普是一个不称职、不靠谱、无能的人,白宫经常处于运转失常状态,而且特朗普的总统生涯可能会在不光彩的情况下结束”。

上个星期,美国前总统卡特质疑特朗普的执政“不合法”,而英国驻美大使质疑其个人执政能力,《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里德曼更是公开在报纸上呼吁不能让特朗普再干下去,否则整个美国都要完蛋。看来,与特朗普过不去的人实在不少。

隔了一天,特朗普终于憋不住了,在推特中回应道,“这位大使没有服务好英国”,言下之意是在误导英国决策。看来,这位大使在华盛顿无法呆下去了,下任英国首相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撤换驻美大使。

据报道,英国前外交大臣、伦敦市前市长、保守党籍议员鲍里斯·约翰逊目前遥遥领先于亨特外相,入主唐宁街只是一步之遥。约翰逊有 “小特朗普”之称,英国前副首相克莱格称,“约翰逊与特朗普在政治辞典中是同义词”。

约翰逊(左)和特朗普

特朗普6月访问英国时,公开称赞约翰逊最适合当首相,但约翰逊没同特朗普见面,只是通了一次电话,约翰逊害怕特朗普搅了自己的局,看来与特朗普保持距离是最安全的生存方式。

约翰逊满头金发,口无遮拦,具有民粹主义倾向,在私生活方面有许多新闻,从这个意义上说,约翰逊的确与特朗普有相似之处。

但更多的不同是,约翰逊在英国政坛打拚多年,而特朗普是政治素人;约翰逊说话爱引经据典,而特朗普基本上是大白话,语法也不能深究,这也是美国精英阶层不喜欢特朗普的一大原因。

他的母校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许多校友以特朗普为耻,认为他能来沃顿读书完全是拜他老爸的捐款。

此外,约翰逊曾对特朗普的反移民政策提出过激烈批评,称特朗普完全是疯子的行为,“不配做美国总统”。

特朗普闹心的事不少,但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还是给特朗普撑了面子。

7月4日,英国皇家海军根据美国方面的情报,拦截了直穿直布罗陀海峡的伊朗船只。

据报道,这只名为“格雷丝一号”的船只,万里迢迢绕道好望角,装有200万桶的石油,正前往叙利亚的一家炼油厂。

美国方面声称,船上还装有一批武器。伊朗随即召见英国驻伊朗大使以示抗议,警告其尽快归还,否则将以牙还牙。

伊朗方面明确表示,此船是在国际水域航行,且目的地不是叙利亚。直布罗陀高等法院决定扣留14天再说。

“格雷丝一号”

在伊朗问题上,这是英国最近一个月内第二次站到美方一边。

上个月,美国指责伊朗对阿曼湾的两艘油轮遇袭负责,俄法德日等认为,美国的证据链不完整,拒绝接受美国的指控,而英国却为此附和美国的立场。

英国给美国打前战的做法,深得美国赞赏。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称,英国干得“非常棒”!

历史已经反复证明,在中东问题上,得到美国的夸赞并不是一件好事。

2003年布莱尔首相附和美国对伊拉克的指控,加入到了美国的“志愿者联盟”,与法德分道扬镳。

但真相是鲍威尔在联合国出具的化武证据被普京调侃为一瓶洗衣粉,布莱尔后来也承认,他参与打击伊拉克的决定受到美国错误情报的误导,这也是布莱尔一生的遗憾。

这次英国脱欧,全欧洲人都不待见英国,只有特朗普多次向英国喊话,要求英国赶紧脱欧,美国马上就与英国签订自贸协定,这究竟是不是美国挖的坑,英国人也是雾里看花。

近三年来,英国脱欧问题成了国际题材的最长连续剧,追剧的人患了疲劳症,演剧的人早已厌烦。

一些欧洲人抱怨,这帮英国政客只知道否决,但到底赞成什么,无人知晓。

相互否决是当下西方民主的常态,脱欧事件久拖不决,也把英式民主的丑陋暴露无疑,“英国病”中又多了一项拖延症。

脱欧问题如此反复,充分反映了英国当下的矛盾心态。一方面昔日的老大呆在欧盟内觉得受了委屈,但真让她离开又十分难舍。

英国再想从欧盟那里讨得多少便宜已经很难。毕竟欧罗巴合众国的理想不能因为英国的搅局而从此幻灭,欧盟联邦主义者还再作最后的尝试,现在远没有到与欧盟与欧元说再见的时候。

所以,欧盟领导人很清楚,无论如何不能让英国脱欧的代价变得微不足道,否则会为其他国家开启恶劣先例,等于是为欧盟一体化进程自掘坟墓。 

长期以来,英国孤悬大西洋,一直与欧洲大国若即若离,在美国与欧洲大陆之间扮演特殊角色,甚至充当美国的代言人。

在长期的犹豫之后,1973年英国终于加入欧共体(欧盟前身),但工党指责保守党让步过多,于是1975年就退欧问题进行过一次公投,结果是67%的人赞成留在欧共体。

虽说英法德是欧盟的三驾马车,但英国对欧盟一体化一直三心二意,甚至拖欧盟的后腿,让欧元的诞生出现先天缺陷。死守英镑也是大英帝国的最后基业。

2008年的美国次贷危机在2010年变成了欧洲主权债务危机。

与美国一样,金融与地产过度发达的英国难以独善其身,2011年8月伦敦出现了几十年以来最严重的骚乱。

黑人被枪杀问题只是诱因,其根本原因还是金融危机向政治和社会危机的传导。移民、难民问题与恐怖主义问题相互交织,共同发酵,最后成为压垮英国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反对脱欧的卡梅伦把公投变成了一场政治赌博,最后葬送了自己的政治前程。

接棒的梅首相知难而上,把一项自己都不赞成的议题作为她的政治使命,在三次投票未果的情况下,主动提议以首相之位换取议会通过她的脱欧议案,但是议会多数对此无动于衷,直接把梅赶下台。

她下台前引用温顿爵士的一句名言,“妥协不是一个肮脏的字眼”,感叹英国民主政治走进了死胡同。

英国即便自己被民主所困,还不忘对香港问题指手画脚,结果被中方霸气回应,英国完全是“自作多情”。

自1997年香港回归之后,中英联合声明的使命已经结束。外交部发言人称,亨特外相“似乎还沉浸在昔日英国殖民者的幻象当中”。

英国像雄师一样走进20世纪,但却像中风的羔羊走出20世纪,这是迄今西方学者对英国最刻薄的描述。

的确,21世纪以来,大英帝国进一步衰落的速度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作为第一次工业的引领者,大量的殖民地成为英国工业品的天堂。一些私营企业不思进取,沉缅于培养“绅士风度”,把大笔的财富投入到猎狐、赛马、高尔夫球,良田变成了球场。

英国不仅缺席了第二、第三次工业革命,正在兴起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也找不到英国的踪影。

有人甚至调侃到,具有冒险精神的人去了美国,坏人被流放到澳大利亚,留下来的都是中规中矩、性格趋于保守的人,难怪他们对新技术革命麻木不仁。

在被美国取代之后,甘愿充当小伙伴,在帝国落日的余辉中书写着大国兴衰的终曲。

约翰逊即将接过首相之棒,但把英国带向何方还是巨大的未知数。尽管他放话不惜硬脱欧,但英国的大多数民意并不接受这一点,弄不好又是一个政治牺牲品也未可知。

特朗普对 “小特朗普”寄予厚望。

英美两国在政治上如何相互关照,并助推全球范围的民粹主义浪潮值得高度关注。如今英美都深陷民粹主义的泥潭,两国都面临金融业过度发展、实体产业空业化的问题。

一边是华尔街对应伦敦金融中心;一边是大湖区中西部的铁锈地带对应英格兰中部的产业空心区;两国既有同病相怜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国家利益追求。

从目前看,英国至少还站在多边主义的一边。英国对待华为的最终态度将是衡量中英关系的重要晴雨表。

约翰逊最终会作何决定,人们正拭目以待。

前首相帕麦斯顿说过一句话并被丘吉尔引用成经典:“世界上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国家利益”。中英关系如此,英美关系再特殊,恐怕也难脱这条原则。

本文中除标明来源的图片,其余均来自网络公开渠道,不能识别其来源,如有版权争议,请联系公号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