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巴黎日记:面对疫情,西方进入无人区

作者:宋鲁郑
本文转载自:科工力量(ID:guanchacaijing)
2020年5月10日 星期天 阴雨
法国第一次封城的最后一天。
一夜大雨,随后几天也是阴冷。可能是老天爷都有点看不下去了,出手相援。
今天欧洲疫情的状况如下:
法国新增502例,并发生一起群体感染事件:8名年轻人确诊,除一人外其他都是无症状患者。此前一所中学开会讨论5月18日开学事宜,结果包括一名领导在内四人感染。
意大利和德国的新增确诊人数都在1000以上,刚解封还不到一周的德国病毒再生率再次上升,从1上升到1.1,而两天前这个比率为0.83,四天前解封时只有0.65。德国不得不又封闭了一个刚开放的区。
英国的新增确诊人数则接近4000。西班牙的这一数据超过800,死亡143人——已是三月中旬以来最低。
全球死亡人数超过28万,85%在欧美。所以法国今天社交网络上疯传的一句话是:“解封不意味着病毒流行的结束,这只意味着,医院的重症抢救室里,可能能有你的一席之地。”但愿能有足够的警示作用。
从现在算起,西方整体上进入解封后阶段了。由于中国没有在疫情如此高位下解封的经验,西方进入无人区了。虽然封城前后两个阶段西方对中国经验并不重视,后来学得也很勉强,但毕竟还算是有个参照物的,以后的路就靠西方自己了。
巴黎日记:面对疫情,西方进入无人区
截至5月11日上午7时32分,世界各地新冠疫情情况(图/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官网
到现在也可以做个初步的总结了。我个人认为西方有如下无法谅解和宽恕的错误。
第一,欧美政府不顾本国吹哨人的多次警告,对疫情完全放任,刻意淡化危机,令举国上下毫无准备,毫无警惕。这还不用说中国提供的经验和世卫的不懈努力。
仅以法国为例:早在去年12月,法国驻华大使罗梁先生就已经向外交部长和总统发出疫情危险警告。1月时任卫生部长的布赞女士也向总统和总理发出警报,并提出终止市长首轮选举。但都没有起作用。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到现在也无人知晓。从第一个吹哨人算起,一直到3月16日法国才宣布封城,这三个月的时间,法国政府都干了什么?
今天,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对美国疫情发表看法。美国数以百万人染疾,数万人死亡,不仅成为全世界受疫情摧残死伤最为严重的国家,而且疫情未有好转迹象,奥巴马对此很生气。他批评特朗普的防疫政策完全是一场灾难:美国之所以陷落如此糟糕的境地,安全是因为特朗普政府无能。奥巴马指出,由此可以看出,一个国家的防疫成功与否,尤其取决于政府的领导能力与抗疫水平和战略布防。
责任当然要由现任总统特朗普负责,但美国的制度就没有问题吗?如果一个人就可以决定一个制度的表现,制度的作用又何在?
国内外主张中国应该采纳西方政治制度的群体声称,西方政府的权力来自人民的选票授权,因此必定会为人民负责。可是这个理论怎么和现实完全不同呢?原因只能是理论错了。
第二,欧美政府在事关疫情的重大事件上一再公然撒谎。
我们知道,新冠疫情主要是通过口鼻传染,但欧美政府却长期坚持说戴口罩没有用。只到近三个月之后,才突然一百八十度改变,开始强制民众戴口罩。之所以如此,法国内政部长的解释是当时医学专家意见不一致,世卫也没有要求。
难道西方的医学水平如此低劣吗?这个世界上发生过多少次传染病,难道他们对于是否要戴口罩还没有足够的经验吗?2009年美国和墨西哥猪流感,法国一下储备了10多亿个口罩,怎么到了今天就不知道口罩的功用了呢?
再有,欧美政府在疫情之初,一再声明不会爆发疫情,严重误导民众。请问,他们是如何做出这样结论的?
巴黎日记:面对疫情,西方进入无人区
中国许多学者说西方有新闻自由,有言论自由,一旦出现疫情就会立即进行报道,引起整个社会关注,从而在疫情之初就能有效控制,绝不会发生疫情。看来又是理论错了。
第三,欧美对老人安危漠然以对,听之任之,造成严重的死亡。
英国老人院的死亡人口占到其国内因新冠肺炎死亡人数的一半,法国则占到40%。瑞典先前信誓旦旦表示,保护70岁以上人口是政府的当务之急。但根据瑞典国家卫生福利委员会提供的数据,截至4月28日,瑞典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约9成超过70岁,其中半数住在养老院。美国州长、议员更是公开表示要牺牲老人换取经济。
据意大利《共和报》报道,意大利南部莱切省索莱托市的一家养老院内爆发疫情,护理人员随后离开了养老院,留下87名老人。因无人看护,不少老人因饥饿和脱水导致身体虚弱。这样的事情也同样发生在西班牙。
根据英国伦敦政经学院(LSE)公布的一项研究显示,意大利、西班牙、爱尔兰、法国、比利时这五个欧洲国家中,42%-57%的新冠病逝者都是居住在养老院的老人。
更令人心寒的是,欧美不但不检测、不救治养老院的病人,更长期连统计都不统计。他们死发后连一个冰冷的数据都算不上。
这样的巨大人道灾难,真相为何?谁做出的决策?
今天是西方传统的母亲节,由于政府的无能和失职,多少家庭永远失去了这个节日的主体?
都说在西方制度下,弱势群体可以受到有效的保护。看来又是理论错了。
第四,面对由于失职、渎职造成的空前灾难,何以欧美无一人被问责?反而是敢于讲出真话的人被撤职、免职?西方不解决问题,却把精力放到解决提出问题的人,究竟是为何?
更奇怪的是,抗疫中出现的问题,说是要重视查办,可随后就没有了下文。比如纽约一家殡仪馆被民众发现有近六十具尸体堆积,震撼了整个美国。当时有关部门也是十分重视,可到现在也没有调查结果。
中国抗击疫情的时候,针对出现的问题,中央派出多个调查组,都很快发布结果和处理意见。比如李文亮医生的调查,再比如一名刑满释放女性从武汉返回北京事件。是不是西方以为拖下去就可以不了了之?
包括著名学者福山也认为西方的制度有很强的问责机制,中国没有。看来又是理论错了。
第五,在欧美疫情最严重的时候,西方不但不团结一致共同对抗疫情,反而甩锅中国。在抗疫如此严峻的时刻,美国甚至找借口暂停了对世卫组织的拨款。至于德国、意大利、美国等抢扣医疗物资,以邻为壑,更是令人不齿。
这里可以附一个3月5日的采访,算是对欧美政府甩锅行为的回应:
“法广:有传闻说新冠病毒很可能是由于武汉实验室安全疏忽外泄而造成,您在中国实验室工作多年,您所在的实验室安全措施怎么样?
法国学者:我们这里的安全措施十分严格,甚至比法国本土还要严格,我觉得是中国人唯恐出现安全事故,我们有时候都觉得严厉得有些过分。”
西方一直宣扬自己的普世价值,如果在疫情期间各方自扫门前雪,甚至把雪扫到别人家门口,这是什么普世价值?
第六,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欧美的民众却有这样的表现:英国游客涌进灾情严重的西班牙去度假;法国民众在复活节期间,在边境已经关闭的情况下竟然也跑到西班牙去度假;德国和美国的年轻人搞不负责任和非常自私的新冠病毒派对;在美国,更多的民众走上街头抗议禁足令、甚至一个城市为避免发生枪战而不得不取消强制戴口罩的决定。
而一些所谓的公民社会组织,比如人权联盟今天已经向尼斯市发布的必须佩戴口罩的行政命令发起司法挑战。今天澳大利亚墨尔本抗议游行的主题是:疫情是政府为了控制民众而制造的阴谋,“为了我们的权利和自由而战斗”。这和欧洲民众认为5G设备传播病毒真是异曲同工。
都说西方有公民社会,有很强的自治能力和责任感。看来又是理论错了。
这六个问题不解决,西方怎样在无人区前行呢?难道非要走到最后变成无人的地步吗?更重要的是,从人类文明的角度,这六个问题哪一个都不可原谅,若有人想轻松勾掉这一笔,我想那也绝不可能,都会被后人一笔一笔、一字一字写到历史耻辱柱上。欧美不仅欠本国人民一个交待,也欠世界人民一个交待。
巴黎日记:面对疫情,西方进入无人区
最后公平地为法国说几句话。
虽然从中国的标准讲,法国的应对问题多多,乏善可陈;但以西方的标准来看,它还是相当优秀的。
它明确否认群体免疫,这一点超过英国和瑞典。老人院虽然死亡惨重,但毕竟没有出现工作人员弃责而逃的现象,这又超过了意大利和西班牙。虽然很晚才统计养老院的数据,但却比一直都不统计的德国要好。虽然民众经常无视禁足令,违规出行,但毕竟没有搞疯狂和极端自私的新冠青年派对,这又比美国和德国要强很多。
法国虽然对养老院的老人亏欠很多,但对于其他弱势群体还是尽了保护之力。大量的中小企业职工保住了基本的生存。意大利70万15岁以下儿童因为家庭经济恶化和学校食堂关闭而营养不良,法国则没有出现这样的悲剧。
整体而言,法国维持住了它在西方国家中的地位。当然民众是不会这样比较的。最新民调显示,法国民众对政府的不满高居欧洲各国之首,高达66%。
另外一位华人讲述的故事体现了法国的一个可爱之处:在整个国家麻木不仁的早期,许多华人就主动终止了和官方联合主办的新年活动,当时法方非常不理解。就在几天前,巴黎市长亲自就此事向华人道歉。
今天中国的好消息是中国石化迅速建成全球最大万吨级熔喷布——“号称口罩的心脏”生产基地。这个“迅速”的意思是从2月24日开工到建成,只用76天。其中仪征化纤于3月29日产出第一批优等熔喷布产品,把常规一年的建设周期压缩成一个多月。世卫组织认为中国战胜病毒的一个关键原因是速度。中国这个速度无人能及。
最近欧洲的新闻比较诡异,先是曝光法国队员承认早在武汉军运会期间就已经感染,后又报道法国早在11月16日就有了第一例病人。随后意大利队员又承认在武汉军运会上多人感染新冠病毒。今天则是据《明镜》周刊称,一份由德国情报部门提交给德国国防部长卡伦鲍尔的报告断定,美国指控新冠病毒源自中国实验室是为了故意转移公众对于特朗普总统“自身失误”的关注,是甩锅。
似乎舆论战中,欧洲也站在中国一边了。不过怕是没那么简单,我猜测应该是欧洲要合力把特朗普赶下台吧。这个判断是否有谱,可以继续观察后续。但不管怎么样,只要特朗普在台上一天,西方就很难有办法团结,也难以补救他造成的对西方价值观的损害,难以和中国竞争。
今天还有一个信息很值得和大家分享。作家方方的《武汉日记》法文版在亚马逊网站上的预订突然消失了,原因谁也不清楚。如果合理推断,应该有两种可能性:要么是作家方方主动要求取消出版,要么是出版社主动放弃。但是从方方对美国和德国出版社的态度来看,应该还是法国出版社的原因。
法国出版社取消出版的原因,我想也会有两种可能性:
一是出版社自身的原因。比如出版社认为这本书没有市场价值,出版后读者也不会很多。当然出版社也会认为,法国的疫情远远比武汉要糟糕得多,这本书出版以后,可能起不到打击中国的效果,甚至还可能会起反作用,比如法国民众可能会认为中国在面对未知病毒都做得比法国要好,引发社会不满。
第二个可能性就是外部因素。首先来自中国的压力是不可能的。如果中国要施压的话,早就对美国和德国动手了。因此应该就是来自法国政府的干预了。法国政府不想中法之间再有任何摩擦和冲突。法国政府很清楚,现在针对这本日记,中国的民意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如果出法文版就会引发中国社会对法国的强烈不满,这对法国的抗疫、灾后经济复苏以及国家利益来说都不利。所以有可能出于这个原因,法国政府进行了干预。
由于我们到现在还不知道是哪一家出版社,因此也可以推测假如出版社背后的财团和中国有密切的经济联系,也有可能会出手阻止。
当然,这都是推测,可能真相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了。
今天有一个网友说,我忘了萨科奇孩子的另一个“花絮”。原来是这样的:我们知道巴黎小偷极其猖獗,报案了,警察也根本不管,有时还会好心地提醒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但萨科奇的儿子丢了一辆自行车,马上就找到了。
巴黎日记:面对疫情,西方进入无人区
说到法国的治安,我跑一下题:
2016年国内有朋友一家来巴黎旅游。约好当晚我为他们接风,不料下午告诉我他们被偷了,护照也丢了,正在警察局录口供——因为有警察证明才能补办护照。当晚虽然还是聚了,但情绪大受影响。后来我回国和朋友再聚,她却对我说:“幸好在巴黎被偷了!”说得我一头雾水。
原来他们离开巴黎之后,又按照计划去欧洲其他国家旅游了,7月14号那一天来到尼斯。正好孩子去巴黎办手续,孩子不在朋友没有兴致,也觉有点累,就没有再出去。那天是法国国庆节,在他们住的酒店附近举行国庆焰火。结果就在当天晚上发生了惨烈的恐怖袭击:一辆大卡车冲向狂欢中的人群,造成了80多人死亡,数百人受伤。
朋友说,如果我们去了现场,即使没有受到伤害,光那个场面就会难以承受。所以说,幸好我们在巴黎被偷了。
这种黑色幽默,也就只能发生在法国这个西方国家。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8535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