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劳动之歌

无“胆”院士张伯礼,第一个公开批评方方的高级知识分子

作者:黔线

本文转载自:黔线(ID:qx2968208906)

方方日记引起的争论没有一点降温的迹象。一周前,黔线写了一篇文章《方方现象:折射中国文化教育界乱象的一面照妖镜》,把方方日记引发的大讨论称之为“方方现象”,分析“方方现象”撕裂了中国舆论场、文化圈、教育界和整个社会。

相对于普通网民和挺方派中的文学界、教育界公开在网上讨论此事,许多反对方方的作家、教授、知识分基本上只在半封闭的微信群、朋友圈进行批评讨论,鲜有公开出面评论的。他们大概多数是不想引火烧身,即使愤慨于方方们的各种扣帽子,但也只是在内部讨论时给予鄙视。

终于,这一现象在5月12日被打破了。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先生通过网络直播为天津市大中小学生主讲了一堂以“众志成城、科学防治,在抗疫斗争中彰显民族自信心”为题的抗疫思政课,并在课上公开指责了方方,同时他还批评了梁艳萍、许可馨。

我们看视频:

张伯礼院士批评以方方为代表的知识分子、高校教师教授、学生发表不当言论,暴露了他们在疫情下扭曲的价值观和被歪曲的灵魂,批评他们看不到光明,只看到混乱并加以放大。

张伯礼院士还批评了方方日记中描述的“一地无人认领的手机”是造谣,照片中的手机还有一些翻盖的手机,明显就是以前的老照片。张伯礼院士说:我一直在武汉前线,去过很多医院,如果一个患者不幸去世了,医护人员都是把他所有的物品包括手机、包括衣物、包括一张纸片都会单独的放到一个包里,系好了包住,还要给患者擦干净身体,用被单包裹好后,才放到太平间。尽可能让逝者体面,医护人员还要对逝者集体默哀,不可能允许把逝者的手机、手表带到火葬场去烧的,这是不可能发生的,怎么可能出现火葬场一地的手机没人要,有的手机还在吱吱响?这一看就是编出来的。

印象中,这是方方日记发表以来,中国知识分子中第一次有院士、有大学校长公开站出来指责方方。这是来自权威的批评,这代表了网民的心声。而张院士的讲课也在网上引来如潮好评。

但如此一来,汪主席坐不住了。当天她就在微博上进行了反击。要张院士道歉,称“不知道张先生有什么伟业,但这张图将会是他一生的污点,唯有道歉可以洗去这个污点”

无“胆”院士张伯礼,第一个公开批评方方的高级知识分子

张伯礼院士基于民族大义批评方方,没毛病;方方出于个人角度进行反击,也没毛病。今天,我们不评论二人的立场,单就方主席微博中提到的”不知道张先生有什么伟业“这句话,让事实来告诉方方,张伯礼到底有什么伟业。

——中央疫情防控指导组专家组成员、江夏方舱医院总顾问,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教授,中国中医科学院名誉院长,“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技术副总师,国家重点学科中医内科学科带头人,2011年被授予“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称号,2014年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2016年获得吴阶平医学奖,2017年被授予“全国名中医”称号,2019年获得全国中医药杰出贡献奖。刚刚他又获得了全国第二届创新争先奖奖章荣誉,一同获此殊荣的还有李兰娟。

请问汪主席,一个人取得这么大的成就,还获得了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全中国有几个人能做到?这个算得上伟业吗?

——张院士72岁高龄,在大年初三紧急驰援武汉,这一待就是82天。特别是率队入驻武汉市江夏区大花山方舱医院,从2月14日开舱,到3月10日休舱,中医江夏方舱医院在26天运营中,收舱人数564,治愈482人,82人(含14名有基础病)尚未达出舱标准而转至定点医院,圆满收官。

请问汪主席,一个72岁的老人,一生致力于发扬光大中医并卓有成效,在国家困难面前,不顾危险、不辞辛劳,在武汉利用中医技术挽救了这么多人,这个算得上伟业吗?

——在武汉期间,由于不分昼夜连日劳累,导致胆囊发炎,张院士于2月19日在武汉前线做了胆囊摘除手术。期间,国家中医局一直让他回天津去,但他却坚持死守一线。当记者问他“您想回吗”?张院士回答“绝对不可能的,我是绝对不回。刚铺开打仗,你怎么就撤离战线。”由于手术后双腿出现血栓必须卧床两个星期,但72岁的张院士仅在床上休息了一个星期,就又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之中。

请问汪主席,一个72岁的古稀老人,即使病倒在抗疫一线,成了无胆英雄也依然坚守自己的阵地。这算得上伟业吗?

汪主席,不知该说你是无知呢,还是说你无畏呢?你要反驳张院士,麻烦你加强一下学习,找准攻击点之后再下手好吗?难怪胡锡进说你“学习做人有很大空间”。你看,网民都是如何评价你的。

无“胆”院士张伯礼,第一个公开批评方方的高级知识分子

方主席,最后再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个中国,唯一有资格说张伯礼院士没有什么伟业的人只有一个,这个人就张院士本人,而绝不是你。

如果有时间的,强烈建议看下张院士完整的上课视频。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8664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 四方井
    四方井 2020年5月16日 上午10:31

    方方赤裸裸地嚣张地反党反政府,这非常明显。她是地地道道的新时代的汉奸,西方反华的走狗,本质上就是党和政府的敌人。然而,党和政府的有关部门一直不发声,一直在旁观。而任由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和她撕逼,我这里义愤填膺地说,党和政府的有关部门,你们要搞清楚了,方方打的是你们的脸,骂的是你们,而你们一直旁观,你们是不是很搞笑?你们任由和方方撕逼的小老百姓一个个伤痕累累,然后远离你们?老百姓要担当,党和政府的职能机构要不要担当,任由敌人的进攻不还手不还嘴?方方的作品,比如《软埋》,早都是赤裸裸的反党作品,但却获得路遥文学奖,她本人更身居高位。党和政府的有关部门的领导,你们是做什么人的?难道你们没有责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