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劳动之歌

香港大律师公会终于对暴徒说重话

本文转载自:观察者网(ID:guanchacn)
上周日(8日),暴徒将汽油弹扔到了香港高等法院和终审法院门口,还在外墙上喷上“法治已死”等涂鸦,引发社会各界的强烈不满。
一直来对暴徒令人发指的行为视而不见、保持沉默的香港大律师公会,9日终于也发声谴责了,其在声明中对上述行为予以最严厉谴责,称破坏者并非“真诚示威人士”而是罪犯,必须被绳之以法。
但是立法会纵暴派议员始终拒绝谴责,甚至有议员还想甩锅给港警,妄称是“警方卧底所为”。对此,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何君尧认为,这次事件证明纵暴派与暴徒蛇鼠一窝,还企图把责任推到警方头上,这种插赃嫁祸手段,极之可耻。
香港大律师公会终于对暴徒说重话
图自港媒

香港大律师公会终于对暴徒说重话

大律师公会严厉谴责 港媒:姑息养奸的必然结果
8日傍晚,暴徒再次发起游行示威活动,在高等法院外涂污外墙,并向高等法院和终审法院门外投掷汽油弹及纵火,破坏政府公物。
曾被抨击对暴力“可耻地保持沉默”的大律师公会,9日终于发声。其发布声明谴责说,在纪念“国际人权日”的当天,发生破坏法院的行为最为讽刺,因为司法机构正是掌管公义及维护法治的主要守护者,以及保障市民基本权利和自由的机构。
声明表示,参与上述破坏行为的人并非“真诚的示威人士”而是罪犯,他们必须被绳之于法。他们的行为没有任何合理或可辩护的基础,亦并非行使在法治之下的文明社会的任何权利。
声明还提到,8日数以十万计游行人士的表现,正好体现以和平方式表达意见及诉求最为强而有力。
但实际上,所谓的和平示威当天再次演变成暴力示威。暴徒在多地摆放杂物堵路,造成交通混乱,还有商铺及中资银行被破坏。
有报道指出,这次香港大律师公会的声明,是非常罕见地向示威者放狠话。自“修例风波”以来,只有在11月13日沙田法院被暴徒纵火后,大律师公会才发了一次谴责声明。
10月份底微信号“里儿有面”曾梳理,自“修例风波”以来,大律师公会共发布13份声明。但其中有10份主要内容都是批评特区政府和警队、呼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另外3份,分别是谴责暴徒“喝骂检察官、要求法官辞职、违抗法庭禁制令”,完全站在反对派立场,以法治之名为反修例鼓与呼,赤裸裸地插手政治。
《大公报》10日发表评论讽刺说,大律师公会9日发布的这份声明,非但不能洗清大律师公会的“可耻”,反而凸显其在暴力面前的双重标准,对今日香港沦为“暴乱之城”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评论指出,此前大律师公会曾多次谴责“警方暴力”,而对示威者暴力视而不见。即使到了今天,公会仍然只谴责针对法院的暴力,对商铺及银行遭破坏则继续“可耻地保持沉默”。
如今暴力不断升级,香港地区法院、高院、终院先后遭汽油弹攻击,如此公然挑战法治的罪行,正是姑息养奸的必然结果,大律师公会对此难辞其咎。

香港大律师公会终于对暴徒说重话

立法会“纵暴派”仍然拒绝谴责
9日,《文汇报》询问了25名立法会纵暴派议员有关此事的态度,其中有24人一如既往地拒绝谴责暴徒。
唯一肯发声谴责纵火行为的是公民党郭家麒,不过他很快便改口并甩锅给港警,妄称“收到消息是警方卧底所为”。
其余人则百般遮掩,其中民主党尹兆坚和许智峰,“专业议政”叶建源,“议会阵线”毛孟静、陈志全、梁耀忠都承认暴徒向法院纵火是“不应该”、“不认同”、“不合适”、“不能接受”,但他们始终不肯直接谴责暴徒暴行。
身为法律界人士的法律界议员、公民党郭荣铿只称事件“十分遗憾”,其党友杨岳桥只引述他人说法未有直接评论。
报道称,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律师对此批评说,在过去一段时间,纵暴派“拒笃灰、拒割席”(不举报、不切割),不断纵容与煽动黑暴,壮大了暴徒的胆子,令恶行不断升级,继而令部分商铺受到摧毁式破坏,无法营业。现在更是把魔爪伸到法院,这笔账应向公然煽暴的媒体及全体纵暴派议员追讨。
何君尧认为,这次事件证明纵暴派与暴徒蛇鼠一窝,还企图把责任推到警方头上,这种插赃嫁祸手段,极之可耻。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878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