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劳动之歌

此地疫情死灰复燃,有群人却在幸灾乐祸

作者:权周

本文转载自:蒋校长(ID:jiangxiaozhang666)

当朗朗的读书声又一次在教室里响起,当轻快的身影又一次在操场上跳跃,阔别许久的孩子们又开始嬉笑打闹,安静许久的校门口又恢复了熙熙攘攘。

那个熟悉的校园,回来了!

纵然校园里的春意晚了许久,但终究还是来了。

只有一个地方除外。

在吉林省吉林市,毕业班的孩子们又一次背起书包离开了学校。

此地疫情死灰复燃,有群人却在幸灾乐祸

在复课一个月之后,吉林市的高三初三年级学生于5月12日接到通知再次停课。

而距离高考,已经只有55天了。

此地疫情死灰复燃,有群人却在幸灾乐祸

一段记录学生们在离校前的视频在网上刷屏了。

在离开教室前的最后一个下午,孩子们举起右手,喊出自己的誓言:

有担当,不埋怨,

成功路上永向前,

战胜病魔斗新冠,

我命由我不由天。

此地疫情死灰复燃,有群人却在幸灾乐祸

一个班级的孩子们在坚持到晚自习结束后,高喊着口号走出校园:少年立志,十五班最强。

在校门口接孩子的家长们,或是鼓掌为孩子们打气,或是抱住自己的孩子为其鼓励。

在昏暗的路灯下,没有人能注意到他们眼角泪水的潸然落下。

一位高三的学生家长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因为毕竟还有五十多天就高考了嘛,孩子们几乎就没有时间再在一起学习奋斗了。对孩子的影响很大,确实也不公平,但是疫情影响,没办法。

“我怕我没有机会,跟你说一声再见,因为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你。”

是啊,吉林省的毕业生是在全省40多天无新增的时候才复课的,而现在,疫情还在蔓延,首例病例的传染源还未查明,高三的学生们确实不会再有机会回到校园内了。

此地疫情死灰复燃,有群人却在幸灾乐祸

在他们学生生涯中乃至是人生中最关键的50天里,他们将以最孤独也最悲壮的方式完成高考这场战斗。

吉林市的学子们,他们又何尝不是英雄。

可在那条学生们高喊誓言为自己打气的视频下,依然还有那么令人寒心的评论。

有人抖机灵说,“还以为是肖战应援呢”;

有人抬杠说,“有啥的,东北高中也不累,山东才是真地狱”;

有人狭隘的觉得这是形式主义,是演戏,“要疯吗,神经病,让孩子们喊这种口号,教育不够,形式来凑”;

甚至有人恶毒的说,“传销组织的不错啊”。

此地疫情死灰复燃,有群人却在幸灾乐祸

他们究竟知不知道这些孩子们正承受着多大的压力?

工厂停工的产品,可以明天再造;商店关门损失的钱,可以明天再挣,但是高考冲刺的时间,却是关系到孩子一生命运的大事。

这些高三的孩子们,就像是吉林市的一个缩影,那里的人们正在承受着莫大的误解……

此地疫情死灰复燃,有群人却在幸灾乐祸

吉林市的外部交通已经被切断,火车站客车站关闭,本市人员无证明禁止出市,市内公共交通关停……

封城,这一只在武汉出现过的情况,正在吉林重演。

松花江畔的北江城,忍受着四个月前武汉一般的痛苦。

而在网络上,围绕着吉林市的偏见与误解,更在进一步发酵。

在中国,东三省是最招黑的;在东三省,吉林省的存在感是最低的;在吉林省,吉林市的存在是最尴尬的。

尴尬到全国很多人民,甚至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城市。

此地疫情死灰复燃,有群人却在幸灾乐祸

“你哪里人啊?”

——我吉林的。

“吉林哪儿的啊?”

——吉林啊。

“我知道你吉林,我说吉林哪个城市的?”

——吉林市的啊。

“吉林不是个省吗,还有吉林市?”

——对啊,吉林省吉林市。

因为市名与省名重合,再加上省内老大哥长春的名气实在太大,吉林市在外省人眼中一直都是个少为人知的小透明。

但是现在,这个小透明却承受着最大的舆论压力,甚至是被恶语相向。在一条吉林市疫情的消息下,点赞最高的竟然又是地域黑。

此地疫情死灰复燃,有群人却在幸灾乐祸

可我们又能责备她什么呢?

在疫情最严重的二月,吉林省的确诊病例不到百人,吉林市5人,而舒兰,则是0确诊。

在冰天雪地的舒兰,工作人员冒着大雪跑到村屯里,挨家挨户的上门登记,在绥芬河的疫情爆发后,舒兰第一批就接回了300多人。

再看看哪些确诊病例的行动轨迹,更是让人心酸。

一位大姐每天起早贪黑在早市卖苞米,每天准时出摊。

一位大姐骑着电动车,跨越大半个城区给小区和宾馆做保洁。

她们都是最平凡的劳动者,在用尽全力的为生活而忙碌,却不幸感染。

她们没有上帝视角,不知道全省已经70多天无新增以后,病毒会又一次卷土重来。

她们只是为生活奔波的普通人,想要在停工许久之后,再辛苦一些,再多赚一点。

把匕首般锋利的词汇抛向她们,我们又怎么忍心呢?

此地疫情死灰复燃,有群人却在幸灾乐祸

吉林人有多希望大家不是因为疫情才第一次听说这座城市啊。

吉林省的名字,便源于吉林市,早在康熙年间,清政府就在松花江畔建起了吉林城,康熙皇帝更是两次东巡至此。

到了乾隆年间,在此设立吉林将军府,全权负责当地军政大事,一直到1907年,成立吉林行省。

毗邻林场与松花江畔的吉林市,自然资源富饶,水陆交通便利,一直都是省内最富饶的地方。

直到十九世纪末,沙俄政府侵占东北后开始修建铁路,在哈尔滨和沈阳之间,需要选择一个城市作为南满铁路与北满铁路的衔接点。

地理位置决定了长春成为这个衔接点。

此地疫情死灰复燃,有群人却在幸灾乐祸

因为长春恰好处于哈尔滨和沈阳的直线中间,再加之吉林周围多是山地,施工成本较高,因此也就错过了这一成为枢纽的机会。

后来长春作为伪满洲国的首都,就此跑上了高速发展的快车道。一度成为整个东北规划最为先进的城市。

但即便如此,在抗战胜利后和建国后,吉林市一直都是吉林省的省会。

一直到1954年长春被取消直辖市并入吉林省后,吉林市才成为了“吉B”。

此地疫情死灰复燃,有群人却在幸灾乐祸

▲ 66年前的一份电报后,吉林市不再是省会

而舒兰这座小城,同样有着自己的魅力。

这里是中国的稻米之乡,这里产出的大米,被评为“全中国最好吃的大米”

公元1698年时,康熙东巡品尝舒兰稻米,大为赞赏,特赐舒兰为“贡米之乡”

至此,舒兰的稻米成为宫廷御米的首选,清史中有“宫廷之御米多产自舒兰”的记载。

此地疫情死灰复燃,有群人却在幸灾乐祸

▲ 舒兰县平安镇

在去年4月,舒兰更是和袁隆平结缘。

当时远在海南的袁隆老为这座小城亲笔题字:中国之态稻米之乡

8月,袁老又在舒兰市市长的诚意邀请下,成为舒兰市人民政府首席顾问。

而这样的一个吉林市,却因为疫情被大家牢牢记住。

不是因为她悠久而波折的历史,不是因为她是全国优质的大米主产区,不是因为绝美而震撼的雾凇奇景。

可大家又曾记得,在疫情最为严重的2月,是吉林市的八家医院,为武汉送去了84名医护人员,南北江城,同心相连。

大家又可曾记得,吉林市有8名医护人员,一直坚守到雷神山医院清零关舱之后,才从前线撤下返回吉林。

大家又可曾记得,吉林市的宇丰米业,继省粮食和物资储备局捐赠后,又独立捐赠100吨大米,定点驰援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

此地疫情死灰复燃,有群人却在幸灾乐祸

如果我们都是因为疫情而知道的吉林,那校长想让大家记住,这座城市有多迷人,这里的人又有多可爱。

此地疫情死灰复燃,有群人却在幸灾乐祸

来不及抱怨,来不及怀念,也来不及伤感,吉林市的毕业生和老师们,就投入到了战斗里。

吉林一中高三年级的班主任,35岁的林亚楠开始以另一种方式陪伴在孩子们身边。

早晨5点半30,起床。

6点,准时为学生们提供“线上”叫醒服务。

6点半,打开摄像头,开始云点名,然后开始30分钟早自习。

7点,准时开始上第一节课。

讲课,答疑,看镜头里哪个孩子“溜号”,所有的一切都和在学校完全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我和我的孩子们隔着一个屏幕 。”

李泓汉的理想学校是上海交大,他已经调整好了状态,在他看来,早读,大课间,答疑,晚自习,这就是学校生活的模式。

这个大孩子还轻松的说道,“学校氛围还原的好不好,那主要看家里网络好不好了”。

此地疫情死灰复燃,有群人却在幸灾乐祸

6点40分,刚刚测完体温的杨杰涵在群里抱上了数据,然后在小便签上写上一句:积极备考,不负青春。

她和母亲说:“和同学老师的距离远了,但心却近了。”

一位班主任为孩子们留下了这样的诗句:

此地疫情死灰复燃,有群人却在幸灾乐祸

舒兰这座城市,在满语中的意思是“果实”,愿这里的莘莘学子,在50天之后,都能收获到一份丰硕的果实。

一位舒兰人在微博上说,希望有一天,他能和大家说出这样一句话:

“我来自舒兰,对,就是那个打败了病毒的小城,舒兰。”

一个本地的美食博主“吉林大冷面”也留下了这样一句话:待疫情散退,无论是明春梨花绽放时,还是今冬寒江雪柳赏雾凇季。

“如果你来吉林市找我,一定请你吃上一碗正宗可口的吉林大冷面。”

这才是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最真实的样子,坚强而努力,可爱而鲜活。

四个月前的“热干面”,四个月后的“锅包肉”,一南一北两座江城,“武汉提酒,吉林收杯”。

当再次见到吉林人时,希望我们都能对他们说上一句:

老铁,收官战打得漂亮啊!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8822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