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川普自曝每日服用羟氯喹 是时候重读这篇毒舌评论了

作者:ChineseInNY

本文转载自:纽约时间(ID:NYandBeyond)

周一,美国总统川普在白宫简报会上说,他已经服用抗疟疾药物羟氯喹一个多星期来预防感染新型冠状病毒。

川普自曝每日服用羟氯喹  是时候重读这篇毒舌评论了

美国的媒体沸腾了!

川普自曝每日服用羟氯喹  是时候重读这篇毒舌评论了

川普自曝每日服用羟氯喹  是时候重读这篇毒舌评论了

以下是来自CNBC 的报道:

美国总统川普周一(5月18日)表示,他已经服用抗疟疾药物羟氯喹一个多星期来预防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尽管这种药物还没有被证实有效。

“我碰巧正在服用它。”川普在一次圆桌会议上说,“出现了很多好处。你会惊讶于有多少人在服用它,尤其是一线员工。在你把握住机会之前。一线工人,很多,很多人正在服用这种药物。”

他补充说: “我正在服用羟基氯喹。现在,是的。几周前,我开始服用它。因为我觉得这很好,我听过很多好故事。”

羟氯喹曾被川普多次吹捧为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的潜在游戏规则改变者,羟氯喹也经常被医生用来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和红斑狼疮。大量的临床试验正在观察它是否对新型抗冠状病毒有效,但它还没有被证明是一种有效的新冠肺炎治疗方法。

在川普发表上述言论的几周前,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出了关于这种药物的警告,称该机构了解到,接受疟疾药物治疗的病人出现了“严重的心律失常问题” ,这些药物通常与抗生素阿奇霉素(俗称 Z-Pak)联合使用。

羟氯喹是一种非专利药物,也是由法国制药商赛诺菲(Sanofi)以“Plaquenil”品牌生产,可能有严重的副作用,包括肌肉无力和心律失常。由于新冠肺炎病人服用来源于羟氯喹的氯喹后出现心律失常,包括一些死亡病例,巴西的一项小型研究由于安全原因被叫停。

川普周一表示,如果药物不好,他会“告诉你”。

“我不会因此受到伤害。它已经存在了40年,”他说。“疟疾,狼疮,还有其他疾病。我吃药了。一线工作人员服用了。很多医生也服用它——对不起,很多医生服用它。我吃药了。”

他补充说,他没有生产这种药物的公司的股票,他还说,他希望“这个国家的人民对此感觉良好”

“我不想让他们感到不舒服。而且很有可能会产生影响,尤其是在早期。”


还记得上个月我们的一篇题为《美媒最毒舌评论:川普正在表现出羟氯喹过量的所有症状章吗?今天再来看一遍,是不是有一种心领神会的感觉?(原文4月26日刊登于《华盛顿邮报》)


我的研究一直还没有进行同行评议,但我的证据——根据源自我内心的直觉——非常强烈:川普总统服用了过量的羟氯喹。

川普自曝每日服用羟氯喹  是时候重读这篇毒舌评论了

川普声称这项“对科学的天生的本能”不是来自于正规训练,而是因为他已故的叔叔是个科学家,他曾经利用这种天生的能力来确定气候变化是一个骗局,以及风车会致癌。最近他动员了美国政府确保数以千计的covid-19患者接受抗疟疾羟氯喹和抗生素阿奇霉素的治疗——因为川普的直觉告诉他,这种药物鸡尾酒将是“现象级的”“游戏规则改变者”。

可悲的是,来自各地的证据表明,这些药物会引起更多心脏问题,和更高的死亡率。

不重要!这位稳定的天才以比你说“蛇油”更快的速度扔掉了他的羟氯喹假说,现在正在为新冠病毒吹嘘一种新的神奇的疗法:向肺部注入漂白剂,酒精或其他常见的消毒剂,可能和大量的热量和紫外线一起。

消毒剂可以“在一分钟内”杀死无生命表面上的病毒,川普问道:“有没有一种方法可以通过内部注射来杀死病毒?或者几乎清洁一下?……检查一下这个方法会很有趣。”

政府科学家老实地答应调查这位老板的漂白肺的想法。

碰巧的是,我也有天生的科学本能(我的兄弟是泌尿科医师),我用它来得出结论是,羟氯喹的滥用已使川普和他的某些顶级助手们、盟友们正在遭受着我们专家所说的急性发疯的折磨。

首先,从科学地观察川普对羟氯喹的热情来看,他本人一直在使用它。在服药期间,他没有殒命于冠状病毒。因此,根据研究人群(N= 1),他得出的结论是,这些药物可以100%阻止冠状病毒。

为此,我可以补充一些临床证据,这些证据是从MayoClinic网站上搜索到阿奇霉素,氯喹及其表亲氯喹的副作用而得出的。其中,我发现:“发色的变化”(川普最近从橙色变为灰色),“皮肤的变色”(最初和错误地归因于晒黑床),“麻烦的睡眠”(请参阅他的隔夜推特),“嘈杂的呼吸”(在他的椭圆形办公室讲话时喘着的粗气),“说话困难”(无论何时使用提词提示器),“流鼻涕”(吸气!)和“不寻常的面部表情”(够了)。

川普自曝每日服用羟氯喹  是时候重读这篇毒舌评论了

川普的表情

另外,请考虑药物可能引起的精神副作用:烦躁。混乱。气盛。愤怒。敌意。快速反应或在情绪化地反应过度。异常行为。不定。剧烈的情绪或精神变化。躁动不安。偏执。人格解体(一种情绪“麻木”)。感觉别人在看着你或控制你的行为。感到别人可以听到你的想法。感到、看到或听到不存在的东西。

混乱,偏执,侵略,不稳定,严重的精神转变:这些似乎不仅描述了总统最近的行动,而且还描述了一些顶级助手们和盟友们的行动。

据路透社报道,川普的卫生与公共服务部最初的冠状病毒应对措施负责人布莱恩·哈里森(BrianHarrison),直到2018年4月,他的职业资格都是一名拉布拉多德(一种宠物犬——译者注)饲养员。

川普官员们罢免了直到最近领导联邦政府努力研发冠状病毒疫苗的人——里克·布莱特,因为布莱特说,他已经宣布羟氯喹治疗“显然缺乏科学依据”。

他们还从领导冠状病毒响应的位置上挪走了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南希(Nancy Messonnier),因为她说了(正确地),美国人应该为生活被“极大的干扰”做准备。

HHS刚刚聘请了前川普竞选活动执行官迈克尔·卡普托(Michael Caputo)作为其首席发言人,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发现,他撰写了一系列种族主义推文,并贩运着反犹太阴谋论。

纽约时报的玛吉·哈伯曼(Maggie Haberman)报道说,新任白宫办公厅主任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至少两次与白宫工作人员会面时哭了”。“哭泣”是所列出的副作用中的另一个。

川普自曝每日服用羟氯喹  是时候重读这篇毒舌评论了

哭泣的马克·梅多斯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McConnell)提出,各州应申请破产而不是获得紧急资金——可能地破坏公共健康,更不用说数百万美国人的养老金了。

紧张和“一般性不适感”是副作用。在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负责人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Redfield)身上可以看到这一点,他被迫放弃有关秋季第二波冠状病毒的警告。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托尼·福西(TonyFauci)收回了他的主张,即如果联邦政府采取更快的行动本可能挽救生命。

现在我们有川普谈论通过用家用消毒剂来擦洗肺部以杀死病毒。

它会在哪里结束?法国研究人员推测吸烟可能对这种病毒有保护作用。也许川普会从国家储备中向美国的每个ICU分发一箱万宝路?

病患们,在肺部清洁复原后,可以一边喝着羟氯喹鸡尾酒,一边来根烟。

川普自曝每日服用羟氯喹  是时候重读这篇毒舌评论了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8906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