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劳动之歌

有一些道理,只是听起来有道理:到底该不该允许导盲犬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作者:烧伤超人阿宝

本文转载自:烧伤超人阿宝(ID:shaoshangchaoren)

前不久,一个新闻在网上引起了不大不小的争议:

最近,山西省太原市。交警李杰伪装成盲人体验生活,她的导盲犬被拒绝上车。一些乘客咒骂她,说她在妨碍别人的生意。被赶出公共汽车的导盲犬痛哭流涕。根据相关规定,导盲犬可以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盲人是社会关爱的弱势群体,狗狗是无数人喜欢的生活伴侣,当盲人和导盲犬结合到一起,网民的倾向性可想而知。

很多爱狗人士不失时机地宣传导盲犬的种种好处,强调导盲犬非常安全绝不会攻击人类,强调导盲犬是盲人的眼睛和伴侣,呼吁大家关爱盲人,接受和允许导盲犬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这种要求似乎都合情合理,以至于我忍不住想写一篇呼吁全社会关心爱护盲人,保护盲人携带导盲犬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合法权利。

但是,当我查了一些关于导盲犬的资料之后,我改变了主意。

那些支持导盲犬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人说的话,听起来很有道理也很煽情,但是,有一些事实在讨论过程中被有意无意的忽略了。

这个事实就是:导盲犬绝非是一种可以普遍惠及大部分盲人的助盲方式,而是一种极其昂贵的极少数盲人才能享有的奢侈品。

根据媒体资料:2014年,中国仅有67只正规服役的导盲犬。2020年的数量不同媒体报道有一些出入,一般认为不超过100只。

为什么导盲犬这么少?是因为导盲犬乘坐交通工具有障碍吗?

即使有这方面因素,也不应该少到这种程度。要知道,即使不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导盲犬应该也有很大的使用空间,比如一些居住地点离工作单位不太远的盲人。

导盲犬这么少,其主要原因是其过于昂贵。

首先是犬种的选育极为困难。在某个宣传导盲犬的节目中,一位使用导盲犬的盲人说:全世界目前没有一起导盲犬伤人记录,导盲犬被人踩了尾巴都不会乱动。引得观众一阵惊叹。

导盲犬为什么这么温顺呢?按照国际惯例,导盲犬需要7代以内没有伤人记录。仅此一条,你就可以知道导盲犬选育有多么困难:至少要有连续7代的血统追踪和7代祖先是否有伤人历史的记录。

根据网上资料:前三名适合做导盲犬的狗中,拉布拉多有千分之三的适合率做导盲犬,金毛为千分之二,而德牧仅为千分之一。

导盲犬的来源绝大多数为导盲犬学校出生,有优良血统的幼犬。这并非虚荣,而是因为他们是工作犬,为人类安全及训练成本考量,必须很清楚其遗传历史上不能有攻击人类的记录,并且无任何遗传疾病等历史。

这些千里挑一的狗从出生2个月就要开始接受严格的训练,2岁才可以正式出师,每培养出一条合格的导盲犬,大概有6-7条犬被淘汰。

导盲犬的培训过程长达18个月,综合费用达2.5-3万美元(在中国大概为15万左右),导盲犬的工作寿命一般8-10年。娇贵的导盲犬工作期间,需要主人家庭给予良好的照料喂养,导盲犬培训机构还需要提供长期的追踪辅导。

一条成本15万,每月需要花费至少数千元喂养,需要有人精心照料,服务期限仅有8-10年的导盲犬,和普通盲人有关系吗?

说白了,导盲犬完全就是极少数盲人专享的奢侈品。以导盲犬作为普通盲人出行的解决方案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可行性。导盲犬的问题无关大众利益,只是极少数消费的起昂贵的导盲犬的上流社会盲人的需求。这些消费的起导盲犬的盲人,大概对乘坐公共汽车也没有很迫切的现实需求。

对于普通盲人而言,导盲犬能不能乘坐公共汽车和他们毫无关系。对他们而言,打滴滴和请人协助是远比导盲犬更经济可行的解决方案。哪怕专门雇人带路,也不比使用导盲犬更昂贵。国家要把对最广大盲人的关爱落到实处,着力点不应该放在为导盲犬提供便利,而应该重视助盲设施建设和盲人救助机制的建设,而不是去推广华而不实的导盲犬。

总之一句话:导盲犬乘坐公共汽车问题和公共利益无涉。这个话题,说不客气一点,是极少数经济条件优越根本不需要乘坐公共汽车的盲人,在争取自己根本不需要的权利。

有人可能会问:无论是多是少,无论需不需要,既然导盲犬没有啥危险,那直接允许导盲犬乘坐公交工具也没什么坏处啊。

问题是:我们如何甄别要进入公共汽车的,是真导盲犬还是假导盲犬?真导盲犬不会伤人,但是假的导盲犬呢?那些大型的犬只如果冒充导盲犬进入公共交通工具,会造成什么样的安全隐患?

其实,在文章开始提到的那个新闻中,女警假扮盲人带导盲犬本身,就说明了全面开放导盲犬一事的不可行。

你能假扮盲人,别人不也能?人能扮盲人,普通犬不一样能扮导盲犬?

这个社会上想带自己的狗乘公交车的爱狗人士,我想肯定不止一两个。养有并非导盲犬的大中型犬只的盲人,我想肯定也为数不少。

女警成功的装扮盲人却未被识破,恰恰说明了开放导盲犬乘车的最大困难:我们没有建立甄别机制,目前为止我们社会没有办法有效的甄别盲人和导盲犬,也没有针对冒充盲人和导盲犬的处罚机制。

我知道,有人会振振有词的说:盲人和导盲犬可以出示证件啊。

这没有错,但问题是,这些证件如何鉴别真伪?

事实上,我们目前连一个统一的官方导盲犬认证机构都没有。目前的导盲犬证,有的事地方残联发放,有的事导盲犬培养基地自行签发。

我们说过了,中国现有的导盲犬数量,仅有100只左右,而且是部分上流社会盲人的奢侈品。这个数量决定了,中国绝大部分公共交通领域的工作人员,都没有见过导盲犬证,更不可能有识别和鉴定导盲犬证真伪的能力。

为了保护一百个左右养得起价值十几万的导盲犬完全能负担的起打车费用的盲人的权益,让全国数以百万计的公共交通员工去接受全面的技能培训,或者为全国无数的公共交通工具安装识别设备,在我看来,这太荒唐了。

这意味着,我们要花费大量的公共资金,去满足极个别上层盲人的诉求,而这个诉求对他们而言除了精神满足外并没有其他现实意义。

从社会管理成本的角度,这样的要求至少目前条件下,不应该考虑。我宁愿国家把这些行政资源和资金用在完善公共场所助盲设施和建设社会助盲机制上。

当然,如果将来科技进步了,我们能不花费什么社会成本,就以极其便利可靠的方式轻松识别导盲犬的真伪,那我支持导盲犬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但现在,我建议这些拥有导盲犬这种奢侈工具的盲人朋友,暂时还是选择打车。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8939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