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中国小心!这里有几只老想啄人的鹰!

作者: 肖岩​

本文转载自:环球网(ID:huanqiu-com)

编者的话:由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不力,美国人民正遭遇一场空前的公共卫生、经济和社会危机。但有一群美国青壮派政客,不把精力放在帮助政府应对疫情、恢复经济上,而是挖空心思,变换角度“甩锅”甚至追责中国。

翻开马可·卢比奥、约什·霍利、汤姆·科顿等政客的履历,有的是美国“最年轻”或“最危险”的参议员,有的是特朗普总统的“铁杆盟友”或“白宫红人”。这些新生代保守派频频借疫情发表出格言论,递交不负责任的议案,借机挑动美国民粹情绪,谋求个人政治利益。他们被美国舆论视为对华鹰派,或插手香港事务,或打压中国高科技企业。

这批相互勾结、连出损招的美国青壮派反华急先锋,应引起中方的足够警惕。

约什·霍利:叫嚣让美国离开世贸组织

“美国对华鹰派波廷杰或将出任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美国《华尔街日报》去年9月曾这样刊文说。这位“70后”美国官员近日因用中文发表演讲妄谈“五四精神”而遭到中方的驳斥。美国年轻对华鹰派中,有的早为中国读者熟悉,有的还相对陌生。熟悉的如1971年出生的卢比奥,是“逢中必反”的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还有 “70后”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他近日表示,将提议案阻止美国国防部与任何“配合中国审查的”好莱坞制片商进行合作或提供帮助。长期对华持敌视态度的克鲁兹还要求“制裁隐瞒疫情、打压公众的中国官员”。

很多人对2016年美国大选中,布什家族成员杰布·布什遭到党内新生代卢比奥、克鲁兹围攻而黯然退选的一幕还记忆犹新。仅过了4年,共和党内又出现不少鹰派新面孔。5月5日,共和党参议员约什·霍利在《纽约时报》上发表文章,声称“现在是美国离开世贸组织的时候了”。霍利声称,美国制造业岗位不断外流,产业链遭到威胁,而中国则变得越来越强大。霍利将此归咎于世贸规则允许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保留部分贸易壁垒但不允许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这么做。这篇文章不仅引发美国战略界和商界批评,也让共和党这个上百年来支持工商界的老牌政党感到尴尬。

中国小心!这里有几只老想啄人的鹰!

约什·霍利(资料图)

这不是霍利第一次发表耸人听闻的言论。今年4月初,霍利向国会递交议案,要求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设备上使用国际版抖音(Tiktok),理由是后者与中国政府分享数据。几乎与此同时,霍利推出议案,要求特朗普政府对“扭曲新冠疫情信息的外国官员”实施制裁。他近日还在推特上指责CNN“竟然将中国共产党的宣传作为新闻发布”。去年,霍利还专门跑到香港,与“乱港分子”见面,“明火执仗地干预香港事务”。

1979年12月出生的霍利是美国参议院最年轻的议员,也是特朗普总统的“铁杆盟友”之一。美国专门研究国会事务的“538网”监测数据显示,霍利2019年1月进入参议院以来,在所有立法投票中的立场与白宫的一致率达到83.8%,与特朗普的主张高度吻合。在美国“政治”网站近日列举的可能参选2024年大选的名单中就有霍利和汤姆·科顿、卢比奥等新生代保守派。

霍利曾就读于斯坦福大学等名校,毕业后先后担任联邦法官助理和律师,并于2016年赢得密苏里州总检察长选举。值得注意的是,今年4月21日,霍利的后任、密苏里州总检察长施密特向联邦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以“中国疫情响应使该州蒙受经济损失”为名,要求现金赔偿,成为美国第一个以疫情为由起诉中国的州。美媒认为,霍利正是施密特此举的支持者。密苏里州媒体报道称,该州审计显示,霍利在担任州检察长时存在多宗涉嫌违规事件,包括雇佣外州选举顾问公司运行检察长办公室,以及通过私人电子邮件处理公务等。

汤姆·科顿:“美国最危险的参议员”

共和党鹰派联邦参议员汤姆·科顿虽然仅比霍利大两岁,但已是国会山的“老人”。2013年,年仅35岁的科顿成为联邦众议员,2015年1月更晋身参议院,成为当时最年轻的参议员。科顿成为共和党人的新生代,与其特殊的履历有关。2002年,科顿毕业于哈佛大学法学院,获得法学博士学位。雄心勃勃的科顿没有做能拿高薪的律师,而是选择2005年从军。此后,科顿作为美军101空降师的排长,被先后派往伊拉克和阿富汗参战,获得铜星勋章和伊拉克参战奖章。2006年6月,尚在军中的科顿致信《纽约时报》,批评后者发表的揭露美国政府监控恐怖分子金融秘密计划的文章违反“情报法律”,并主张应把这篇报道的作者投入监狱。

中国小心!这里有几只老想啄人的鹰!

汤姆·科顿(资料图)

2017年1月特朗普入主白宫之后,科顿的政治立场更为保守,他在国会所有法案投票中与特朗普的契合率高达87.6%,几乎是“国会版的特朗普”,同时也是共和党内极右翼“茶党”的红人。

与资历较浅的霍利相比,科顿更是“全盘反华”。科顿是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提案人,还参与提案《2019年西藏政策与支持法案》。科顿在反华问题上不仅立场强硬,而且观点耸人听闻,甚至发展到制造和传播阴谋论。

今年2月16日,科顿声称新冠病毒可能来自中国武汉病毒实验室,“因为实验室离武汉海鲜市场仅几公里”。在遭到舆论强烈质疑之后,科顿还继续狡辩。4月下旬,科顿接受福克斯记者采访时称,美国应限制中国留学生来美学习高科技和技术专业,“我们可以让他们来美国学习莎士比亚和《联邦党人文集》,而不需要在美国学习量子计算和人工智能”。《华盛顿观察家报》称,自疫情暴发以来,其民粹主义立场“甚至压倒了总统特朗普”。

除反华外,科顿还是美国最好战的议员之一。在委内瑞拉、伊朗等问题上,科顿都明确支持全面封锁甚至发动战争。《华盛顿邮报》等美国媒体多次发表评论,称科顿为“美国最危险的参议员”。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教授汤姆·尼科尔斯表示,科顿的言论“像极了冷战时期的说法”。很多美国网民还在《国会山》新闻网站留言,不相信科顿这样受过高等教育的美国联邦议员会经常发表“愚蠢言论”。虽然不断引发争议,但科顿现在仍是“白宫红人”。据美国媒体报道,科顿过去两年来多次被特朗普考虑出任中情局局长、国防部长等关键职务。

奥布莱恩:溜须拍马加上“肯听话”

如果说这些美国年轻议员为夺人眼球,进而实现政治野心而渲染“中国威胁论”的话,那么去年9月刚就职的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奥布莱恩近几个月来对华态度的剧变则让人大跌眼镜。

中国小心!这里有几只老想啄人的鹰!

奥布莱恩(资料图)

去年11月,律师出身的奥布莱恩还像个政治家,发表过“美中关系对两国及世界而言都是一组十分重要的双边关系,两国虽存在分歧,但双方应以建设性的方式妥善处理”的言论。但从今年3月开始,奥布莱恩的言行就越来越荒腔走板,无端攻击中国“隐瞒疫情”。5月12日,奥布莱恩称,在过去20年里,中国对外传播了5次瘟疫,包括非典、禽流感、猪流感和新冠肺炎,“我们不能再允许中国散播病毒和瘟疫”。这样的言论随即被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批为胡言乱语,提醒他忘了“2009年猪流感公认始于美国,艾滋病也最先在美国暴发”。

除了满嘴胡言外,奥布莱恩还出了很多围堵中国的损招。

在去年11月东盟峰会期间,美日澳三国共同宣布“蓝点网络”,声称要建立“全球基础设施发展高品质、值得依赖的标准”,暗中将目标指向中国的“一带一路”。奥布莱恩将“蓝点网络”计划称为“米其林指南”。去年12月,奥布莱恩亲自出面,游说英国和欧盟其他国家勿邀请华为公司参加5G网络建设。

出生于1966年的奥布莱恩也是华盛顿的青壮派。

2011年,奥布莱恩被任命为时任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顾问团队的国际组织工作组联席主席,而罗姆尼跟特朗普近年来一直是死对头。特朗普上台后,奥布莱恩立即向白宫示好,说过“与总统一起工作是一种荣幸”“在特朗普领导下,我们的外交政策取得巨大成功”等溜须拍马的话。他一度被传将被任命为海军部长,2018年还担任过人质事务总统特使。奥布莱恩是特朗普任内的第四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美国媒体认为,与“前辈”相比,奥布莱恩无论是政坛资历还是对国际关系事务的了解都显得更弱。但在其前任、鹰派人物博尔顿下台后,特朗普希望找一位资历浅、肯听话的人,替他执行而非制定国家安全政策,而奥布莱恩正好符合要求。

克伦肖:与卢比奥等沆瀣一气

今年36岁的丹尼尔·克伦肖是得克萨斯州联邦众议员。今年4月,克伦肖和鹰派参议员汤姆·科顿同时推出法案,声称中国应为美国疫情负责,允许美国人向美国联邦法院起诉中国政府,向中国索赔。克伦肖的提案要求在美国《外国主权豁免法》中新增新冠疫情的例外条款。克伦肖还把美国疾控中心迟迟未能推出合格新冠试剂的责任归咎于中国没有提供病毒样本,以及奥巴马政府的不合理政策。翻阅克伦肖的履历可以看到,这位“80后”美国政客没有任何与中国相关的经历。作为海军海豹突击队队员,他接受过5次海外任务。2012年,克伦肖的小组在阿富汗战场上遭遇土制地雷,导致他失去右眼。受伤之后,他继续前往巴林和韩国,获得两枚勋章,并于2016年退役。此后,克伦肖还获得哈佛大学硕士学位。

中国小心!这里有几只老想啄人的鹰!

克伦肖(资料图)

2018年,凭“战斗英雄”的光环和边境及移民问题的保守主张,克伦肖在得克萨斯州国会选举中击败民主党对手,当选联邦众议员。克伦肖以其民粹立场和犀利的辩论能力在美国政坛迅速走红,与民主党新一代众议员科尔特斯一起被称为国会山“双子星”。美国媒体不断有人称其为“2024年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还有人设想克伦肖和科尔特斯将会出现在2028年总统选举的对决中。

克伦肖早年曾被竞争对手贴上过“反特朗普人士”的标签,如批评过特朗普反穆斯林的论调。但克伦肖2019年1月进入国会山后,在政治上迅速向特朗普靠拢,屡屡表示支持其政策。今年初,美国在伊拉克暗杀伊朗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引发美国舆论和民主党人的强烈批评,但克伦肖立即发推支持美方的行动。因为帮助自己怼民主党人,特朗普经常转发克伦肖发的推文或录制的短视频,并评论称:“精彩,必看!”

翻开美国国会的提案记录,不难发现,上述政客与同为共和党鹰派的青壮年政客卢比奥、克鲁兹等在中国问题上沆瀣一气,相互配合。比如科顿与克伦肖今年4月在国会参、众两院同时发起允许美国公民就新冠疫情起诉中国政府的法案。为阻挠英国允许华为参与5G建设,卢比奥、克鲁兹和霍利今年3月共同提案,要求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审查英国在美投资“白名单”的资格。在打击国际版抖音问题上,科顿早在去年10月就要求美国情报部门调查后者是否构成“国家安全风险”。

分析这些在疫情期间大出风头的美国青壮年政客,不难发现他们的共同点:一是几乎没有处理对外关系尤其是对华关系的经验,政策主张完全从选举利益出发,迎合美国国内的民粹情绪;二是大多有从军经历,常以零和思维看待中美关系,鹰派色彩十足;三是在美国政治光谱中属极右翼,政策主张非常保守,即便在共和党内也属于少数派;四是主动向特朗普靠拢,为获得白宫青睐而投其所好。对中方来说,势必要做好与这些鹰派长期打交道的准备。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网/肖岩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9028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