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劳动之歌

涉案10亿!洗钱、诈骗、赌博新渠道,网警打掉的17个第四方支付平台,究竟是什么?

作者:银行财眼

本文转载自:凤凰财知道(ID:icaizhidao)

涉案10亿!洗钱、诈骗、赌博新渠道,网警打掉的17个第四方支付平台,究竟是什么?
来源|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
作者|黄雨寒,编辑 | 龚奕洁
福建省泉州市公安局日前公布了一起案件破获经历,成功打掉17个第四方支付平台,涉案资金流水达十亿余元。该局网安支队于5月11日在泉州、漳州等地同步开展收网行动,捣毁13个犯罪窝点,共抓获犯罪嫌疑人56名,现场扣押电脑设备50台、手机160余部、银行卡百余张,冻结银行卡1800余张。
这并非是新例,根据此前多地警方公布了“净网”行动的一些进展,“第四方支付平台”成为信息泄露、以及洗钱、诈骗、盗窃、赌博等的重要流通渠道。介于第三方支付和商户之间的第四方支付平台本是为了人们支付方便、高效而产生,但在“净网2020”专项行动中却成为网络犯罪的重点打击对象。
回顾警方所打击的涉嫌违法利用第四方支付平台谋利的案件,所涉金额过亿的案例屡见不鲜。究竟是怎样的魔力使得第四方支付投入成本极低,却能在短时间内聚拢大量财富?究其背后,是一条在灰色地带的完整而又隐蔽的产业链。

涉案10亿!洗钱、诈骗、赌博新渠道,网警打掉的17个第四方支付平台,究竟是什么?

涉案10亿!洗钱、诈骗、赌博新渠道,网警打掉的17个第四方支付平台,究竟是什么?图片来源:公安部网安局

01
“第四方支付”成洗钱绿色通道
“净网行动”严打
我们将微信支付(财付通)、支付宝、云闪付等叫做第三方支付,但很长一段时间,这些第三方支付并没有实现互通,给一些商户带来了一些麻烦,于是,“第四方支付”开始崛起。
第四方支付又被称为“聚合支付”,是指在没有支付许可牌照的情况下,通过聚合各种第三方支付平台、合作银行、合作电信运营商及其他服务商接口等多种支付工具的综合支付服务。它介于第三方支付和商户之间,不进行资金清算,但能够根据商户的需求进行个性化定制,形成支付通道资源优势互补。
仅就第四方支付原本的开发理念来说,能够为商家和消费者带来许多便利,平台运营者也能通过所产生的手续费赚取一定利润,对于商家来说,聚合支付可以大幅提高收银效率。第四方支付曾经也被认为是新的风口。但很快,风口没有做起,却成为目前电信诈骗、网络赌博等犯罪团伙套取、漂白非法资金的所谓“绿色通道”。在近两年警方的“净网行动”中不断见到相关案例通报。
从警方通报的案件中可以看到,不法分子通过开发、架设、运维多个非法第四方支付平台,大量收购银行账户和第三方支付账号,层层转接支付通道和资金链路,为境外网络赌博、地下钱庄等提供非法资金结算业务。
第四方支付平台的操作较为简易。在搭建后,通过租借或购买公民个人信息,注册第三方支付平台账户,再通过这些账户进行资金流转,从而帮助境内外的网络赌博、色情、诈骗等团伙进行资金结算。这些支付平台往往通过群聊、网页进行宣传,再去联系需要洗钱的上家和寻找加入他们的代理,从而不断发展业务。
浙江丽水市庆元县一名濒临破产的房地产销售人员刘某,就是在网上找到一个名叫“Q”的支付平台,得到平台源代码后进行修改搭建,一个名叫“DD支付”的第四方平台全新上线。
在前期准备完成之后,“DD支付”开始在各类QQ群、微信群、赌博网站、直播平台等发布支付平台广告招揽客户(金主),很快便拥有了大量的用户。同时他们也大量寻找发展下线代理,这些代理手头掌握注册的商铺账户以及个人银行卡账户多达一千多个。
各类平台的用户通过各种途径源源不断地充值、提现、洗钱,大量资金支付信息流通过“DD支付”、码商代理、码商等层层转手,最后通过私人账号将资金回流转给地下钱庄、赌博平台、诈骗组织,这些资金经过层层流转聚拢被“洗白”。
据庆元县公安局网警大队民警所说:“一旦上游金主通过‘DD支付平台’发出支付需求,平台操作员会将下游的码商的收款二维码与支付信息进行自动匹配,资金进入流转程序后平台、码商代理等进行佣金抽头。刘某等人就是利用第四方支付监管的漏洞,利用数量众多的第三方支付平台账号进行收款、转账,逐级收取利益。”
这类犯罪活动通常有组织性,隐蔽性。类似操作还发生在福建省泉州南安市。根据当地公安局通报的一起以非法“第四方支付平台”为赌博等犯罪提供违法支付结算服务的案件,犯罪活动分“三级”进行。
第一级是第四方平台“XX科技”网站客服经理及技术骨干,负责网站财务管理及网站技术服务;第二级则是单独成立的“金某盛”团队,该团队不仅利用第一级平台为违法犯罪提供资金结算渠道,同时雇佣其他人负责“黑灰产”的工商注册、电商平台商店注册以及联系下级码商提供二维码服务;第三级则为南安、石狮等地在某电商平台开设网店的二维码供应“码商”,进行刷单虚假交易。不到一年的时间,该犯罪团伙涉案金额达2亿余元。
02
与数据灰产合作
违规成本低、监管难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记者在咨询提供第四方支付平台搭建服务的网络公司处得知,如果会基本的JAVA、C++电脑编程可以考虑从他们这里购买源代码,通过他们的简易教学即可进行操作;从试用版到定制版,年费为0-10万。如果由他们负责整套系统和平台的搭建与维护,价格则在6-20万元不等。
与具有严格监管规则的支付相比,第四方支付平台则由个人搭建,不受银行等相关监管,购买空壳公司、大量注册商户或个人账户,即可非法搭建支付通道,其中的漏洞为赌博、私彩等非法经营者提供资金支付结算通道,成为投机者的“金融结算中心”。
第四方支付往往与数据灰产合作,购买大量个人信息,包含银行卡账号、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等。他们依托空壳公司申请一些第三方支付平台通道,用几万元购买第四方支付软件的源代码、一些空壳公司、身份信息、金融账户可以收取资金。随后将这部分资金转入“干净”的第三方支付账户,再转入个人银行账户。根据资金规模的不同,所流转的账户数量也不同。
若资金规模大,则需要多个账户加长周转链条。通过层层账户的流转后,资金进入空壳公司,最终流向犯罪分子的指定账户中,整个转移路径较为复杂但却难以溯源,从而降低了监测风险。
“支撑利用第四方支付平台违法谋利的动机是巨大的盈利空间,与相对松散的监管措施。“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告诉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记者。
第三方支付业务受央行监管,需要有央行颁发的第三方支付牌照才能运营。但聚合支付本身不需要牌照,行业门槛很低。平台方最主要的盈利来源为收取交易服务返佣和软件服务系统开发维护服务费,但在大批竞争者涌入之后,各平台企业间爆发了恶性价格战,支付费率被压得很低,甚至一些平台打出了“零费率”的旗号来吸引商家入驻。
在合法运营的情况下,支付行业盈利空间有限,利润呈下行的趋势,违法运用第四方平台所能获利的空间巨大。与此同时,监管政策相对宽松,目前主要采取事后监管的方式,犯罪分子存在一定侥幸心理。于是,部分企业选择铤而走险。
一度作为第四方支付平台代表的深圳爱贝信息技术公司曾是第四方支付平台的代表,曾获得上市公司麦达数字1000万元的战略投资。但2020年1月,爱贝信息因非法结算、即对商家资金进行截流而被查。据《中国经营报》,爱贝信息涉案金额92亿元,覆盖12000家合作者、3.4亿用户。而据了解,爱贝信息的这些商户中,近8成开发运营的是非法棋牌类游戏,这些人的资金“被冻结也不敢报警”。
监管能填补第四方支付的漏洞吗?苏筱芮告诉记者,第四方支付主要是依附于第三方机构而存在,如果也对第四方支付进行发牌管理是不现实的,监管对聚合支付的重点只能在禁止其无资质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即“二清”业务。
03
央行推动条码支付互联互通
聚合支付以后还有风口吗?
“需要说明的是,目前确实有不少非法四方支付平台涉及违法犯罪行为,但是第四方支付平台还是以正规平台为主,从事的也是正常运营活动,但因其准入门槛较低,且运营规范还未健全,才导致部分平台违法运营。”一位支付行业的资深观察人士表示。
第四方支付,也是聚合支付。曾在资本市场备受青睐。在第三方支付的市场份额已经被微信、支付宝等巨头瓜分殆尽的背景下,对商户消费者都有“好处”的聚合支付一经推出,便迅速兴起,一度被视为支付领域的下一个风口,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和商业银行涉足四方支付业务。
据《2019中国聚合支付行业研究报告》显示,聚合支付的发展过程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为2014年至2015年的起步期,支付机构争夺的主战场向线下转移,且产品多样而零散,提供支付方式一体化整合服务、且具备地推优势的聚合支付迎来发展机遇;第二阶段为2016年至2017年,规模爆发加速期,在这一时期,聚合支付产品快速迭新且被大范围推广,收单外包机构和收单机构纷纷入局;第三阶段是2017年下半年至今的合规发展期,2017年中下旬聚合支付监管政策陆续出台,严查“二清”,行业发展走向健康合规的方向。
2018年,聚合支付的市场交易规模为5.5万亿元,占线下扫码支付总规模的25.9%。2019年聚合支付覆盖的商户数量为2307万家,商户渗透率达到46.1%。有一些较大的第四方支付企业也受到资本的青睐。如,2018年,聚合支付平台灿富通所属的盛灿科技获得腾讯定增入股。2019年1月份,阿里巴巴通过旗下恒生电子完成对“收钱吧”的C轮投资,投后估值 约20亿人民币;2019年6月、10月,京东数科分别全资收购哆啦宝、乐惠。

涉案10亿!洗钱、诈骗、赌博新渠道,网警打掉的17个第四方支付平台,究竟是什么?

但随着央行推行条码支付互联互通,聚合支付的风口还能吹多久?
在《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中,央行指出:推动条码支付互联互通,研究制定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技术标准,统一条码支付编码规则、构建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技术体系,打通条码支付服务壁垒,实现不同App和商户条码标识互认互扫。日前,工行、建行、招行、银联与支付宝,中行、交行、银联与财付通,分别实现扫码互通。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晓芮告诉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记者:“一码通用的概念是理念更新与技术迭代升级的结果。第四方支付推出时,技术还不够完善,但是现在技术水平达到一定程度,第四方支付确实面临被淘汰的风险。”
提到“一码互通”对于支付市场的影响时,她则认为“一码互通”可以刺激支付市场的竞争,对于中小型支付机构来说应当把握住这样的机会,但最终支付市场是百花齐放还是“双寡头”难以预测,这与支付政策、用户习惯等都紧密相关。
对于条码互通对于支付市场的影响,相关从业人士周洪(化名)则认为,条码支付互联互通对C端市场影响不大,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双寡头格局已形成,连续数年占据超过90%的市场份额。在用户习惯已经形成的情况下,要从支付宝、微信支付手中分食C端市场的份额并不容易。
对于中小支付机构来说,更多机会可能来自B端。线下场景的拓展尤其是商户口碑的积累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机构可以借着政策的东风,继续下沉场景,提供精细化服务,集中优势着力发展B端商户。
谈及支付市场的下一个风口时,他则认为数字化服务是必然趋势,支付又是数字经济的重要入口,支付服务商将慢慢变成数字化服务商。服务商的核心收入将不再仅仅来自于收单服务,更多的会在商家的金融需求、会员、营销、点餐以及其他服务场景产生。
涵盖聚合支付功能,却更有安全保障的标准二维码是否会彻底取代聚合支付还是未知,但显然,整顿支付平台,出台相关政策已成为国内收付市场必然要走的道路。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9052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