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劳动之歌

美国在磨刀霍霍,我们却在自废武功!

作者:烧伤超人阿宝

本文转载自:烧伤超人阿宝(ID:shaoshangchaoren)

最近几天,中国遭遇了两个禁止令。

一个禁止令是美国绞杀华为的,美国禁止使用美国软件和技术的外国半导体制造商,在没有获得美国官员许可的情况下向华为提供产品。此举狠辣异常,必欲置中国最顶级的高科技领军企业于死地。

而另一个禁止令,则是咱们教育主管部门针对中国孩子和中国培训机构的。

日前,教育部办公厅印发义务教育六科超标超前培训负面清单(试行),为各地查处培训机构超标超前培训行为提供了具体依据。

负面清单共涉及义务教育阶段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生物学等六门学科,每门学科的负面清单包括“原则要求”和“典型问题”两部分。

我看了一下这个“负面清单”,基本上就这么几点:禁止培训机构给孩子教授义务教育教科书之外的内容;禁止培训机构给孩子提前教授教科书上的内容;禁止培训机构给孩子教授数理化时使用“繁难偏怪”的题目。

美国在磨刀霍霍,我们却在自废武功!

同时看到两个禁止令,我真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一面是华为率领中国的数理化精英在和美国这样的老牌高科技强国进行惨烈搏杀,艰难的求生存求发展。

一面是我们拼命给自己的孩子“减负”,拼命阻止自己的孩子刻苦用功。不让孩子更早的学习,不让孩子更快的学习,不让孩子更多的学习,不让孩子学习更复杂更高深的东西,恨不得让中国孩子天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

注意:这个禁令是针对的校外培训机构。也就是说:哪怕中国家长愿意勒紧裤腰带自己掏钱让孩子多学习些知识都不行。

我真的不能理解,全世界的教育部门都是想方设法绞尽脑汁的让自己国家孩子学习更多的知识,为什么唯独我们国家的教育部门,却和学习有仇似的,想方设法绞尽脑汁的阻止中国孩子刻苦学习?

这些年,很多人拼命抨击“应试教育”,拼命鼓吹“减负教育”和“快乐教育”。其中常用的一个理由是:应试教育扼杀了孩子的创造力,中国长期与诺贝尔奖无缘,都是被应试教育害的。应该让中国孩子快乐的玩,只有快乐的玩,才能玩出创造力和想象力。

这种扯淡的逻辑,蒙蔽了很多人,然而,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诺贝尔奖问题,确实是中国人的一块心病。虽然莫言和屠呦呦先后实现了突破,但这个心结远未了结。毕竟,无论是莫言斩获文学奖,还是屠呦呦从植物中发现青蒿素,都不能证明中国在自然科学领域已经实现了赶超和领先。

很多人说中国长期与诺贝尔奖无缘是因为中国教育出了问题,这种逻辑令人啼笑皆非。

中国得不了诺贝尔奖,能怪中国学校里的中小学生吗?

诺贝尔奖的平均获奖年龄,是60岁左右。

这不难理解,无论诺奖得主是什么样的天才,他都要先接受全面的基础教育,再经过本专业领域数十年的积累,才能创造出世界顶级的研究成果。然后,他还要等自己的成果被全世界承认和接受,才有可能获得诺贝尔奖。

也就是说,中国长期获不了诺贝尔奖,是现在60岁左右的这代人的遗憾,绝不是现在还在读书的几岁十几岁中小学学生的问题。

中国60岁左右的这代人,在应该读小学和中学的时候,恰恰赶上了十年浩劫,他们恰恰是没有接受被无数教育专家口诛笔伐的“应试教育”的一代人。

他们这代人接受的是妥妥的“减负教育”(停课停学)、“快乐教育”(白卷英雄)和“素质教育”(学工学农)。

中国真正有机会开始完整全面接受规范基础教育的人,是70后和80后,他们现在的年龄分别不到50岁和不到40岁,而真正有机会自幼接受高水平基础教育的人,则是90后,他们现在只有30岁不到。

现在,他们这几代人已经逐渐成为我国科技战线的主力军,各种先进的科研成果层出不穷,已经一步步逼近甚至达到世界最顶级水平。

华为叫板美国的底气,就是数万名中青年顶级工程师。事实证明:“应试教育”并没有剥夺他们的创造力。

可以预期,中国真正开始诺贝尔奖的冲刺,还需要10年左右。而中国要想大规模摘取诺贝尔奖,还需要20到30年。

把没有接受过正规的中小学和大学教育的这代人的遗憾,作为尚在学校读书的孩子的“没有创造力”的证据,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创造力源于什么?源于玩?扯淡!

没有一个接受过正规教育智力正常的人,会相信所谓的创造力是玩出来的。

如果创造力是玩出来的,那华为的工程师何必辛辛苦苦没日没夜加班加点?大家放假回家一边嗨皮一边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不就得了?

没有对知识的扎实掌握,没有足够的知识广度和深度,没有对各种必要技能反复的长期的练习,没有长期的持之以恒的艰苦探索和努力,哪来的创造力?

一个读书破万卷笔耕不辍的人,难道会不如一个天天玩的文盲更有文学创造力?

一个在手术台上浸淫几十年的外科专家,难道会不如一个阑尾炎都不会切的生瓜蛋子更有手术创造力?

很多人口口声声国外的孩子天天玩。

确实,美国的很多公立学校孩子天天玩。美国中小学的教育经费很大一部分直接来自社区的房产税,所以美国高档社区学校的条件和贫困社区天差地别。很多贫困社区的学校软硬件都差的一塌糊涂,根本没有能力给孩子提供良好的教育。老师根本不管你学习,只要你在校期间不杀人放火,老师根本不管你。很多孩子去上课,单纯就为了一顿免费的午餐。

让孩子天天玩的,就是这种穷人孩子上的公立学校。穷人孩子在学校天天玩的结果,就是社会阶层的高度固化。

美国有钱人孩子读的优质学校,尤其是私立学校,则是典型的精英式教育。这里有高水平负责任的老师和豪华的硬件设备,学生课业负担极其繁重。孩子不仅在学校要上课,课后还要完成大量作业,接受家长安排的各种补习和参加各种兴趣班,并参加各种竞赛。

前些年中国一些学校因为把孩子分成快慢班而备受诟病。但其实美国的优质学校也是根据孩子水平分班因材施教的。学校既有针对差生的特殊班,也有针对普通孩子的普通班和针对优等生的天才班。

天才班的孩子,学校尽力给他们提供各种学习资源和学习条件,帮助他们最大限度的学习掌握各种课内外知识。孩子们不仅可以提前学习和超纲学习,一些有能力的孩子还可以在高中阶段直接选修大学课程。

这张照片,是2016年我在美国访问的时候见到的某高中天才班的孩子在自习的场景,里面的眼镜男眼镜女相当不少。

美国在磨刀霍霍,我们却在自废武功!

《少年谢尔顿》里的小希尔顿,如果生在中国,大概会成为教育部门严厉打击的对象。他十岁就上高中,犯了提前学习知识的禁令。高中就学习大学知识,犯了学习义务教育内容之外知识的禁令。整天琢磨量子力学,犯了做“繁难偏怪”题目的禁令。

我们应该明白一件事:义务教育内容的设置,是以中下水平的孩子接受能力为基准的。就这些教学内容而言,绝大部分孩子想达到及格水平并无太大难度,每个班里功课不及格的孩子,都只是极个别。

换句话说,很多孩子,尤其是其中特别聪明勤奋的一部分孩子,义务教育的内容是满足不了他们的,学校的教学进度是满足不了他们的。这部分孩子完全有能力提前学习后面的知识,完全有能力在义务教育内容外扩展自己知识领域,完全有能力去挑战更高难度的题目。

为什么我们非要强行按住这些聪明勤奋的孩子不让他们快速成长进步,非要让高水平的孩子和中下水平的那部分孩子以同样的进度学习同样的内容呢?

几千年前孔夫子就知道“因材施教”了好吗?

还有所谓的“繁难偏怪”题目。

孩子学习和掌握“繁难偏怪”题目,有什么不好吗?

繁题,训练孩子的韧性和细致。

偏题,训练孩子知识的广度。

难题,训练孩子知识的深度和思维能力。

怪题,训练孩子突破思维定势的能力。

这一切,难道不正是我们在教育中所最需要强调,最需要重视,最需要关注的“素质”吗?这些“繁难偏怪”题目,培养的不恰恰是我们所梦寐以求的“创造力”吗?

面对美国对华为的绞杀,我们要做高端芯片,要做最先进的光刻机,要在各种被卡脖子的领域实现技术突破和独立自主,这所有的课题,哪个不繁?哪个不难?哪个不偏?哪个不怪?

我们从一个一穷二白的穷国,奋发拼搏,向发达国家目标稳步迈进,实现振兴中华的民族大业,我们在未来的征程中,要面对多少繁题难题偏题怪题?

解不了这些繁题难题偏题怪题,我们就实现不了振兴中华的大业,实现了不了民族复兴的梦想!

美国在磨刀霍霍,我们却在自废武功,何其讽刺,何其悲哀!

恳请中国的教育部门,不要再打着“减负教育”、“快乐教育”的名义,去摧残中国的基础教育了。

宝剑锋自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没有哪个国家的进步,靠的是给孩子“减负”,没有哪个国家的崛起,靠的是阻止孩子刻苦用功。

事实恰恰相反!

中国的孩子,需要的不是什么“减负”!

而是: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9054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 翰辰王老师
    翰辰王老师 2020年5月22日 下午3:15

    西式教育,源头应该是欧洲,最早应该是 苏格拉底、柏拉图那个时候,形式跟孔子差不多,属于不愤不启,不悱不发,辩论式的一对一教育;而最早的学堂,是出现德国的普鲁士,培养了一大批中产,也促进了德国的发展;
    欧洲的历史,一直类似于战国般的存在,所以教育中忠君的成分不多;强调辩论、立说,有破有立的成分多一些;

    我们国家的教育,两千来年,都是私塾式的小班教育,只是富人圈子里面的事情;教育理念,到朱熹而集大成,概括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骨子里面就是 有才,忠君,嘲清风尚且陨命,试问谁能先破而后立?
    大概190几年吧,清政府废私塾,立学堂;将几千年的四书五经归为国文一科,本是我们国家教育的一大进步;奈何当时国力衰微,新式教育与百年屈辱同行,民族、文化自信丧失殆尽,连鲁迅、瞿秋白这样的先驱都主张废除汉字;
    建国以后,又是百废待兴,教育除了扫盲,恐怕另一个要务,还是引入西学,苏联的分科,欧美的标准化,等等;呵呵,百年教育,洋字当头。
    但我们建国以后的教育,在2000年前,一直是为国家战略服务的宗旨却是一贯的,前期的扫盲,后期的专业对口,服从分配;

    现在呢,国家强大了,教育却迷失了,连为谁服务都不知道了;教育仿佛成了世外桃源,教育居然要服务于小孩子的天性,要通过快乐去成就大师?晕倒啊。
    美国自二战以后就很快乐,92年以后,就更快乐了,美国教育也是一流中的一流,诺奖更如自家街边的茶馆,哪能看到几张东方的面孔!
    然后呢?蚀骨销魂,连建国同志都在喊要让美利坚再次伟大,幕安会则整了个 西方缺失,原来快乐不与伟大同行,快乐甚至保不了百年的富足,呵呵!

    我们真的要感谢 新冠、感谢建国,如果没有我们的勤奋,没有 70,80 后专业对口,服从分配的应试教育,八国联军就回来了;我们面对的不是再次伟大,而是重回 1900;
    教育从来都是为国家战略服务,教育从来都是国家未来的担当;教育不能被那百分之十的鲜花(诺奖,大师)所迷惑;我们一定要找到主线,那是国之根本来的;

    教育其实是个比较中性的东西,只是由于历史的、经济的原因,让人感觉西方优于东方;
    对于我们而言,西方的一些优点,比如辩论、立说,有破有立,严谨精细的特点自然要学,这符合现今天重回战国的大形式;但同时,也要面向未来,注重创新;

    比如中小学的教学?我们以前学习,更多强调的是自然的,感性的因素,比如兴趣,习惯,解决问题的办法,同样是重复,强调,乃至责备、纪律、题海;
    如果我们把这些因素加以延伸,习惯源于 家庭、环境的影响、熏陶;兴趣源于一些微小、别致的成就感的叠加,题海在于对知识盲点的只能做到感性把握;
    那么什么习惯利于学习,哪些成就感的叠加会强化学习动机,知识盲点能否通过数字化,精准提取;
    中小学学习,其实就两个时间,一个45分钟,一个两个小时,45分钟上课,晚上7点到9点做作业,如果从两岁就开始培养小孩半小时的持续注意力,每晚培养两小时专注玩耍的习惯,小孩子上学一定学霸来的;
    而且学习过程,就三个角色,老师,自己和同学,这个在家里也可以复制的,妈妈是老师,裁判,爸爸是同学,是托;再痛苦的学习,通过爸爸这个托,通过妈妈这个裁判的嘴,都会变得快乐起来;
    至于学习盲点的淬取,相关题的推送,甚至乎学习进步的可视化;这都是数字化的强项;
    中小学教育,怎么就成了一定做减法才算减负?唉,国之大事,家之大事,怎一个减字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