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劳动之歌

乱港分子的穷途末路,中央要动真格了!

作者:蒋校长

本文转载自:蒋校长(ID:jiangxiaozhang666)

“将审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草案)》。”

今天,这一涉港草案7大内容终于定了

总而言之,一句话!

全国人大,将直接就香港的国家安全问题实施立法。

是该让这一切混乱结束的时候了。

乱港分子的穷途末路,中央要动真格了!曱甴之乱,根在“国安法”之缺失

去年6月份开始,香港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街头店铺和地铁站被纵火;

乱港分子的穷途末路,中央要动真格了!

道路被暴徒用砖墙封锁;

乱港分子的穷途末路,中央要动真格了!

无辜的市民被打被烧;

香港的大学连一张平静的课桌都放不下。

乱港分子的穷途末路,中央要动真格了!

经济第一次出现负增长。

在内有“港独”、“黑暴”兴风作浪,

于外还有敌对势力嚣张插手香港事务,

企图将颜色革命的那一套搬到香港。

乱象的直接推手来自于国际反华势力和乱港分子的勾结。

造成这一切的,还有经济问题、教育问题、司法问题、历史遗留问题等很多深层次原因。

也是因为这些复杂问题的存在,导致香港问题盘根错节、无从下手

前两天校长围绕着香港的教育深挖了一番《“没有日本侵华,哪有新中国”?烂到根里的香港教育!》,结果后台众多留言评论都是:

说实话,不想再看到香港这一切了,闹心

乱港分子的穷途末路,中央要动真格了!

为什么闹心,因为香港没救了。

为什么没救了,因为香港彻底烂掉了。

造成今天这一切的根本原因就在于,

香港没有自己的免疫系统,

没有一个自行清除恶毒增殖的自我保护机制。

这套免疫系统,就是安全法。

正是因为《基本法》“23条”的迟迟未能落地,导致了香港司法与制度上的漏洞频出与软弱无能

“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即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

“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港进行政治活动”;

“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

“23条”所涉及的禁止内容,全都是乱港分子们最猖狂而嚣张的行为!

正是因为缺乏国家安全法的保障,在司法和执法上也就缺乏强有力的依据和威慑力,整个社会也就被乱港势力渗透的千疮百孔、乌烟瘴气。

一言以概之,国安法的缺失,就是香港今日之乱的根子。

23年过去了,23条还悬而未决。

因为香港政府根本就不具备自行立法通过的能力。

乱港分子的穷途末路,中央要动真格了!

1990年第七届人大出台《香港基本法》,97年香港回归后正式施行。

《基本法》里的表述是“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

为什么当年《香港基本法》不直接对香港维护国家安全作出明确规定,而是留下这样的尾巴,要求特区政府自行立法?

这是因为当时起草基本法的人来自香港社会各界,其中也有代表港英政府和反对派利益的人。

他们对内地始终怀有很大的抵触和防范情绪,认为直接进行国家安全立法会吓跑国际投资者,不利于维持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等地位。

中央本着一国两制的原则,相信特区政府,相信香港人,尊重香港人的意见,因此留了充足的时间,让香港自行推动立法。

可万万没想到,一拖就拖出事儿了。

中央对香港的信任被反对派和乱港分子加以利用,他们在立法进程的窗口期内趁虚而入。

大肆造谣污蔑“23条立法”为“恶法”,通过后“香港人的人权和言论、新闻等自由都将受到限制”,甚至渲染“会被遣送到内地受审”……

在反对派的煽动下,激发了民众的恐惧心理。

2003年7月1日,香港就爆发了回归以来,最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活动。

建制派议员田北俊,见风使舵,关键时刻临阵倒戈,宣布辞去行政会议成员,并公开反对立法。

眼看难以拿到足够的支持票,法案注定无法在立法会通过,时任特首董建华被迫宣布撤回“23条立法”。

这一拖,就是23年。

而这23年,正是这一代废青的成长时间。

乱港分子的穷途末路,中央要动真格了!香港已无能力进行自主立法

现在已经明确的是:香港现阶段已经没有能力完成自主立法。

是的,没有任何机会。

一是建制派席位不足。

去年的11月24日的区议会选举的结果就是一个风向标。

泛民派取得388席位,比以往增加263个,建制派只有59席,较上届锐减240个。只占15%的席位。区议会选举的大败意味着建制派在香港已经失去了主动权。

从目前的情况看,在今年的立法会选举上,预计建制派的席位还将进一步下滑。也就更加不具备三分之二以上票数通过“23条”立法的可能。

二是反对派的猖獗。

去年6月,港府的修订逃犯条例只是与内陆进行司法协助,简单的堵塞法律漏洞,就在反对派的煽动之下掀起了轩然大波,最终形成一轮又一轮的恶意暴恐行动,让香港社会受到巨大的伤害。

一个反修例尚且如此,何况是“23条立法”,乱港分子的势力已经在多年的姑息与纵容之下彻底做大,一旦因为特区政府重启“23条立法”,将爆发更加恶劣而旷日持久的暴力行动。

在他们的强势阻击和裹挟民意之下,立法会审议法案通过的希望也就更加渺茫。

更重要的是在建制派内部,一股消极的畏难情绪已经开始弥漫。

立法会政制事务委员会主席谭耀宗在接受采访时的说辞都是:

“推动立法没有时间表”;

“有些东西需要时间来弄清楚,急不得”;

“相信今年难以完成,只能寄希望于明年”;

……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难道要在无尽的等待与观望中,让美丽的维多利亚明珠毁在暴徒手中吗?

综上来看,香港现在的情况,几乎不可能自己完成23条立法。

在这件事情上,澳门是香港的一面镜子。

澳门1999年回归,中央同样给了澳门充裕的时间推进。

2008年澳门提出23条立法草案,2009年就以高票非常顺畅的通过了。

回归前夕,澳葡当局疯狂敛财,澳督府挂的一百多幅名画被调换成赝品。

回归前一天,这个澳督还不忘从库房偷拿走5千万。

导致中央接手时,才仅有可怜的24.5亿财政储备。

那一年,1999年,也是亚洲金融风暴最猛烈的时候。

这样一个千疮百孔的澳门,却在祖国的庇护下,在一国两制愿景的指引下,重新繁荣起来。

澳门从回归前的连续四年经济负增长,掉头向上,到2018年为止,澳门实现了GDP增长近8倍。

乱港分子的穷途末路,中央要动真格了!

2019年澳门回归20周年,300架无人机共舞祝贺

这才是一国两制这个大蓝图下最好的范本!

纵观全中国,现在就只有香港还没有国家安全法。

一直苦等特区政府“自行立法”,只会让形势更加糟糕,问题愈演愈烈、直至积重难返。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如果建制派自己的能力式微,那么就由北京帮助香港推动立法,这是无奈的选择,也是必然的选择。

更重要的是,这是完全符合基本法内容的。

基本法第18条规定,“凡列于本附件三之法律,由香港特别行政区在当地公布或立法实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可对列于本法附件三的法律作出增减”

简单来说就是,人大可以在必要的时候强制要求香港实施某一法律。

白纸黑字,明文规定,人大可以依法为香港立法!

乱港分子的穷途末路,中央要动真格了!

其实早在去年8月份的时候,何君尧议员就呼吁过,香港已经进入紧急状态,可以启动18条,强制将内地的国家安全法引入香港。

“这没有破坏一国两制,而是令一国两制回到正道。”

之所以没有动用18条,原本是寄希望于香港自己有能力解决问题。

但现在来看,如果给你脸你不兜着,那我就没有必要再给你面子了。

只有打你的脸,才能长记性。

乱港分子的穷途末路,中央要动真格了!

这是香港回归后最艰难的一年

“港版国安法”势在必行,也必然会遇到强劲的阻力。

首先就是要打消港人的疑虑。

香港目前可以分为三类人,爱国港人、中间派、乱港废青

像《我和我的祖国》中任达华、惠英红这一批祖上来自内陆的老港人,经历过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港英政府统治下的苦日子,也有着极强的乡土情节,所以这一批五六十岁的中老年人,对内陆的感情是非常深的,他们是爱国且爱港的。

废青就不用说了,坚定的“逢中必反”,全盘接受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妖魔化、污名化,甘愿甚至乐于沦为境外反华势力的走狗,狂热偏激,无可救药,这是废掉的一群人一代人。

最关键的在于中间派。

他们人数最多,在社会上扮演的角色也最为重要。

这一群人身上有着两面性与矛盾性。

他们爱港,希望香港的明天会更好,但他们又“怕内地”,怕内地的立法和对香港内部事务的干涉会令香港失去其自由的底色。

本质上,这是对一国两制最认同的一群人。

他们认同中国的强大,认同中国可以最大程度的保护香港。他们更坚持两制,坚持香港与内陆井水不犯河水,保香港最大程度的自由。

乱港分子的穷途末路,中央要动真格了!

在过去的一年里,香港笼罩在暴恐威胁之下,用汽油弹放火、用砖头砸死人,破坏港铁铁路,砸烂沿街商铺……

民生凋敝,经济萧条,GDP负增长,外贸量大跌,旅游收入几乎归零。

这是香港回归后最艰难的一年。

港人已经认识到,是废青和境外势力的勾结,在原本自由安宁的香港燃起滚滚狼烟,港人对废青和乱港势力是忌惮且反感的,这就是我们通过国安法的“民意基础”。

要让绝大多数的中生代港人对废青的痛恨,战胜对“内地插手香港事务”的不安与犹豫。

让他们对恢复往日美好生活的向往,战胜对“内地干涉立法”的未知的怀疑。

这是我们需要大力争取的一群人,也是国安法通过后司法执法的民意基础。

用毛主席的话讲:“将敌人搞少少的,将朋友搞的多多的”

打消港人的疑虑,培养国安法在香港的实施基础,这是北京和港府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争取港人信任与支持的过程,其实就是看从立法到执法究竟能完成到什么程度。

这是一个三步走的过程。

首先是走完初始立法流程,这个在两会期间就能完成。

开弓没有回头箭,在立法环节肯定是要火速完成的。

其次,确定执法的机制与流程。执法者是谁?内地还是香港?二者之间该如何协同?违法者的审讯和宣判应该由内地还是香港负责?他们在哪里服刑?他们的上诉和抗辩机制是什么?

这些在细节层面的实施环节需要一段时间来确定。

而只有在这些环节内容确定之后,港人才能对国安法有清晰而紧迫的感知,究竟是赞同还是反对,会不会爆发更加激烈的冲突对抗,这都是我们必须要考虑进去的事情。

最后,是要依据立法内容和确定的流程进行执法了,即我们理解的抓人与宣判,在这一步,因为某个个案的发酵,有可能引发一定的争议和反对,甚至会被境外势力利用,成为煽动废青和抹黑中国的”论据材料“。

整个反中基本盘都会被策动起来,会有更多的乱港分子暴露出来,中央政府也将会面临着以美国为首的更大的国际压力。

人大通过立法,这只是三步走的第一步,剩下的两步依然道阻且长,难度重重。

乱港分子的穷途末路,中央要动真格了!

没有香港问题,只有中美对抗

香港的问题的核心,并不是内地和香港的关系,不是14亿国人与港人,也不是100万亿对2.6万亿。

香港之乱的真相是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中国插入了一颗钉子,香港问题的根源在于中美两国的博弈。

是高层智慧的博弈,是执政能力的竞争,更是魄力与决心的较量。

乱港分子的穷途末路,中央要动真格了!

首先是国家转换思路,授权收权杀伐决断。

以往的思路是,“既然已经授权给香港,那么就只能依托香港自己来完成”,区议会选举争取民意,立法会席位争得多数,逐步推动23条立法……

场场苦战收获寥寥,解决问题遥遥无期。

这一次,直接转换思路,收回授权,直接由全国人大立法。釜底抽薪,抓住问题的源头,有决心,有魄力,杀了乱港分子和境外势力一个措手不及。

他们还在研究街头和议会上的一城一池之得失,我们已经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安全法立法一锤定音了。

乱港分子的穷途末路,中央要动真格了!

这是一个强大的中央应负的责任,一个强力的政府应有的智慧!

其次,梯度解决问题,层层推进,步步为营。

近年来,香港在教育、法律、司法、传媒等领域内都“中毒颇深”,已经到了中央必须出手进行彻底根治的时候了。

通过安全法,是解决香港乱象的抓手,更是为后续更多领域内的“正本清源”提供了案例和参考。

既然在最重要,遗留问题最大的“23条”上中央都能有力解决,那么在教育、传媒、行政领域内的“遗毒”,北京方面将会解决的更加高效也更得心应手。

这一次的立法,对港人特别是前文提到的中间派港人,将是一次巨大的警醒和威慑。

最后,这是对美国的一次亮剑和摊牌。

乱港分子的穷途末路,中央要动真格了!

此前在解决香港问题时,我们或多或少会对美国有一定的忌惮。

因为香港问题幕后最大的黑手就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反华势力。

我们担心美方抓住香港问题大做文章,开展制裁甚至不惜以绞杀香港为代价冲击中国经济。

包括根据《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对香港实施经济制裁、打击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等。

在香港这片土地上的中美博弈,深爱这里的人一定比妄图毁灭这里受伤更深。

但是现在,双方已经彻底撕破脸了。

曾经我们的担忧已经变成了现实,中美之间的关系已经从竞争摩擦升级为更激烈的对抗。

政客甩锅中国、民众仇华排华、全面制裁华为…..

外交部已经彻底撕破脸下场战斗了,我们已经对中美关系放弃幻想了。

当损失已成既定,当中美全面对抗已不可避免,那么我们就没有必要因一时之不舍不忍而陷入香港问题的泥泞当中。

归根到底,香港问题只是中美之间全面斗争的一个小角色而已。

在中国的国力与决心面前,从来就没有“香港问题”,而只有“中美问题”。

在历史的视角下宏大的看待问题,将香港问题置于两个大国对抗的关系中。

华为狙击中国5G技术的崛起,

台湾封锁中国冲出岛链的脚步,

香港掣肘中国的经济和社会稳定,

每一个问题背后,都是美国全面遏制中国崛起的杀招

在历史的视角下宏大的看待香港问题,将香港问题置于两个大国的对抗之下思考她的命运。

只有如此,我们才能清晰而深入的了解香港问题真相,我们才能精准而有力的回击西方反华势力。

我们才能对香港报以最热切的怜惜,成为她最有力的后盾。

守护住美丽的维多利亚明珠,让紫金花继续芬芳而闪耀。

为东方之珠的美丽,也为东方雄鸡的胜利。

国安法立法只是第一枪,这一战我们必胜!

乱港分子的穷途末路,中央要动真格了!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9110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