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劳动之歌

千万不要和人生作弊,生活不会陪你演戏——也谈翼装女孩天门山遇难

作者:烧伤超人阿宝

本文转载自:烧伤超人阿宝(ID:shaoshangchaoren)

前几天,翼装女大学生在天门山遇难的事情,引起了网上的热议。昨天我看到李子旸老师写的一篇评论文章,觉得和我想法差不多,就征得李老师同意后转载了一下。

没想到的是:这篇文章发出后,有很多人留言反对李老师的观点。甚至有人破口大骂说这种文章是吃人血馒头,说冒险精神是人类的财富,说这位女大学生生命虽然短暂但是极其精彩,说我们没有资格评论她的个人选择。

更有甚者要求我此后不要转载李老师的文章,因为他们来我公众号是看阿宝的。

说句实在话,死者为大,对此事我本来不想多说什么。但是,看完这些留言,我真的觉得自己有必要说些什么了。

我是一个有孩子的人,娃儿今天上高中。这位刚不幸遇难的姑娘22岁,比我孩子大不了多少,在我眼里也是一个孩子。

别人家的孩子咋教育,轮不到我这样的外人指指点点。中国自古有为死者讳的传统,别人孩子去世了,再多说一些不好听的话让人家父母伤心,也显得非常不厚道。

但是,在事件已经成为公共事件,且很多年轻人和孩子都对这种行为表示赞扬甚至羡慕的情况下,如果不把一些问题讲清楚,恐怕会有更多的悲剧发生。

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为了不再有更多孩子发生这样的悲剧,为了不再有更多父母承受这样的不幸,我觉得,还是有必要硬着头皮来讲清楚我的态度:

这样的死法,一点不酷,一点不精彩,一点不值得赞扬,一点不值得效仿!

做为一个孩子的父亲,我认为死者的家庭教育存在很大问题。

从媒体报道我们得知,死者刘某,今年22岁,是天津人,在北京读大学,今年大四。

很名明显小刘的家庭条件十分优渥,家里对她在经济上应该也是有求必应。否则她也玩不起翼装飞行这种所谓极限运动。

翼装飞行被称为“勇敢者的游戏”,其实更多的是有钱者的游戏。一套翼装飞行装备一般要50-70万人民币左右,其中顶级装备过百万。训练的费用更是高达约150-180万人民币,这还不算其他杂七杂八的费用。要成为翼装飞行员,至少要几十万美金的投入。

经济优渥的小刘,从上大学起就热衷于各种危险运动,之前有媒体对她做过报道,她的名言是:谁规定人生一定要脚踏实地。

有媒体写道:

安安天生就是一个冒险家,从骨子里“就不安分”,滑雪,帆船,冲浪,潜水,跳伞,最后尝试翼装飞行

“回头看看,忽然发现,自己也算是爬过雪山,蹦跶过跳台的”,“长期生活在海边,冲浪和帆船也没落下”,“像鱼一样潜过深海,也背着气瓶体验过氮醉”,“数百次跳伞经验,然后终于能像鸟儿一样穿上翼装飞翔”,“我的生活应该是星辰大海。”

小刘是一个大学生,大学的课业并不轻松。她参加这些运动,都只能是在自己的课余时间。

换句话说,在这位“冒险家”参与的“滑雪冲浪帆船潜水”等活动中,她完全是业余的。

上述的任何一项运动,如果想达到一定水平,大概都需要几年时间的勤学苦练。她作为一个业余人士,在短短四年内先后尝试了如此众多的冒险运动,其水平可想而知。

在现代的商业社会,虽然不能说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但是很多东西确实是可以花钱买的。

比如攀登珠峰,只要你有钱有时间身体没有大毛病,其实并不难,商业机构会给你提供全套服务,一堆当地导游和助手帮你扛着行李帮你背着氧气,沿着最成熟最安全的路线把你生拖硬拽上去就得了。无论你怎么发自拍怎么炫耀自己的冒险精神,那些导游和助手也只会含笑不语,甚至对你大加赞扬。

在现代商业模式的协助下,只要你有钱,在滑雪冲浪帆船潜水这样的“冒险运动”中玩玩票其实不难。但如果花钱玩几次票就真觉得自己是“冒险家”,那恐怕就贻笑大方了。

小刘这样的大学生,与其说什么“冒险家”,不如说是拿着父母的钱到处花钱追求刺激的打卡网红。

如果仅仅如此,那倒也没什么。

然而,这些运动已经满足不了小刘了。她喜欢上了更刺激的运动:翼装飞行。

作为一个已经落后于时代的中老年人,我尊重这项运动参与者的个人选择,但并不觉得这项运动有什么特殊的社会价值。

有人反复说什么冒险精神,我对此一直不以为然。冒险太容易了,你从二三楼跳下去也很有冒险精神,为什么没人吹捧呢?为什么没人搞个跳楼运动呢?

小刘玩翼装,据报道只是最近一年的事情。

有人说她水平很高,是翼装圈女大神。

我信你个鬼!一个外科医生毕业后进入临床,不经过五六年数千台手术的磨练,连个胃大部切除都不敢让你主刀。翼装这种高难度高风险的运动,一个人一边上大学一边业余玩票一年,能成高手?

你觉得一个业余时间上手术台拉拉钩的医学生,能一年时间练成外科专家吗?

我北大博士毕业,在全国最顶级的科室勤勤恳恳修炼了十几年时间,我都不敢自吹自己是“烧伤大神”。一个大学生业余烧钱玩票一年,就“大神”了?

捧杀捧杀,捧而杀之!

这种运动,没有几年循序渐进的勤学苦练,是不可能真正上道的。然而小刘的证书等级确实不低,达到了C级,有人更声称她的实际能力达到了D级,也就是教练水平。

根据美国的降落伞协会的划分的4个等级,ABCD依次难度增加,A证要求至少有25跳的经历,B证要求至少50跳,C证要求200跳。每一条都要求有认证的跳伞员给你签字才行。

小刘之前,有500多次跳飞记录,其中300次高空跳伞和200多次高空翼装飞行跳伞。

但问题是,小刘这个看起来很骄人的记录,基本都是在迪拜刷出来的。迪拜日常天气非常好,四面是一望无际的大沙漠,有专业的俱乐部管理,有专业的气象监控,初学者还有教练陪同,安全系数极高。

在这样的安全的地方反复跳飞500次刷出来的证书,含金量有多大?自己心里没数吗?

要知道,为她伴飞且安全返回的摄影师,都有2500跳以上的记录。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小刘这种所谓“圈内女大神”完全就是一个连入门都算不上的生手。一个门都没入的业余生手,在没有迪拜那种全套专业服务的情况下,直接去挑战天门山这种地形气象条件都极其复杂的危险地方,和一个刚拿到驾照的人去参加职业车赛没什么区别。

而且,这次商业团队为她选择的是低空山间跳飞,这种飞行尤其危险,乱流气旋多,云雾影响视线,一旦偏离方向撞到任何东西,生还机会都极其渺茫。

更何况,事发时天气状况并不稳定。

悲剧就这么发生了。

发生是正常的,不发生才是侥幸。

在我看来,这场悲剧的发生,运作这次商业飞行的团队,有非常大的责任。

这个团队放着国内有上万次飞行经验且长期在天门山飞行的高手不选,而选择小刘,其实原因不难猜测:年轻,漂亮,女大学生,极限运动,这几个要素都是网上的流量神器。组合起来绝对可以大炒特炒一番。

而小刘之所以接受,一方面是自己对自身水平缺乏正确评价,一方面是被各种吹捧和赞美搞昏了头。

我再说一遍,我尊重每个人的个人选择。别人家的孩子,也用不着我们指手画脚。

但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我不能接受一些媒体和团队对这种事情的美化和吹嘘。因为我要保护自己的孩子,不要被这样的歪风邪气带坏。

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我会教育孩子懂得: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我会坚决反对她为了寻求刺激而轻率的拿自己的生命冒险。即使你真的喜欢并决心从事某种冒险运动,也必须要循序渐进进行长期刻苦的训练,最大限度保证自己的安全。

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我会教育孩子懂得:有钱不等于可以为所欲为。在现代商业社会,金钱可以为你买来各种服务和便利。但金钱无法替代扎扎实实的努力,想在任何领域取得成功,都需要扎扎实实勤勤恳恳的长期努力。

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我会教育孩子懂得:任何时候都要谦虚谨慎,都要多听逆耳忠言。千万不要被别人的吹捧蒙蔽了心智,千万不要因为狂妄自大而肆意妄为。

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我会教育自己的孩子懂得:千万不要和人生作弊,生活不会陪你演戏。

以上,就是我对此事的看法。

我再重复一遍: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我认为这样的死法,一点不酷,一点不精彩,一点不值得赞扬,一点不值得效仿!

这不是冒险,而是作死。这不是生命之花璀璨的绽放,这是所有家长和孩子都应该接受的惨痛教育!

愿生者节哀,愿死者安息。

觉得阿宝对死者不敬吃人血馒头不懂生命意义不懂得冒险精神可贵,想对阿宝取关的,请自便。

别人家的孩子,我们管不着。但我绝不允许社会上那些浮躁荒唐自以为是的东西,教坏了我自己的孩子!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9165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 尹
    2020年5月24日 下午12:17

    说的十分贴切。这件事情的背后推手十分可疑,明明是个教育失败的例子,硬是被说成了活出自我精彩的美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