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星辰大海

中美战略博弈杀回香港战场

作者:施君玉

本文转载自:公评世界

中美战略博弈杀回香港战场
▲美国总统特朗普21日回应记者提问
自全国人大宣布《港区国安法》立法动议以来,美国政府高官、国会议员及学者对中国多有无端指责,对香港问题说三道四,甚至扬言对中国实行系列报复措施。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中国公布该决定草案的当天表示,“情况属实的话,美国将作出强硬回应”。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称,中国就香港国安立法,“敲响了香港的丧钟”。特朗普总统经济顾问哈塞特也表示,北京此举“将引发大量资本出逃的风险,终结香港作为亚洲金融中心的地位”。更离谱的是,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奥布莱恩于5月24号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 ,“北京此举是在全面接管香港,国务卿蓬佩奥很难认证香港仍维持高度自治,会对中国和香港进行制裁”。
在大西洋彼岸,香港末代总督彭定康于5月24日在英国《金融时报》撰文称, “在其他国家埋首抗疫的时候,中国实质性地撕毁中英联合声明”;他促请下月召开的七国首脑会议把香港议题列入议程,呼吁七国采取一致立场,反对中国在香港的做法。由于今年3月美国疫情急剧恶化,特朗普总统宣布取消原定于6月10日在戴维营举行的七国峰会。随着疫情有所缓解,特朗普改变初衷,向七国再发邀请,并获得积极回应。
中美战略博弈杀回香港战场▲香港末代港督彭定康
与此同时,美国CNN和《华盛顿邮报》也就香港问题发表文章称,美国正在拉拢西方盟国与华府站在同一阵线,对北京采取更强硬的态度。在特朗普因抗疫不力、甩锅中国无效的情况下,香港问题是特朗普11月大选对抗中国的好题材,特朗普的竞选团队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据接近内情的外交官员表示,G7会议上一定会讨论具体对华(含香港)制裁措施。但一些专家警告称,香港问题涉及中国的主权等核心利益,美国的运作空间不大, “特朗普绝对不能以贸易谈判的思维来看待,这不是要求多买一点货物那么简单”。
此前,美国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在对华问题也不甘示弱。他于22日接受CNBC采访时也表示,如果中国在香港实行国安法,美国必须领导全球谴责中国。
奥巴马时期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的麦艾文最近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北京制定《港区国安法》的举动将撕下“一国两制”的最后伪装,加剧美中关系的危机;“2020年越来越像1948年美苏围绕柏林爆发的首次冷战危机一样”。在奥巴马执政期间在国安会任职的官员维诺格拉德在接受CNN采访时甚至将香港问题与克里米亚问题相提并论,称特朗普在香港问题上正面临“克里米亚时刻”,必须要向回击普京那样回击中国在香港问题上的做法,让中国付出代价。
奥布莱恩身为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居然说出中国全面接管香港这种话,的确令人匪夷所思。中国接管香港已经23年了,美国高官至今还活在历史之中。至于 “伪装”之说及克里米亚翻版的比喻,都是对香港问题缺乏常识的表现。
从各国实践来看,筑牢国家安全篱笆是国际社会通行的做法,维护国家安全与实行何种政治制度并无直接关联,即使是资本主义国家,为维护国家安全而制定的法律和措施一点也不少于社会主义国家,尤其是美国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的法律和机制更是多如牛毛,远远走在世界的前列,甚至是许多国家效仿的对象。一些反中势力宣扬所谓“香港国安法”是“一国两制”的终结及一国一制的开始,其实质就是通过贩卖恐惧,激起香港市民的恐慌,为香港国安法的落地制造民意障碍。
保持香港资本主义制度不变,不等于香港的国家安全永远不设防,让一切分裂颠覆渗透破坏活动如入无人之境,进而成为中国国家安全的一大短板。正像内地一家主流媒体所言,“谁最看不得别人加装防盗门?肯定是盗贼本尊”。美国在香港有着广泛的利益,包括从事基本法第23条禁止的活动所带来的巨大利益。
中美战略博弈杀回香港战场▲去年香港修例风波,到处可以看到美国的影子
至于麦艾文将柏林与香港进行类比,则犯了一个概念性错误。当年柏林被分割并分属于东德与西德,是二战的产物。东德与西德均为联合国成员国,而香港则完全不同,它是英国侵略的产物。1997年之后香港回归中国的怀抱,成为拥有高度自治权的特别行政区,而不是西方理解的“完全自治区”。西方国家总是拿“自治”说事,有意模糊高度自治与完全自治的界线,对国际社会产生了严重误导。
香港问题本质上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如果说过去美国对华政策更多的是接触加遏制的话,那么当下的美中关系更多表现为竞争与对抗。香港处于中美战略博弈的最前沿,随着美对香港政策定位的重大改变,中美双方在香港的对抗加剧也是必然的逻辑。
美国务院发言人要求中国承诺香港享有高度的自治权,“香港人民享有人权和基本自由,这些是保护香港在国际事务中特殊地位的关键,也符合美国法律及美当前给予香港的待遇”。美国视而不见的是,香港不是自由与人权的问题,而是自由没有了边界,人权得不到基本尊重,对内地的歧视到了肆无忌惮的程度。
一个国家内还存在着国家安全不设防的地区,恐怕在世界上绝无仅有。如果不将这个木桶中的香港短板尽快补上,将会进一步被美国利用来与中国对抗的筹码。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人大启动香港国安法的立法工作,是中美战略意志的新一场较量,“为美国结束干预香港事务敲响了丧钟”。
中美战略博弈杀回香港战场▲24日上午,香港市民签名支持涉港国安立法
《洛杉矶时报》5月21号发表评论文章称,中国在香港问题上向美国发出了不会让步的明确信息,尽管来自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反对声音越来越多,但中国政府不会屈从于国际舆论的压力。一些国际媒体认为,香港国安法的启动予香港分裂主义分子以沉重打击。“在当前中美关系紧张之际,推出香港国安法是向港独分子发出了明确信号,在维护国家安全和核心利益问题上,中国没有任何妥协的空间”。《华盛顿邮报》哀叹,西方国家在香港问题的态度并不一致,美国组建反华统一战线的努力很难实现。
可以预见,在美国的鼓动之下,香港街头最近不可避免会掀起几朵浪花(这个周日,香港街头再次出现了暴力事件,警方果断拘捕了180名违法分子),但从更高更长更远的时空看,这些浪花终将淹没在中华民族的复兴大潮之中。乱港分子只能感叹:无可奈何花落去。正像中美关系不能被少数人绑架一样,香港750万人的前途也不应被少数“揽炒派”所左右。套用英国战时首相丘吉尔的一句名言:“这不是结束,这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但这可能是开始的结束”。香港的“一国两制”不会因国安法而结束,更不可能是“一国两制”结束的开始,但却是“两国两制”图谋开始的结束。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9264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