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3. 透视美帝

美报告罔顾事实 捏造“病毒泄漏说”

作者:参考消息

本文转载自:参考消息(ID:ckxxwx)

美国“野兽日报”网站5月20日发表了题为《五角大楼一承包商有关“武汉实验室”是病毒源头的报告是虚假的》的报道,报道援引了相关人士的调查称,“无论是谁写的这份报告,他显然都不清楚‘公开来源’信息的性质。报告包含的关键信息似乎不仅不是有公开来源的,而且在脸书上简单搜索一下就能推翻这一评估的关键内容。”内容编译如下:

报告漏洞百出

一份令人震惊的报告声称新冠病毒是“从武汉病毒所泄漏出来”的,目前这份报告正在美国军方和情报界以及国会山流传。但该报告有一个重大缺陷:它看似最有说服力的一些证据是虚假的——或者说很可能是虚假的。

多个国会委员会已经获得这份长达30页的报告,并正在对报告进行审核。报告是国防部的一个主要承包商内华达山脉公司下属的“多部门协作组织”(简称MACE)撰写的。该报告声称,根据社交媒体上的帖子、商业卫星图像和手机定位数据得出的结论,2019年10月,武汉病毒所的实验室发生了某种“危险事件”——一次让新冠病毒泄漏的事件。这一理论在美右翼和特朗普政府的上层中越来越流行。

但是,这份报告的说法是主要围绕7部手机的位置数据缺失展开的——在很多情况下,甚至还不到7部。这个样本量太小,无法说明太多内容,尤其是2019年春天这些设备曾出现类似情况。MACE的报告称,2019年11月的一次会议因为某种灾难而被取消。然而事实上,还有人在这次会议上拍过一些自拍照。

此外,对于分析人士认为在所谓的事故发生后,实验室周围出现了“路障”的质疑,马克萨尔科技公司的卫星图片提供给“野兽日报”网站一个更简单且很平常的原因——修路。

马克萨尔公司提供的图像还显示了典型的工作日景象,在所谓的“灾难性事件”发生后,实验室周围的交通状况一切正常。

专家提出质疑

“不扩散核武器研究中心”东亚不扩散项目主任杰弗里·刘易斯为“野兽日报”网站分析了这份报告。他说:“这份报告充满了风马牛不相及的比较和带有动机的臆断,而且完全不考虑正常的解释或将数据置于相关情境下。”

全国广播公司新闻节目最早于5月8日发表并报道了这份报告。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接受采访时宣称,有“大量证据”表明这种病毒来自武汉的实验室,之后几天这份文件传到了国会山。

美报告罔顾事实 捏造“病毒泄漏说”
▲资料图片:蓬佩奥(新华社)

他本周末似乎不再采用这一说法,他对布赖特巴特新闻网说:“我们知道它始于武汉,但我们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据两名熟悉内情的国会相关人士说,在蓬佩奥发表相关言论后,参议院军事委员会的成员本月早些时候听取了有关MACE这份报告的汇报。该报告随后传到了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和外交关系委员会手上。

据看过这份文件的参议院相关人士说,其分析似乎存在问题。其中一位消息人士说,报告“基本不可信”。另一位国会消息人士对“野兽日报”网站说,该报告“不是基于真实的情报”。

就在MACE这份文件出台之际,各方正一致努力将新冠病毒的流行直接归咎于北京。这份报告的存在证实了美国政府现在正把资源用于探索这个说法,尽管实际的情报远没有那么确凿。虽然很多人同意新冠病毒在中国出现,但《纽约时报》报道说,特朗普政府的高级官员已经敦促美国情报机构寻找中国政府的某种罪责,并调查武汉病毒所泄漏病毒的说法。

事实揭穿谎言

报告作者给读者留下的印象是,当地交通流量所谓的下降表明中国官员意识到了病毒外泄,并试图阻止路人被感染。报告说:“据信设置路障是为了防止车辆靠近该研究所。”

报告作者特别指出,所谓的事件发生后不久,来自经过这个实验室的一条干道的手机定位数据下降了。报告声称,10月14日至19日,该所附近“完全没有车辆”。

但事实根本不是这样。马克萨尔公司向“野兽日报”网站提供的卫星图像推翻了这一结论。10月17日拍摄的图像显示,该所附近的道路上有车辆行驶,而且在据称是泄漏源头的BSL-4实验室附近的停车场以及附近建筑物旁都有车辆。刘易斯说:“2019年10月17日的交通状况与其他日子的交通状况相同。人们仍在上班。”

马克萨尔公司的图像还显示了为什么MACE的分析师可能认为该设施周围设置了路障。视频显示,武汉实验室附近的一条干道的建设于10月完工。

他说:“这些封锁措施和路障更有可能与正在进行的道路建设有关。”

MACE的分析师试图确定武汉病毒所实验室内的一种“生活模式”,以揭示他们所说的由一次泄漏引起的所谓的异常现象。MACE的文件记录了2019年10月所谓的“泄漏事件”发生前武汉实验室人员进出该所的情况。在一张幻灯片中,分析人士写道,10月6日至24日期间,有一个“18天的空窗期”,实验室的设备“没有任何可观测到的活动”,据推测是发生了一起意外的“泄漏事件”。

进行这样的分析时,他们似乎没有意识到一个正常的文化因素:假期。刘易斯说:“10月的第一周是中国的黄金周,这会打乱原有的生活模式。”

捏造手段拙劣

MACE使用了7部移动设备来确定实验室周围的“生活模式”,这可能也制约了分析工作。

刘易斯说:“参与的手机数量非常少——在大多数月份里,只有两个或更少的设备。”他说:“注意,2019年3月和4月也没有设备或相关信号。我们是否可以断定春天也发生了事故?更有可能的情况是,经常去实验室的一两部手机的主人去休假、生病或丢了手机(这些都是过去一年我家里发生的事情)。”

应“野兽日报”网站要求,对公开来源信息进行调查的新闻机构“响铃猫”公司审核了MACE的卷宗并评估其结论的质量。在收到卷宗几分钟后,“响铃猫”公司资深调查员尼克·沃特斯就驳斥了MACE报告中的说法:原定2019年11月第一个星期在武汉这个实验室举行的“生物安全实验室管理与技术国际培训班”被取消了。

沃特斯在脸书网站上发现了一名巴基斯坦科学家的帖子,此人出席了这次活动并在那里自拍,包括在相关实验室。事实上,正如全国广播公司报道的那样,这次会议的确举行了。

他说:“无论是谁写的这份报告,他显然都不清楚‘公开来源’信息的性质。报告包含的关键信息似乎不仅不是有公开来源的,而且在脸书上简单搜索一下就能推翻这一评估的关键内容。”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9282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