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兴也美国,毁也美国

作者: 钱乘旦 

本文转载自: 观中国  (ID:ChinaWatch2018)

导读

在过去一二十年里,反全球化的重心出现变化,从最初的穷国反对富国,演变成发达国家反对新兴国家。近期的新冠肺炎疫情又加快了反全球化进程。全球化将进入“区块化”的新阶段,即以地区为核心,地区内部加强联系,地区之间形成互动。美国将逐渐失去其独霸地位,成为与其他区块对等的一个区块。新一轮全球化的最大特点是平等协商,互利共赢,各区块分头化解内部矛盾,区块间寻求利益最大化。

 

全球化:兴也美国,毁也美国

作者:钱乘旦

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院院长北京大学博雅讲席教授,历史学系教授

全球化:兴也美国,毁也美国

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暴发,既是“黑天鹅”,也是“灰犀牛”。说它是“黑天鹅”,因为它把世界各国都打得措手不及;说它是“灰犀牛”,因为它所显现的变化趋势由来已久,疫情只是把变化的速度突然提高几十倍,原本5年或10年之后才能看到的情况,瞬间就展示在人们面前。

疫情过去后世界会怎样?无论人们做何种推测,有一点是肯定的:不会再回到疫情之前的状态去。

全球化:兴也美国,毁也美国

图片来源:中国日报

1

问题出在哪里?出在“反全球化”。

虽然人们现在普遍认为,全球化过程始于大航海时代,但真正的全球化要等两件大事发生后才出现:一是西方殖民体系崩溃,殖民帝国纷纷瓦解;二是苏联解体,两级世界不复存在。这两件事都意味着,由殖民帝国或两大阵营长期分割的世界真正连结在一起了,各国清除了彼此的藩篱。在这种情况下,全球化才真正兴起。

但这是由美国主导的全球化。当时美国有两大优势:第一,它作为“新殖民主义”的典型国家,本来就不受老牌帝国的疆界限制,能把手伸向世界很多地方;第二,它在两个阵营的对抗中胜出,成为唯一的超级大国,拥有软、硬两方面实力。挟其种种优势,美国把“全球化”变成了“美国化”,从中攫取各种好处。

全球化:兴也美国,毁也美国

图片来源:中国日报

打一个比方:全球化如同切蛋糕,美国切下70%,其他发达国家切下20%,剩下的残羹剩饭,分给其余的一两百个国家。

经过这一波全球化,穷国与富国之间的差距变得更大了。

2

然而令人始料不及的是,有一些穷国凭借其丰富的人力资源、强大的组织力量、勤奋的劳动和难得的机遇,也在这个过程中发展起来,形成了所谓的“新兴经济体”,中国就是其中发展最快的一个。这使一些发达国家感到错愕,尤其是美国,它开始认为自已“吃了亏”,于是就想扭转由它一手建立的全球化世界秩序——如有必要,甚至摧毁它。

这个趋势发端于一二十年以前,“反全球化”也随之悄然出现。如果说早期反全球化是由贫富不均引起的,是穷人、穷国反对富人、富国的全球化,那么现在的“反全球化”则是由美国等发达国家发动的,是富国对穷国的反全球化,反对穷国的发展努力。

全球化:兴也美国,毁也美国

图片来源:新华社

富人的“反全球化”和穷人的“反全球化”全然不同,它对世界的破坏力极大。世界格局由此而变得动荡不安,就仿佛一个平静的水池突然被一艘巨无霸舰船全力搅动,要把其他的小船掀翻。

这个过程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前就开始了,但疫情的暴发使其速度加快了数十倍,而民粹主义、种族主义、仇恨情绪的蔓延,再加上无良政客的煽动,就更助长了国际社会的撕裂,全球化显然岌岌可危。

3

那么,疫情之后会怎样,全球化是否能恢复?

最好的结果是,人们从疫情中看明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从而恢复全球化势头,使其向造福全人类的方向发展。但在目前的局面下,前景不容乐观。

全球化:兴也美国,毁也美国

图片来源:中国日报

人们于是退而求其次,想象若美国加快“退群”步伐,出现一个“没有美国的全球化”。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首先,没有美国的全球化是不现实的,美国也没有意愿去实行彻底的孤立主义。其次,即便美国真的退出“全球化”,那么剩下的全球化由哪一个或哪几个国家来主导?在目前的情况下,没有哪个国家具备条件——再过5年或10年也许可以,但疫情改变了历史的进程,未来的世界风险重重。

第三种设想:世界再次一分为二,两个阵营互相对峙,“全球”变成了两个“半球”,形成了“半球化”。但“半球”以什么为标准呢?东方与西方?南方与北方?发达与不发达?穷国与富国?似乎都不像。当今的世界不是一分两半,而是多极并存,群雄并起。美国建立单边霸权的努力已遭受重大挫折,发展中国家正在争相发展。疫情之后这个趋势会加强,形成一种新的世界格局,可以称之为“区块化”。

4

“区块”组合在过去几十年中并不罕见,比如在欧洲、南美、东南亚等等,而“区块化”则可能是今后一段时间内世界的变化趋势

全球化:兴也美国,毁也美国

图片来源:中国日报

当前美国致力于摧毁由它一手主导的全球化,而突发的疫情又强化了反全球化的冲力;但与此同时,全球关联已不可分割,共存共荣是既成事实。两股力量对冲,便可冲出以区域为载体的若干“区块”。区块内部有较强的联系,包括政治、经济、文化等多方面,区块之间则形成互动,以区块互动为依托,形成新的全球关系。

美国在这个过程中将缓慢失去其独霸地位,成为与其他区块对等的一个区块。新一波“全球化”会在区块之间的互动中形成,它与过去由美国主导的“全球化”最大的不同,是平等协商、互利共赢。各区块分头化解其内部矛盾,区块间则寻找共同利益的最大化,包括商业利益、文化利益、政治利益等等。

我们希望看到这种局面的出现,但是在旧体系退出、新体系形成的过程中充满了危险,任何不测事件都可能发生。中国恰恰处在各种危险的“风暴眼”上,因此一定要“居危思危”,充分做好应对各种事态变化的准备。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9378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