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关于日本人的热点是什么?捡拉圾,捡垃圾,捡垃圾,从首尔捡到上海,从巴黎捡到莫斯科。

然后小中见大,各种反思文,正视文,赞美文,惊叹文,层出不穷,隔三差五就会在中国网络上飘来荡去,笔法还是那个笔法,味道还是哪个味道。

此事怎么会上升到国家高度,民族高度?而且当你快要遗忘之时,又有一批新的文宣作品出来,第N次强化你的记忆?

60年代,日本松山芭蕾舞团作为民间友好使者,来中国交流,当时大型音乐史诗剧《东方红》正在排练。

日本人提出要到后台看一看,周总理同意后,他们就有了进后台的机会。几千人来来往往,拥挤有序的后台,让日本人惊呆了(也可以用震撼,震惊,感叹,惊叹,等今天经常使用的形容日本的词汇),排练结束后,整个后台没有一片纸屑或杂物。

对中国人来说,带走垃圾只是一件小事,《东方红》演出成功才是大事,而且不会将带走后台垃圾一事上升到国家高度,民族高度。

网媒对日本的吹捧决不是集体无意识行为,明抬什么?暗贬什么?大家心照不宣。

再说说传播学的另一面–信息过滤。

努力清污

热炒日本人捡拉圾,却无视了日本人在其它方面低调的努力。

据《共同社》报道,从今年3月份开始,有多位国外大学生被日本企业雇用,他们来自越南等地,通过《外国人技能实习制度》到日本实习如何操作土木工程机械。

结果,这些20出头的大学生被骗到福岛核电站,去从事清理核污染工作,直到有人举报,事情才被曝光。

除了骗人去核灾区,日本人还苛扣他们实习津贴,根据合同每位大学生一天是6600日元,实际上到手只有2000日元,换成人民币也就一百多块。

七年来,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对清污工作态度几乎是放任自流。自己不去清理,却变着法来骗别人去清理,而且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日本法务省对涉事企业(千叶县一家,岩手县一家,福岛县两家),只给予了5年内禁止雇用实习生的处罚。这是处罚还是鼓励?

这事还真低调,几乎看不到任何相关报道,与满世界捡垃极的病毒式传播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信息过滤,是传播学中的一项重要手段,如果谁还相信对日本人捡垃圾是网络自发的赞美,那你真是太天真了。

可以确定,这是有意识的宣传工作。国内小白甜们还傻傻地,分文不取地为日本人披上“高素质”的外衣。

核污处理

2011年3月11日,地震引发了海啸,福岛第一核电站由于场外电源丧失,导致堆芯无法继续得到补水冷却,温度不断升高,最终造成核泄漏发生。

在全世界同情和焦虑的目光中,日本人却在没有通报各国和国际组织的情况下,擅自将核废液直接排入海中,浓度超标100倍以上,这种做法对人类环境造成的危害是长期而巨大的。

关于核废料,《伦敦倾废公约》有明确规定:污染事件发生后,各国必须对污染源进行有效控制,采取相关措施防止其向海洋倾倒。

日本是签约国之一,它的恶劣在于:它是有意识地在没有任何防范措施情况下向海洋倾倒核废液。

再通过数据修改,逃避向有关国家和国际组织说明情况的义务。也就是说,《伦敦倾废公约》《核安全公约》《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日本全部违反。

它是在报复人类社会吗?否则,如何理解这种恶行?

三个公约为什么无法对日本政府或东京电力追责?因为这些都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公约,很难认定某位白血病患者或其它癌症患者的病因,与日本倾倒行为有直接关系。

当初谁能想到会有国家故意往海里倾倒核废液?苏联核事故是拿人命去盖石棺,日本在做什么?2018年,还在诓人来清污,自己躲起来。武士道精神呢?

日本年年花重金拿“捡垃圾”“无人车站”这类鸡汤小故事,给自己塑造负责任国家的形象。就是为了在若干年后,当某国(中韩朝俄东南亚)国民由于相关病症向日本发起集体诉讼时,日本可以处于舆论有利地位。

畸型的国家

骗外国人来清污,那么日本人对日本人就真的好吗?福岛核电站方圆20公里之内,全部设为无人区,搬迁人数将近五十万,而且灾后重建效率低到令人发指。

同时,社会又歧视这些灾民,称之为Hibakusha(被爆者),日本的宾馆当时拒绝他们入住,认为他们会带来辐射。

婚姻和工作都受到歧视,灾民处境跟当年广岛原子弹幸存者差不多,成了社会边缘人,能不能结婚?结婚后能不能生孩子?都是福岛年轻人挥之不去的顾虑。

茨城县的筑波市是灾民安置点之一,但这里的民众要求灾民先证明自己身上不带辐射。直到东京干涉,才取消了这个规定。

日本人之间的冷漠和排斥比起广岛核爆,还要过份,这才是真正的民族特性。


宾馆,医院,学校,都对灾民带着深深的歧视。九州大学社会学学者直野亚纪子在灾后去调查社会情况,她在火车上曾听到一群日本人说“福岛人应当佩戴身份标识。”

福岛受灾,搬迁的几十万灾民,本应感受到社会的关爱,对不对?

事实却跟中国网媒塑造的“友爱,负责,礼貌,懂事”的日本人形象完全相反。


离开家园,就意味着与邻居,社区,土地全部断绝了关系,开始新的人生。然而,福岛车牌的车子,被加油站拒绝,福岛孩子在新学校里的外号叫“辐射”或“海啸”。得到的爱心就是一些千纸鹤,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过很多这样的事情。

去年《朝日新闻》还报道过,横滨一所中学学生殴打福岛学生“病菌”,还要他把政府发的疏散费拿出来,最后小孩家掏了150万日元救平安。这不是普通校园霸凌,而是针对福岛搬迁户的。

冷漠和歧视换来的就是福岛人在社会上自信和尊严的丧失。

然而在外宣上,福岛尽是催人泪下的小故事,如岩手县的“风中电话,打给天国的你”等等。

日本是个畸型的国家,病态的社会,光看一面,忽视另一面,无助于中国人客观地看待日本。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不利于中日关系的正常发展。

天天说要正视日本,难道不正是这些舆论推手打造出了一个“云端上的日本”吗?

近日,被封杀的一个斗鱼网红女主播陈XXX,曾公然把南京大屠杀、东三省沦陷等民族惨痛记忆,作为调侃笑料,她还将游戏人物动作戏称为“参拜靖国神社”。

是什么力量让一个中国小女孩,变得如此恶毒?诅咒自己的国家,伟人,英雄,讥笑民族的苦难?同时,又将日本当成她的神往之国?

这离不开网络舆论场对日本的长期畸型态度造成的,许多人被训练成对日本具有条射反向般的好感。

就像我今天写了这么多“冷门”事物,马上会有人想跟你争辩,为什么不说说日本人高素质的一面?要客观,要理性。

抱歉,也许真的让你难受了。那我最后加上标准结尾:


这样的国家不可战胜!这样的民族令人肃然起敬!

该卸卸妆了。

后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