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3. 八零八步

这个被美军打断脊梁的暴力团伙,却向美国人摇起了尾巴

作者:余欲

本文转载自:蒋校长(ID:jiangxiaozhang666)

最近,日本一个黑帮成员在网上销售黑帮表情包,被警方盯上了,表情包中有多个固定角色和搭配台词,做得还是很走心的。

这个被美军打断脊梁的暴力团伙,却向美国人摇起了尾巴

▲ 日本黑帮成员在社交软件上售卖的自制表情包

众所周知,日本的黑社会无处不在,但黑社会沦落到做表情包卖萌糊口,这画风有点诡异。横行一时的日本黑道怎么了?

阪神大地震后重建时,在废墟里指挥工人干活的很多营造(建筑)公司的老板,小指都是缺半截的。

这个被美军打断脊梁的暴力团伙,却向美国人摇起了尾巴

人们对这些“断指队”其实并不陌生,他们就是公众茶余饭后闲聊的山口组成员。当然,这些冲在一线的都不会是直系成员,大部分都是旁系组织的人,甚至是次了很多层级后的小虾米。

至于为何要剁掉手指,有两种说法。

其一是山口组会员正式入会之前,都要切断自己一只手上的小拇指送给大哥来表示自己的忠诚。

其二是成员犯错后需自动切断小指,以示悔过。

这个被美军打断脊梁的暴力团伙,却向美国人摇起了尾巴

▲ 中田浩司2018年就任“神户山口组”要职

其实无论哪种说法是对的,都代表着入伙的投名状。

在咱们记忆里传统的绿林、梁山好汉、侠盗义贼等等,好像都兴这一套,这都是千百年农耕文明时代的产物。

暴力团的由来和组织架构

霓虹国的暴力团,其雏形是从江户时代才出现的。粗略算一下,只有三四百年的历史。何况在美国人佩里强迫日本人开放门户和签订不平等条约之前(1853年),日本的黑社会还是零星分布且没有统一组织的。

这个被美军打断脊梁的暴力团伙,却向美国人摇起了尾巴

▲ 艺术画剪纸画旗本奴一代

江户初期时代的这类人,被统称为“旗本奴”“町奴”

看名称就能明白,他们和我国古代绿林江湖人员的阶级构成没有什么区别,都是贩夫走卒和引车卖浆之类的草根。(一说他们是雇佣军,另一说是打手)

黑船事件之后,商业时代来临,延生出了“的屋”和“博徒”主要由商贩构成的两个支系。

这个被美军打断脊梁的暴力团伙,却向美国人摇起了尾巴

▲ 1853年美国以炮舰威逼日本打开国门,史称“黑船事件”

无论是封建时代的町奴还是商业开启后出现的博徒,这些加入的成员以及其自身所处的阶层,都被称为“亚库扎”,而他们的组织则称为暴力团。这称呼一直延续到时下。

会、组、号都是从初期产生的名称,而以商贩和行商集团为主的“的屋系”,还有“一家”的名称。

听起来,就带有家族性质以及某一商业领域的传承。但这类名称黑社会在用,其他的社会组织或者公司也在用。

这个被美军打断脊梁的暴力团伙,却向美国人摇起了尾巴

组织结构上,日本黑社会主要分为老大、头目领导、直系组织、二次组织、三次组织五层。

在时下的日本,有不少被称为联合或集团的三次组织的团体。说他们是黑社会吧,然而他们并没有登记在册,说他们不是吧,可他们做的都是非法勾当。作为黑社会组织里的最末层,这类人被日本人称为半坏。

而那些真正的黑社会,像浜田幸一(议员,稻川会出身),人家已荣登庙堂呢。

黑社会国家化

现在还混山口组的,不时传出有某位成员因为交不起会费,只能靠打工谋生。可在明治维新后一直到1945年被揍趴下的将近一个世纪里,日本的黑社会就像梁山的宋江一样,也梦想着被天皇招安,去“替天行道”。

参与政治事务的决策,影响或者主导国家政策,是日本任何一个黑社会老大的梦想。毕竟,这样的获利最大。

这个被美军打断脊梁的暴力团伙,却向美国人摇起了尾巴

▲ 传奇黑帮第一代头目山口春吉,最早也是立志于报效国家的热血斗士,曾经参军入伍并参加1904年热日俄战争

1868年,还在福冈街头卖红薯的乙次郎,已经有了效忠天皇的念头。等到19岁他改名头山满的时候,资产阶级扩张的欲望和武士阶层冒险主义,在他的头脑里彻底结合在了一起。

1875年,他与平冈浩太郎在福冈组织了矫志社,这是一个主张日本侵略和扩张的民间组织。仅仅在第二年,他们十几个头目就被逮捕入狱了。因为他们企图暗杀内务卿内治派首领大久保利通。

鉴于他手下追随者众多,当时的日本政府担心引发骚乱,很快就把他释放了。但像头山满这样的人怎么会轻易就范呢,出狱不久,他就加入了由板垣退助建立的爱国社,之后又和其他的一些社团联合成立了议会促进社,成员高达9万人。

最终,他们迫使政府制定了宪法并设立了议员,头山满还被邀请为候补议员。可对头山满而言,接受这样的招安无异于投降,他的内心深处还潜藏着更野心勃勃的计划。

这个被美军打断脊梁的暴力团伙,却向美国人摇起了尾巴

▲ 黑龙会“唯一”的贡献是为中国同盟会(国民党前身)的成立提供了庇护与支持,但根本目的在于推翻清政府后蚕食东北亚地区的土地

1879年,头山满与箱田六辅、平冈浩太郎等人组织了筑前共爱公众会。两年之后的1881年,他们又进行了一番改组,建立了日本近代第一个右翼政治团体——玄洋社。社长是平冈浩太郎。20年之后,在玄洋社的基础上,近代最臭名卓著的黑龙会最终成立。由于企图谋取黑龙江流域为日本领土,名称便由此而来。

无论名称和架构如何改变,头山满本人的扩张野心从无改变,而改组的初衷,本就是为侵略服务。

头山满的侵略主张始终如一,他极力主张所谓的“大亚细亚主义”。头山满所说的“亚洲同族相提协,以确保东洋和平,维护世界的文明”。本质上就是把欧洲人排挤出亚洲,然后日本做老大,对其他亚洲国家实行殖民主义政策。他的具体目标是,先把俄国从中国的东北排挤出去,而后占领黑龙江以北的广大地区,接下来实行所谓“日韩合作”,吞并朝鲜。

1924年,头山满向孙中山提出:“满蒙曾受俄国的侵略,日本作了很大的牺牲,应当获得满蒙的特殊权利。”孙中山郑重声明,中国必须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没有同意头山满的无理要求。

这个被美军打断脊梁的暴力团伙,却向美国人摇起了尾巴

▲ 1898年11月, 孙中山与日本人(玄洋社成员)在横滨合影。前排左起安永东之助、杨衢云、平山周、末永节、内田良平;中排左起大原义刚、小山雄太郎、孙中山、清藤幸七郎、可儿长一;后排宫崎寅藏。

蒋介石窃取政权后,信奉有奶便是娘的政治功利主义。彼时哪个列强承诺给他的利益大,他便亲向谁。在蒋介石第一次被迫下野亲自去日本寻求支持时,到东京的当天就去拜会头山满。

这个被美军打断脊梁的暴力团伙,却向美国人摇起了尾巴

▲ 1929年头山(左)犬养毅(中)蒋介石(右)从照片上看会见时,蒋介石只能被挤在泥地里

蒋光头在东京曾亲笔写下“亲和一家”的条幅,其后的消极抗日也就不足为奇了。

头山满一生从未出仕做官,可在他侵略理念的洗脑之下,有六万多的日本人甘愿踏入别国的领土,充当他侵略别国的炮灰。

严格意义上来说,黑龙会以及它的前身玄洋社并非政党化的组织,只是民间的政治结社。但经过头山满组织洗脑后的成员,都主张对外扩张侵略和使用暴力。比如板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广田弘毅、儿玉誉士夫等人作为头山满的门生,其后都用实际的侵略行动去贯彻头山满的侵略理念,所以说他是国家化了的黑社会老大,丝毫不为过。

头山满正好死于战败的前一年(1944年),否则这个黑社会老大兼间谍头子,还得拖着90岁的老迈之躯去切腹呢。

被打断了脊梁的哈巴狗

美国人应该说是日本的梦魇,佩里走后一百年,密苏里号战舰又停靠在了东京湾。

这个时期,虽然以不良青少年为主的所谓“愚连队”更加暴力,但是在美军对日本长达七年的占领中,战败后的日本黑社会,也只能对自己人耀武扬威了。何况,美国人出于意识形态的考虑,为了抵御苏联红色革命在日本的蔓延和渗透,他们还要好好利用黑社会这只鹰犬呢。

美国佬在日本玩起了双标,一方面随着日本的战败取缔了黑龙会,另一方面却放任其他右翼以及黑社会组织滋生发展。

这个被美军打断脊梁的暴力团伙,却向美国人摇起了尾巴

日本的黑社会和右翼的界限从来就是模糊的,傍上了美国人,加上战后日本政府的形同虚设,黑势力又一次卷土重来,并且打入了政界和财经界。

还在1949年,驻日最高司令部就停止对战前右翼的追究。到朝鲜战争爆发为止,被释放的右翼分子已经有1万人。此后的一年半中,更累计达到20万人。由于停止了对右翼的组织限制,使右翼暴力团的个数激增。到占领时期结束,暴力团体数已达750个。

这个被美军打断脊梁的暴力团伙,却向美国人摇起了尾巴

▲ 战败后,大量日本战俘流入社会当中,很快被吸纳为“黑社会”的有生力量

与此同时,黑社会的势力正在向政商两界迅速渗透,比如战后初期的显赫黑帮人物安藤明。他起家愚连队(暴力帮会组织),是愚连队和建筑业两方的暴力团组织“大安组”的老大。还在战争的时候,安藤就结交了政坛高层,由于这层关系,战后他就成了日本政府与占领军上层之间的传话筒。安藤经营着十八家俱乐部,这些高级妓院招募本国姑娘为占领军服务。美军第八军的很多军官是安藤银座俱乐部的常客。

透过这层关系,安藤可以对占领军的决策施加一定影响。而安藤也自称“活着一天,就要和共产主义斗一天。我是民主主义和天皇制的拥护者。”

功利性和实用主义在日本黑社会的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战争之时,你们不是还鼓吹军国吗,怎么这么快就甘愿当狗了?

这个被美军打断脊梁的暴力团伙,却向美国人摇起了尾巴

都是因为有利可图啊。

在美国发动侵略朝鲜的战争期间,神户港是美军的物资供应基地。但是,劳资双方因为各种矛盾使得港口处于瘫痪状态。山口组这时候出现了。

时任山口组的老大田冈一雄在1953年出资1200万日元,趁机开设了经营码头装卸的甲阳运输株式会社。他调停了劳资双方的矛盾,又完成了美军的军需物资装卸,还将自己的势力扩展到了神户港。

这个被美军打断脊梁的暴力团伙,却向美国人摇起了尾巴

当1961年艾森豪威尔准备访日时,稻川会的老大稻川圣城决定出动15000人,应对日本人民声势浩大的反对美日安保条约示威。虽然艾森豪威尔最终吓得不敢去了,但稻川会却借此机会打入了日本的政界高层。

对美跪舔,对内舞爪,由狼变成狗,是这一时期日本黑社会最大的特征。这么做不但可以获利,还能利用到手的巨大社会资源打入政界,进一步使自身的势力稳固。

黑社会再进庙堂

军国主义时代的右翼和黑社会,他们更多的是输出理念,而被洗脑后的成员更多的是上战场去当炮灰。这还有一点“家国情怀”的味道。

在被美军摁在地上几轮摩擦后,右翼的军国梦彻底破灭。他们像得了斯德哥尔摩症候群一样,疯狂的向美国人献媚以便获取更大的利润。看来,所谓的理想幻灭之后,只有财富和权力才能拯救他们了。

这个被美军打断脊梁的暴力团伙,却向美国人摇起了尾巴

▲ 黑社会成员们个个西装笔挺,是当时颇为“体面”的工作,上世纪九十年代,山口组营收达到2万亿日元,超过丰田。

在美国人的纵容默许和本国政府的弱势之间,黑社会以及右翼的势力越来越庞大。

于是,右翼黑社会、财阀、政客三者之间,经过战后几十年的时间,形成了一个牢不可破的利益联盟。

六七十年代,做过首相的岸信介以及大平正芳,都跟黑社会组织有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日本警方曾在搜查山口组头目的家里时,发现一副时任首相大平正芳与山口组老大推杯换盏的巨大照片。而到了1976年,自民党的议会干事长田中六介干脆就是借助黑社会的政治献金进入了国会。一个曾为田中服务过的黑社会成员因为杀人被捕,田中还想捞他出来。并且直言不讳的表示“还原无辜者的地位是政治家的义务”。

这个被美军打断脊梁的暴力团伙,却向美国人摇起了尾巴

▲ 日本警方在调查与暴力团成员的枪战现场

1992年,日本政府出台了《暴力团对策法》。那些较大的黑社会组织为了洗白,加快了与政坛右翼分子的融合步伐。

撰写黑社会内幕的作家沟口敦说:“2000年,当我在采访一黑帮老大时,门铃响了,门打开后走进来的是一名国会议员的秘书。我后来得知,他是去求这个黑帮组织拉票。与一些企业团体一样,黑帮也有其渠道拉票。例如,日本第一大黑帮山口组的弘道会,就曾在2007年的参院选战中为当时崛起的民主党拉票。弘道会经营的企业,受过民主党支持工会的恩惠。黑道人马讲义气,那次选举就暗中扶了民主党一把。像山口组那样的大型黑帮,养的人不少。只要上面一道命令下来,就能动员一大批人马去投票。”

洗白是假,获利是真

这个被美军打断脊梁的暴力团伙,却向美国人摇起了尾巴

除了在政界的动作之外,黑社会组织也一直试图改善自己在日本民众当中的形象。

由于第五代头目渡边芳则有一定的政治头脑,所以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让山口组的形象在公众当中有了一定改观。在此之后,遇到公共灾害以及其他公共性质的活动,黑社会都会积极参与,以图表现自己所谓的“侠义”。

这个被美军打断脊梁的暴力团伙,却向美国人摇起了尾巴

可事实上再怎么建立自己的人设,该黑还是黑。

这个被美军打断脊梁的暴力团伙,却向美国人摇起了尾巴

这个被美军打断脊梁的暴力团伙,却向美国人摇起了尾巴

▲ 数据来源日本《2016年组织犯罪情势》

日本的黑社会,目前非法的收入来源主要包括贩毒,操纵卖淫和地下赌局等。合法的收入来源包括旗下的建筑公司,酒吧和小钢珠店的营业收入等。以山口组为例,日本警方估计合法收入大概占其总收入的20%,其他的,仅贩毒就约占总收入35%。

而所有的收入,黑社会又会通过其他的途径来漂白。

至此,无论是财富方面还是在政界,日本的黑社会都有能力让自己站稳脚跟。至于说最大的山口组已经分裂,那不过是表象。收入的稳定加上在政坛上的持续投入,会让日本的黑社会至少在本国内的政坛,获得持续会报。

这个被美军打断脊梁的暴力团伙,却向美国人摇起了尾巴

但如果以更大视野来看,从日本的奋发图强到侵略扩张再到战败龟缩,这一百多年里,以黑社会形式存在的右翼政客,从极高的起点跌落谷底,到如今似乎又回归到它雏形时的生态,是越发矮化了的。

曾经,日本男人都想去参加黑帮,有钞票香车美女,还有纹身剑道,走在大道上那是很diao。但是大环境不好,日本社会底层的活力越来越弱,黑帮的日子也是越来越不好过了。

这个被美军打断脊梁的暴力团伙,却向美国人摇起了尾巴

一名黑帮干部说:“黑帮人口老龄化,收入停滞,年轻人都不愿意来了。”

● 在东京,有黑帮头目为了借钱拿手枪做抵押而被逮捕;

● 在山口,缺钱的黑帮成员去婚礼现场偷钱;

● 在福冈,黑帮成员为了逃电费在电表上动手脚;

● 在神户,山口组的黑帮成员去自家头目开的商场偷西瓜、大米等日用品而被抓;

● 北海道的一个黑帮从1986年的数百人团队混到只剩下4个人,生活难以为继,最终不得不解散。

但他们并不甘心。

这个被美军打断脊梁的暴力团伙,却向美国人摇起了尾巴

▲ 俄罗斯小哥潜入日本黑社会拍内幕:黑帮重要人物出门,所有人整齐列队全体鞠躬

毕竟,对二战历史缺乏反思,对右翼黑社会涉入政坛的任意纵容,在可见的未来,即使山口组彻底消失了,黑社会的思潮在日本社会还会是根深蒂固。

君不见,黑龙会早被强制取缔74年了,而那些黑社会成员,不还是被供奉在靖国神社吗?

这个被美军打断脊梁的暴力团伙,却向美国人摇起了尾巴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957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