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家事国事
  3. 星辰大海

被梁振英点名的汇丰银行:到底从中国香港赚了多少钱?

作者:启阳君

本文转载自:启阳路4号(ID:qiyanglu4hao)

文|凤凰网财经主笔易典

被梁振英点名的汇丰银行:到底从中国香港赚了多少钱?

图注:汇丰香港大楼

英文中有一句谚语:“know which side of one’s bread is buttered(知道面包的哪一面涂上了奶酪)。”奶酪代指利益,一个人应该知道他的最大利益在哪里。

这一句谚语近日出现在十三届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特区前行政长官梁振英的文章中,在个人社交媒体上,他写到:“一个多星期过去了,汇丰银行还未就国安法表态。”

这位前香港特首公开发声:“汇丰的利润主要来自中国,但董事局和高阶管理层几乎全部是英国人,在政治问题上,这家自称英资的银行万万不能一边赚中国的钱,一边跟着西方国家做损害中国主权、尊严和人民感情的事。中国和香港都没有欠汇丰,汇丰在中国的业务,中国和其他国家的银行完全可以隔夜取代。”前香港特首写到。

“我们要让英国政府、政客、汇丰这类的英资机构知道which side of the bread is buttered(蛋糕的哪一面抹上了奶酪)。”数百字的推文以此结尾。

被梁振英点名的汇丰银行:到底从中国香港赚了多少钱?

图注:梁振英社交媒体截图

为何梁振英说汇丰的利润主要来自中国?

凤凰网财经查阅了公开资料并采访多位业内人士后发现:无论是业务,还是利润,亦或是房贷等优良资产,汇丰是一家及其依赖中国香港的公司,中国香港构成了汇丰的“基本盘”。

中国香港不负亚洲金融中心的盛名,是国际金融巨鳄汇丰的利润之源,身家性命皆系于此。

01
88%的利润来自中国香港

香港之于汇丰有多重要,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来。

汇丰的英文全称为(The Hongkong and Shanghai Banking Corporation Limited,首字母简写为HSBC),中文直译为“香港和上海银行有限公司”。取“汇款丰裕”之意,中文名称为汇丰。

汇丰银行发家、崛起于香江之畔,也是香港三大具有港币发行权的商业银行之一 (另外两家是中国银行和渣打银行)。

作为一家国际性金融机构,汇丰的业务范围覆盖欧洲、亚洲、北美、拉丁美洲、中东和北非,但细看其报表会发现,中国香港才是它真正的利润核心。

被梁振英点名的汇丰银行:到底从中国香港赚了多少钱?

图注:汇丰集团一季度总营收、税前净利润、税后净利润(从上至下)

据2020年4月28日发布的一季报,汇丰控股一季度总营收(扣除“预期信贷损失”后,以下均为相同口径数据)为106.6亿美元,较去年同期下降23%。一季度税前利润32.3亿美元,净利润为22.5亿美元,较去年同期下降51%,净利润几乎腰斩。

被梁振英点名的汇丰银行:到底从中国香港赚了多少钱?

图注:汇丰香港总营收和税前利润(从上至下)

一季度香港地区总营收为46.1亿,税前利润为28.5亿美元。香港这一个区域为整个集团贡献了43%营收,和88%的利润。

简而言之,汇丰近九成利润来源于一个地区–中国香港。

从财务数据上来看,香港这一颗“东方明珠”的光芒依然耀眼,亚洲金融中心地位稳固。汇丰集团行政总裁祈耀年(Noel Quinn)在业绩会上表示:“香港在业务发展及客户基础方面都显示了极强的韧性。”

02
靠香港房贷“躺赢”

2020年迎来魔幻开局,新冠病毒全球爆发,停飞停航,多地封城,经济停摆,世界按下“暂停键”,金融市场剧烈波动。

疫情之下,没有人能独善其身。汇丰一季度的总营收和净利润都出现显著下滑,其中香港地区也出现微跌。

一季度香港地区总营收为46.1亿,较去年同期下降6%;税前利润为28.5亿美元,较去年同期下降12%。在全球利润遭腰斩的情况下,香港地区的利润跌幅远远小于集团整体水平。

这是如何做到的?或许要感谢香港优质的房贷资产。

被梁振英点名的汇丰银行:到底从中国香港赚了多少钱?

图注:2020年一季度香港个人贷款余额和香港地区“第一留置权按揭贷款”

被梁振英点名的汇丰银行:到底从中国香港赚了多少钱?

图注:2019年一季度香港个人贷款余额和香港地区“第一留置权按揭贷款”(刷绿部分)

银行的利息收入来源于贷款,汇丰在财报中将贷款分为个人贷款,和企业贷款,并分别披露了香港地区的贷款余额。其中香港地区的个人贷款余额细分为两项:“第一留置权按揭(first lien mortgage)”(可以视同为不动产贷款或房贷),和其他贷款。

疫情之下,虽然餐厅商场关门,但房贷还是要还的。

据一季报,香港地区的个人贷款余额为1199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基本保持持平;其中房贷余额为87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房贷占个人贷款的比率高达73%。

对汇丰来说,香港房贷是非常罕见的能“跑赢”外部冲击的资产。

“对银行来说,房贷是非常优质的资产。”一位从事银行信贷业务的内部人士告诉凤凰网财经,“特别是香港,房价高,首付低,贷款额度高,还款周期长,银行简直躺着赚钱。”

“香港房价高,有钱人也要贷款”,一位旅居香港的内地购房者介绍:在高房价的大环境下,开发商首付政策一般较低,尽量拉长还款年限。

2019年10月16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发表任期内第三份施政报告,其中提到将放宽首次置业人士按揭计划楼价上限。首次置业人士可申请最高九成按揭贷款的楼价上限由目前的400万港元提升至800万港元,即一套800万的房子,首付只需要付80万就能上车。

高总价,低首付,还款长,利息多,对于银行来说,香港房贷成了“躺着赚钱”的生意,几乎不受疫情影响。

汇丰在香港地区深耕多年,知名度高,网点分布广泛。公司在去年发布的三季度财报中直言:“在香港,我们在抵押贷款方面保持领先地位。”

03
最安全的资产也在香港

四月底发布的一季报里,有一个会计专业名词频频出现—-“预期信贷损失(Expected credit losses)”,缩写为“ECL”。

什么是“预期信贷损失(ECL)”?通俗来说就是“坏账准备”。银行借出一笔钱,眼看着企业陷入危机,大事不好,提前预估一块损失作为“坏账准备金”。当实际坏账发生后,不至于措手不及,可以用“坏账准备金”冲抵部分损失。

被梁振英点名的汇丰银行:到底从中国香港赚了多少钱?

图注:预期信贷损失(ECL)较去年同期增长24亿美元

面对及其复杂的外部局势,汇丰在一季度计提了高达30亿美元的“坏账准备”,较去年增加24亿美元,是去年同期坏账准备金的5.2倍。

如此罕见的巨额“坏账准备”,展示出汇丰对未来的悲观预期。汇丰似乎已经预计到未来可能出现的巨额坏账,提前划拨好资金,不至于拖垮整个公司。

季报中写到:“(预期信贷损失)增加24亿美元,原因来自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及油价下跌对前瞻性经济前景所造成的冲击,以及新加坡一项与企业贷款风险相关的重大准备。”

据路透社报道,这家新加坡公司极有可能是新加坡石油贸易商兴隆贸易公司(HLT),汇丰是其主要债权人之一。受到油价暴跌的影响,目前兴隆公司正在法庭指定的部门监督下进行债务重组。汇丰集团行政总裁祈耀年(Noel Quinn)在业绩发布会上也提到:“今年1-2月开头不错,但到3月,疫情开始在全球蔓延,石油价格大幅下挫,我们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日常运营受到影响,不确定性急剧上升。”

或许是由于大幅度计提坏账准备,今年的季报中披露了一个增量信息—“坏账比率”(ECL coverage)。

不同地区的计提坏账比率不同,也意味着不同的风险程度。ECL的比率越高,意味着该地区/该业务线风险越高;反之则越安全。

在这一项新披露的指标中,香港再次拨得头筹,荣膺“最安全的区域”。

被梁振英点名的汇丰银行:到底从中国香港赚了多少钱?

图注:预计信贷损失计提比率(最右竖列)

从表格中可以看出,风险最高的地区是拉丁美洲,计提坏账比率高达7.8%;其次是中东和北非地区(缩写为“MENA”),比率高达5.3%;再次是北美,比率为1%;然后是欧洲,比率为0.9%;最后是亚洲比率为0.5%。简而言之,汇丰预计亚洲的资本最为安全,出现坏账的概率最小。

汇丰在亚洲地区中单列出香港的计提坏账比率,仅为0.3%,低于亚洲整体水平。从数据来看,汇丰认为香港是最安全的区域。

值得注意的是,香港整体计提坏账比率是0.3%,但汇丰并没有公布香港房贷的坏账比率。这是否说明香港房贷是绝对安全的资产,没有产生坏账的风险?

“可以这么理解,香港房贷没有计提坏账准备,说明香港房价没有暴跌,预计不会出现房贷违约潮。”一位曾担任大型企业财务总监的业内人士分析。

上述业内人士向记者解释:每个企业在提取坏账准备都有一定的“自主裁量权”,有的企业也是按照个别客户处理,有的企业是按照综合比例计算。但共同点是,坏账准备反映了企业对风险的预估。

“大量计提信贷损失,并不代表这些损失真的会发生,但说明企业对于客户风险的担忧。” 他直言:“你可以把这看成一个黄灯或者警示信号。”

在汇丰看来,香港房贷是不用计提坏账准备的“安全资产”。

汇丰一季报向外界传递了一个清晰的信号:香港是汇丰的立身之本。近九成利润来源于香港;香港房贷在疫情期间还能“逆势增长”;汇丰预测香港是资本最安全的区域,香港房贷是不用计提坏账准备的“安全资产”。

5月28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草案)》(简称“港版国安法”)在全国人大进行表决,并获得高票通过。

“港版国安法”出台后,香港各界人士纷纷表示支持。作为发家于香港的金融巨鳄,汇丰却始终未公开发声,态度暧昧,遭到包括梁振英在内的多位爱国人士批判。

“我们要让汇丰这类的英资机构知道which side of the bread is buttered(蛋糕的哪一面抹上了奶酪)。”梁振英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抨击。

无论从企业历史还是财务数据,对于汇丰来说,“抹上奶酪”的那一面显然在中国,是时候做出明确选择了。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9745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