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星火智库首页
  2. 天下熙熙
  3. 透视美帝

深度 | 美国非裔落后是因为不思进取吗?

作者: 纽约华人资讯网主笔 詹涓

本文转载自:纽约时间(ID:NYandBeyond)

上周,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在明尼阿波利斯去世,引发了席卷全美的大规模抗议活动,抗议的焦点是警察针对黑人社区的暴行和种族不公。

深度 | 美国非裔落后是因为不思进取吗?

但非洲裔美国人也对在财富、收入和工资等方面存在的巨大差距而感到沮丧,即便是在美国经历了有记录以来最长的经济扩张之后,尽管股市在大流行前创下了纪录高位,这种差距依然存在。

在很多方面,2020年黑人和白人之间的财富差距仍然和1968年一样大。1968年,美国颁布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民权法案,以回应多年来非洲裔美国人在社会和商业的几乎所有领域受到的不平等待遇。

在那之后的几十年里,白人财富激增,而黑人财富却停滞不前。现在,每七个白人家庭中就有一家净资产达到百万美元。对于黑人家庭来说,这个比例是1 / 50。

非洲裔美国人在财富和社会经济地位方面仍处在落后地位,这能简单地归结为他们不思进取,进不了好大学,从而找不到好工作吗?

 

深度 | 美国非裔落后是因为不思进取吗?

《时代》杂志 2015的封面被编辑成了2020年的版本。当年的杂志封面标题为《什么改变了,什么没改变》,讲述因黑人弗雷迪·格雷(Freddie Gray)之死而引发的巴尔的摩暴动。在这次运动中,有人将封面上的2015再次划去,写上2020年。

勤学未必意味着高学历

举一村之力,小托马斯·爱德华·亨德利(Thomas Edward Hundley Jr.)花了6年时间,终于在2015年从位于华盛顿特区的霍华德大学(Howard University)毕业,获得了政治学学士学位。

 

深度 | 美国非裔落后是因为不思进取吗?

亨德利出生时就没有左手,四岁时父亲因心脏病去世,母亲派特·亨德利是默瑟县惩教部门的卫生服务管理员,家中五个孩子里有三个陆陆续续上了大学。为了让亨德利完成学业,派特背了6.2万美元的联邦家长贷款,但是到了2012年春季学期结束时,她未获得该项目的批准。只差两个学期、还有27个学分就能毕业的亨德利只能暂时离开校园,回到老家新泽西州的樱桃山,在当地一家律所做法律助理。

2013年,他的母亲、姐妹、姨妈和表兄妹们举行了一次筹款活动,目标是筹集2.7万美元送他重返校园,这次活动得到了他们所在社区和教会的支持,终于,2014年春季亨德利回到了大学,并于2015年顺利毕业。

深度 | 美国非裔落后是因为不思进取吗?

托马斯的母亲帕特·洪德利(Pat Hundley)为儿子的毕业而欢呼。

亨德利的哲学助理教授约隆达·威尔逊(Yolonda Wilson)说,“他是一个很棒的学生,我甚至不知道他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他从不找借口。”

一家人都期望这个机智、有韧劲的年轻人能继续攻读法学院,成为律师,这可能有望改写他本人甚至家族的命运。但就像是因为缺钱而差点读不完本科一样,这个愿望看似只差临门一脚,但却又显得那么遥远。

大学毕业后,他和他的母亲都需要为他的教育贷款偿债,30岁的他每月要还500美元,69岁的母亲派特每个月还400多美元。派特已经退休,靠兼职工作来支付账单。“我恐怕是要带着这笔债务死了,除非我中了彩票,”她说。

现在的亨德利仍然做着与大学时同样的法律助理工作,年薪约为4.5万美元,他已经参加了一次法学院的LSAT考试,成绩相当不错,但法学院的费用让他却步。他说:“费用改变了我的选择。”

关于黑人社区有一个极其常见的迷思。那就是黑人家庭有一种低估教育价值的文化倾向,因此缺乏向上流动的教育保障。这种心态导致黑人教育水平低,无法获得大学学历就无法取得更高的收入和稳定的生活。

但2010年杜克大学一项论文引用《青少年健康国家纵向研究》结果发现,与拥有同等资源家庭的白人相比,黑人受教育的年份更长,获得的学位证书更多。还有证据表明,在家庭收入水平、父母教育程度和/或父母的职业地位相当的情况下,相比白人家庭,黑人家庭仍然会克服不利条件,直接通过经济支持来支持子女的教育。换言之,黑人家庭是重视教育,并且希望通过知识改变命运的。这一点从亨德利一家甚至整个社区对他的教育支持上可见一斑。

黑人虽然整体上学历仍然偏低,但在持续向上走,美国劳工统计局(U.S.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的数据显示,1992年,25岁以下黑人工人中有42%拥有至少部分大学学历,到了2018年,这个数字上升到了63%。

深度 | 美国非裔落后是因为不思进取吗?

但问题是,其一,虽然越来越多非洲裔美国人接受了高等教育,但他们未必能进入与自己在高中时学术水平相当的大学。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2013年一项题为《分离和不平等》的研究报告指出,高中平均成绩达到3.5分或更高的黑人和西裔学生中,有30%只进了社区大学,而同等成绩的白人学生中,这一比例为22%。这份报告说,黑人学生尤其有可能止步于证书或大专学历,尽管在高中时他们的平均成绩达到B+以。

深度 | 美国非裔落后是因为不思进取吗?

其二是美国高校费用日益高涨,这导致无数像亨德利这样原本贫困的黑人家庭不仅不能因为教育而改变命运,甚至反而有可能深陷债务困境。据“责任借贷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ble Lending)统计,在2016年,约85%的黑人学生需要借贷来完成学科学位,相比之下白人为69%,亚裔为45%。

深度 | 美国非裔落后是因为不思进取吗?

左倾智库Demos在2019年8月发布的一份分析报告显示,在进大学12年后,白人男性平均已偿还了44%的学生贷款余额。白人女性偿还了28%。但对于黑人借贷者来说情况完全不同——他们越欠越多了。黑人女性的贷款余额在离开学校12年后平均增长了13%,而黑人男性的贷款余额增长了11%。有些人在无奈之下只能选择逾期或寻求个人破产,而这又会进一步影响他们的就业前景和还款能力。

深度 | 美国非裔落后是因为不思进取吗?

比利时漫画家O-sekoer创作的漫画,被用于假的《时代》杂志封面。标题为:《种族主义,最大的病毒》

教育未必能改变命运

高等教育经常被吹捧为用于减少白人和黑人之间贫富差距的“伟大的均衡器”。但如果在职场上,不同族裔、不同性别的人无法站在同一个水平线上,同等教育未必能带来相近的工作和收入。

众议院联合经济委员会(JCE)2020年发布的《美国黑人经济状况》指出,受到本科及以上学历教育的黑人比同等学历的白人少赚1.1万美元。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们更难还清大学贷款。

深度 | 美国非裔落后是因为不思进取吗?

此外,与白人工人相比,黑人工人不太可能被雇佣于与其教育水平相符的工作。2017年,美联储纽约银行的一项研究发现,与至少拥有学士学位的白人毕业生相比,黑人大学毕业生从事通常不需要大学文凭的工作的可能性要高出近10个百分点。这里的大学职位包括但不限于中小学教师、社会工作者、会计、教育行政人员、首席执行官、财务经理和软件开发人员等。

深度 | 美国非裔落后是因为不思进取吗?

造成这种差距的因素很多。西北大学2017年一项荟萃分析发现,过去25年来,雇用黑人的职场歧视文化没有改变。这项研究的结论是:“自1989年以来,白人投递简历后获得的回复比黑人多36%……与声称美国社会歧视减少的说法相反,我们的估计表明,至少在雇用时,歧视水平基本上保持不变。”

2014年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的黑人女性摩根·杰金斯(Morgan Jerkins)对此深有体会。她在推特上写道,“大学毕业那年可能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一年。我每天都想放弃写作。‘有潜力’或‘优秀’对我来说根本不够。‘好’对白人女性来说就够好了。但我必须他妈的出类拔萃,这几乎毁了我。我真的不希望看到另一个有色人种经历我的经历。”虽然她有过在出版业的实习经历,会讲五门外语,但她还是连一个面试的机会都得不到,最后只能继续读硕士(现在杰金斯已在《纽约客》、《纽约时报》、《滚石》等媒体发表文章,并出版了一本畅销书)。

 

深度 | 美国非裔落后是因为不思进取吗?

摩根·杰金斯和她的畅销书:《这将是我的失败》

在这一点上,亚裔事实上也面临着歧视。哈佛大学商业管理学副教授凯瑟琳·德瑟尔斯(Katherine A. DeCelles)在2016年发表了一项为期两年的研究,题为《白化简历:种族和自我介绍的劳动力市场》,研究人员为1600名黑人和亚裔申请人创建了“洗白”的简历,抹掉他们的种族细节,结果发现经加工的简历获得的面试机会均高于保留了种族信息的。比如如果保留黑人信息,只有10%的求职者能得到面试电话,但抹掉后得到的面试机会达到了25%。

深度 | 美国非裔落后是因为不思进取吗?

吃苦未必能带来报酬

这种工资方面的种族差异在所有教育背景中都有体现。

一些人认为,黑人和白人之间的工资差距是白人工人比黑人工人工作时间更长、更努力的结果。他们将种族工资差距归咎于黑人工人自身缺乏动力、过于懒散这种成见。

而数据显示,他们是错的。经济政策研究所的核心发现是,2015年黑人工人平均工作1805小时,比1979年的1606小时增加了199小时,即12.4%。而在同一年,白人平均工作时间为1888小时,比1979年的1701小时增加了187小时,增幅为11.0%。

深度 | 美国非裔落后是因为不思进取吗?

不仅工作时长一直在增加,黑人的工作时间也更加不稳定,约25%的黑人工人在2017-18年在非白天常规从事工作,比如在晚间、夜晚或者上三班倒,相比之下整个劳动力中从事这类非规律工作的比例为16%。

随着劳动时间增加提高,有理由认为现在的黑人工人比1979年的经济状况要好——但事实并非如此。现在黑人和白人的工资差距实际上比1979年还要大。1979年,收入最低的10%的白人工人比收入最低的黑人工人多挣3.6%。2015年,最贫穷的白人工人的收入能比黑人多挣11.8%。

深度 | 美国非裔落后是因为不思进取吗?

不仅收入和财富较少,而且黑人失业率是相同学历白人的两倍,这一点在从高中辍学到本科以上的各个教育水平都一致。以下这个根据美国统计局(US Census Bureau)的数据显示,只有拥有大学和以上学历的黑人工人失业率低于4%,相比之下,除了高中以下学历的白人,所有教育水平的白人失业率都低于4%。

深度 | 美国非裔落后是因为不思进取吗?

在几乎每个教育水平上,黑人工人失业的可能性都是白人工人的两倍

工作未必意味着财富

需要确认的是,随着这10年来经济高歌猛进,尽管比不上白人家庭的增速,但黑人家庭的收入毕竟也在增加。据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统计,2018年,黑人家庭收入中值达到41511美元。尽管这一水平仅略高于2017年的水平,但仍超过了2007年衰退前黑人家庭收入中值41134美元的峰值。

深度 | 美国非裔落后是因为不思进取吗?

黑人家庭收入超过了经济衰退前的最高水平

相比收入,能反映出一个家庭经济稳健度的更好的指标是家庭财富。财富不仅包括人们的工资,还包括房屋、股市投资和他们拥有的其他资产。财富越多,生活就越舒适、越安全。更重要的是,它会传给下一代。2016年,一个典型白人家庭的净资产为17.1万美元,是一个黑人家庭(17150美元)的近10倍。

布鲁金斯学会发现,即使收入相同的家庭,种族贫富差距仍然存在。对于收入最高的10%的人(当中只有3.6%是黑人)来说,种族财富差距仍然很大:这个收入群体中的白人家庭的净资产中值为近180万美元,而黑人家庭的净资产中值为34.3万美元。而且在几乎每个收入群体中都存在这种种族差距,除了收入最低的五分之一人群——在这一人群中,家庭的净资产中位数都为零。

深度 | 美国非裔落后是因为不思进取吗?

黑人由于历史性和结构性的歧视,一代代家底子太薄,这种种族贫富差距或许能解释目前美国社会黑人处境的许多问题。

家庭财富使人们能够在有良好学校的安全社区获得住房,从而保证孩子的教育前途,而社会学家认为,相比种族,贫困程度更能预测年轻人的暴力犯罪率,比如智库“人民政策项目”(People’s Policy Project)使用自1990年代中期以来《美国青少年至成人健康纵向研究》的数据发现,黑人和白人之间的监禁差异主要是由经济差异造成的。财富是一张安全网,可以防止生活因暂时的挫折和收入的损失而偏离轨道。这个安全网让人们在事业上冒险,知道当他们没有立即取得成功时,他们能有一个缓冲。财富给人们提供了成为创业家和发明家的机会。

最关键的是,财富收入的税率比工作收入的税率低得多,这意味着财富会产生更多的财富,并代代相传。俄亥俄州立大学经济学家经济学家达里克·汉密尔顿(Darrick Hamilton)和桑迪·达里蒂(Sandy Darity)汉密尔顿和达里蒂得出结论称,遗产和其他代际转移“在种族贫富差距中占的比重高于其他任何人口和社会经济指标”。

财富是可以一代代传承下去的,2020年美国人预计将继承7650亿美元的礼物和遗产,遗产约占家庭年收入的4%。这导致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虽然造成黑人和白人之间差距的最初条件开始逐渐消失,但根据克利夫兰联储银行(Cleveland Fed)两位经济学家迪奥尼西·阿里普兰提斯(Dionissi Aliprantis)和丹尼尔·卡罗尔(Daniel Carroll)的模型,从1962年开始,需要再用259年时间,黑人和白人的平均财富才能达到0.90:1。

无法获得安全的居住环境和优质的基础教育,通往中产阶级的自动扶梯已经减速和停滞,一个人的经济阶梯的起点很可能就是他的终点。

缺乏经济缓冲,在目前疫情带来的失业率高企之下,已经为非洲裔美国人家庭带来了更为巨大的挑战。目前,超过五分之一的黑人家庭报告他们经常或有时没有足够的食物——这一比例是白人家庭的三倍多。

黑人工人遭受着一些经济学家所说的“最先被解雇,最后被雇佣”现象:他们早早失去工作,但即使白人工人的劳动力市场开始好转,他们的失业率仍在继续上升。这可能会产生持久的影响,因为处于劳动力市场边缘的工人会发现自己的技能已经过时,这将使他们更难回到体面的受薪工作中。

在所有这些因素之上,弗洛伊德之死是另一个毁灭性的打击。“先是健康方面面临威胁,然后是经济差异……在那之上又有着一种面对政府时的无力感,”马萨诸塞州大学(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经济学助理教授达尼亚·弗朗西斯(Dania Francis)对《金融时报》表示,“结构性的不平等导致了我们今天看到的许多差距,任何不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案都不会成功。”

 


■ 作者为纽约华人资讯网主笔詹涓,曾任《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副主编


免责声明:星火智库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k.com/9969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